• 本来,是想像自己在新年特刊中写的旅游大盘点一样也为自己的2008做一个盘点,但当我坐下来后,发现脑袋里一片混乱,2008年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他是一个转折,让我迅速成长的同时痛彻心扉,让我在失去了太多的同时也收获了很多。感激还是战胜了悲伤,占了主导。所以,在新的一年伊始,我满怀感激之情,决定在这里留下些纪念的话···

    一直以来我都是个把青春看得很重的孩子,这一年的时光又在不知不觉中溜走的时候,临终我依旧像往年一样选择了一个人安静的待着,我想我需要时间好好的缅怀和沉淀。这一年,中国遭遇了很多天灾人祸,但也迎来了最激动人心和无比光荣的时刻;同样是这一年我经历了学生到社会人的蜕变;硬生生地忍受了离别;孤单单地承受着自己的选择;倔强地坚持着自己的那点小理想;第一次爱了,散了,疼了,恨了,忘了···

    也许还有很多很多,却不想一一在此尽露了。2009年,我还是会大步大步地走下去,不管等待我的会是什么。那么,再见了,再也不见的——2008。

  • 2008-10-11

    女主角 - [晴,有时多云]

    公元2008年10月10日。小说情节都没我的生活荒诞···

    这是悲伤的开始,结局会很长···

     

     

     

  • 2008-10-07

    聊哉6 - [雷,妖言祸众]

    晚上十点开工,一直要看着天渐渐变亮···曾经,那是很痛苦的一个过程。遇见的人,或是沉默的,或是开心的···有时候,只是询问地点,再无半句多言,有时候,遇到个口若悬河的,就彼此拿着个自生活开开玩笑···

    就这样,天就亮了···

    10月5日凌晨载我回家的那位大哥,因为听错了我说得路名,而差点把我给“拐卖”了。我们也是从此打开了行驶一路的话匣子···

    不在乎他每次关键时刻不在身边;也不在乎他能不能给自己个未来;更不在乎他有老婆有孩子有情人。姐就是爱他。心甘情愿陪他做任何事,心甘情愿想把最好的都给他,心甘情愿就那么爱着···

    ——“我很心疼我姐,我一看见他眼眶红红的,我心疼的直想掉眼泪。”

    ——“刚送你出来的,是恁亲姐?”

    ——“恩,不是一爸妈生的,但是我亲姐。”

    ——“小嫚喝多了撒~告诉恁姐,三条腿的青蛙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可到处蹦呢。恁跟恁姐都漂亮,肯定能找到好的。像我们现在想换都没有办法了,孩子都二十好几了,就得一根绳子走到底了。哥们见面打招呼都是‘离了吗?’就跟问‘吃了吗’一个样。每次回答都是‘还那个。’就跟每天早上都吃豆浆油条似的。”

    ——“也许我们缺少的就是像您这样的安稳。但是您也年轻过,您知道爱一个人的感觉吗?或者说您能告诉我什么是爱吗?”

    ——“······“司机师傅意味深长地摇了摇头。当时我有种错觉。好像是一方丈正在开车。

    爱一个人的感觉是,一向保守却可以不在乎他曾经跟过多少女人上床,是钱如命却可以不在乎他钱包里的MONEY,明明一无所有,却愿意把自己微薄的又最珍贵的青春全给他······

    而,什么是爱?爱,必须是自私的。

    但对于我姐来说,两个脚已经深深地陷进了大泥巴里,我真很想揪着她脖领子把她拽出来,但是我现在也是刚刚解毒还处在手软脚软底气不足的阶段,心有余,力不足。话说回来,如果不是在这里遇见某人,我想我肯定不会理解我姐的这种爱。当然了,用我姐得话说我陷得还是不够深。但是那是我极限了。算不算最爱我不知道。

    是的,她显然是更胜一筹。可是我姐的感情,显然也不是根弹簧,做不到收放自如。放出去了,我们这些外力想帮忙,都够呛能收回来了。

    说帮忙或是说弹簧的时候,我再次底气不足······

    那么,自己的弹簧收回来没?

    只有我自己知道。

     

     

     

     

     

  • 首先我想说,我知道今天是七夕,我知道。

    我一个人很正常,我已经习惯了,只不过,平时有朋友陪,其实现在也有,只不过现在我选择一个人。

    默默。

    是战友也是朋友

    文君今天回淄博。工作的关系没办法去送她,我想我能为她做的最奢侈的事情就是陪她玩到了凌晨。我还记得在凌晨还来不及落地的眼泪都被大敞的车窗外的风给吹跑了。一个月过去了,在报社创刊初期,一起战斗的战友,走走散散,元老已所剩无几了。最艰难的那段时间,我们相依为命,在一起策划了很多稿子,而如今,报纸慢慢上道了,又一位战友选择离开。

    文君的离开让我想起了学生时代然然姐辞掉学委工作时,我的心绪。如今却已不像从前那样激动。离开,也是需要勇气的。文君说报社的一切都不吸引她,除了我们这几个朋友她没什么留恋的。其实工作是有很多无奈的。只不过我们选择撑下去,她决定做出新一轮的选择罢了,我们都希望自己还有朋友会越来越好。

    这个女人鉴证了我爱情的全过程,她离开了报社,恰好我让我的爱情也离开了。我第一次让眼泪流了下来,就两行,一行是对朋友的不舍,一行是对感情的终结。终究这两样都要离开,在秋天。

    不是爱人也不是敌人

    曾经,他在我身边,我努力工熬作努力爱,我幸福地做着宣言,我要我的事业和爱情两手抓,两手硬。当工作陷于频频有人离开的恐慌和越来越大的压力时,当我跟他的矛盾一天天激化,已经到了我不想再爱下去的时候时,我开始怕到头来两手抓的都是流沙了。现在,至少是我已经松开了右手。前不久的彻夜长聊,我看似偏执地坚持,其实已经决定放手。第二天晚上去了台东,走过他带我走过的每条路,音容笑貌。OK,就以自己还算完美的姿态怀念一下,然后说谢谢,再见。我想我以后仍旧会去万达看电影,逛街,打台球,吃饭、走电动天桥,甚至在某一天就会在第一次等你的那家婚纱店拍婚纱照。我不感伤,都是幸福的记忆。我们不是敌人当然不会再成为爱人。

    最近回家都很晚,每每抬头看,岛城都是难得的漫天繁星,我就觉得光明了。

    怎么着我还这么年轻,怎么着还算个美少女,怎么着拥有的比失去的多,怎么着现在喜欢我的人还算不少~

    可是谁能这样洒脱的忘记?

    奥运终于来了,明天要忙喽,加油吧,虽然又是个寂寞的季节,但是秋天,也是一个收获的季节。

  • 2008-05-27

    幻之城 - [雷,妖言祸众]

    今天,天,很黄很黄~

    感觉沙尘暴要来了~

    这个时间还穿着睡衣,寝室里,喜欢的音乐,喜欢的题拉米苏,守着电脑,手机,一个人。

    算是休息一下吧,在学校的累跟在青岛工作的累,是两种感觉,有一种累,累得快乐,累得不想停下来;有一种累,累得琐碎,累得让我不爽。而无语的是,第一种累对应的是青岛,第二种确是俺母校。貌似这么说很是不厚道啊。可是好像除了我的死党们,我没啥留恋的,或者说对哈市我也没啥留恋的。好感是环境给的,哈市的环境不适合我。

    我总是很清楚地能说出什么适合我,什么我接受不了。有很多朋友告诉我这样不好,让我试着接受那些我接受不了的。其实我一直是在另一个角度上,我把自己一开始就放在了主动和选择的那个位置上,我已经习惯了主动去选择我喜欢的东西,然后得到他。我没办法像朋友那样,因为工作放弃喜欢的城市,因为爱的人放弃喜欢的工作。去喜欢的城市,做喜欢的事,给爱的人完美的自己。现在身边很多人都跟我说,我顾及了这那的,我别无选择了,我必须怎样了。我很不能理解。一开始就把自己放在被动的位置上,什么都被动接受,会开心吗,自由吗。主动争取自己想要得,付出而得不到,就再选择别的,总不应该把自己往死胡同里挤。

    在说感情上,因为接受不了一些事情,就接受不了一些人。朋友说,这样会错过很多好男人,路子就窄了。可是窄了不代表没有,有选择就有我想要得。

    如果抱臂是代表保护自己,那么说话时总习惯右手食指做“一”代表什么呢,或许,是自我,是独一无二~

    其实每个人都很复杂。何况我是个最会掩藏秘密的射手座。

    我这种人,从不刻意去了解人,总是无时无刻从相处的一件件小事中不动声色的看人,看透自己,所以足够真实;看透别人,所以心中界限分明,这是爱好。别人要想看透射手座就很难。我知道我就是这个样子,所以当我认识了射手座的某人,我们两个斗智斗勇,玩弄这个星座赋予我们的神秘,互相牵引又都保持适度,等着有天一起妥协或是有天累了重新选择。

    “幻之城”是我博版的主题,是顶端蓝色却夹杂黄沙已持续很久已厌倦了的我的四年生活,是即将离开的哈尔滨,是该说“告一段落”的20年的记忆。

    所以告诉自己,有多少舍不得,就要有多少洒脱。

     

     

  • 我刚知道的

         博客好久没更新了,所以来爆料一下。在家两个月,青岛两个月,然后终于回归组织,很夸张的是那天坐车到学校,在学府三下车,竟然有点找不到学校了~幸好守涛他们来接。包括寝室的人开始受不了我的海蛎子味,而我也可以轻易的听出周围人的东北音儿了。两个月其实可以改变很多东西,青岛有了我的记忆,被人想念的感觉很好。而在哈市最轰动的莫过于我们寝室的姐妹,俺A-MEI姐有了个知己了,爽姐竟然有了男朋友~真好,这样,是不是大学就没什么遗憾了~

    你们不了解的

          今天很认真的跟室友谈论爱情。她们都很想知道我在青岛这两个月的感情生活。周围接触的男人不少,都很关心我这个从东北来的小曼儿,我想也许只要我稍稍表一下态,我就不再是一个人了,可是这个态很难表。我总是很悲观的在想,当新鲜感过了,当人走茶凉了,伤的人还是我自己。就像守涛说的,我们不是不想爱,而是容易爱的太深,爱得深伤得深,所以就不轻易爱。

          有些感情的事儿不好一一在此尽透了。或许当跟你们,我的朋友们在一起时我会很认真的将我这两个月的经历和想法说给你们听。那些你们想知道的还不了解的。或许再回去,会试着不去想那么多,凭着感觉就跟某人在一起了,但是说的容易做起来总是很难。

     

         

  • 青岛最近一直阴天,今天下了雨,有点冷。坐车坐到麻木,去了很多地方,不知道自己在忙碌些什么。也许只是为了短暂的陪伴。

    青岛开始不再让我陌生,因为有个地方现在我称他为家,用老尧的话说,至少在外边累了,回到家,我还能吃上一口热乎乎的饭,其实在这里我比她们都幸福。

    只是,有一种说不出的疲惫,挥散不去,阻碍了视线,让我突然模糊了未来,我不敢想象我未来的生活,是丰盈富足,抑或庸庸碌碌,但想想总不过是生老病死吧。

    今天老尧问我想不想结婚。我说不想。

    想得太多,注定难过。我必须先将我的青春全挥霍掉,再背负其他。

    我现在只需要一条路,然后头也不回地大步流星地走下去。

     

  • 给我一个爱我的理由,让我爱上你~~~~~~~~~~~~~

    你的睫毛很长

    你~~~~~~~~~~~~~~

    这就是一个爱我的理由,再你你你的就怎么也你不出来了

    我当时就乐了,感觉真创意。

    说谢谢

    说再见

    有时候问自己,什么时候生活可以围着爱情转?我可以认真的听一个男孩子说我爱你,看他焦急的等待,然后在午后阳光里我眯着眼睛告诉他,好,我们在一起。微笑,牵手,拥抱。

    其实彼此相爱,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我怕投身一场恋爱,付出的太多,最后遍体鳞伤。

    不是不相信,是不想轻易相信。我怕那个人不懂得珍惜。

    所以等待多过一个人去爱。至少安全。我是个常常没有安全感的人。

    我可以对你微笑,我可以对你流泪,我可以跟你分享快乐悲喜,可我就是不跟你说-爱-。

    也许我可以爱上一个朋友。

    那么给我一个理由,让我爱上你。

     

     

     

     

     

     

     

     

     

     

     

  • 连续几天的阴天,小雨,嗓子不疼了,那种针扎的感觉好象就那样没有过程,一下子就不见了。我告诉尧尧,我说,呵呵,我嗓子好了哦,我又可以说话了哦。她就很鄙视地看着我说,你嗓子疼的时候也没见你少说一句话。切,用大陆的一句话说,我们嘉荫人是“话痨”怎么着~

    嗓子好了,就要合理利用。这两天我把我“麦霸”的称号发挥的淋漓尽致,什么送老生晚会啊,蒙牛酸酸乳新人选拔啊,台下千八个脑袋里准有我,而且再挤,我周围准没生人,CC说,连什么“辣妹子”,“小白杨”,“月亮之上”这样的歌都跟着嚎,给人吓的谁敢过来啊。不是,这些歌怎么了啊?你还没听我唱“国际歌”嘞!

    每天和朋友一起吃饭,我就觉得几日不见真的如隔三秋,其实应该说刮目相看。原来总是我教育他们,可是这几天我天天受教育,他们好象一下子都长大了成熟了,连冬冬都和我谈起了感情问题,让我觉得我现在是一个需要所有朋友关心的小破孩儿,也让我觉得这些坐在我对面却曾倒在我怀里哭过的他们其实只是幻觉而已。

    那天我和CC坐在饺子王靠窗的位置边看外面小雨边等上菜,特惬意,可她突然就一脸心疼地说,大J,你要不开心,你就哭出来,虽然我的肩膀不够宽,你不是铁打的,没事,没事,你跟我说。我就笑了,我说,你都说了你的肩膀不够宽,我没事,没事,有事我跟你说。我说你看,雨下大了,我们都没带伞~

    其实我难受,但是我哭不出来。如果我哭出来了,让关心我的人看见了,他们难受了,我想,那我得更难受了。

    我从不庸人自扰,更不杞人忧天,我只等雨过天晴。

  • 这是我在离开哈市那天晚上写的一段文字。

    现在是二十点二十五分,2007年4月24日,我一个人,坐在哈站第四候车室里,写这段文字~

    今天真是特别的一天啊,例如,小帝的生日,琰结婚,我回家,还要冠几个名的话,诸如我被诋毁的一天,有够委屈的一天~

    今天下午啊,我就那么莫名其妙地被第四任导员教育了(今天怎么就跟四干上了?),这让我又深刻的认识了女人。其实也就是新官上任三把火存心想教育我了,你看她重视我的程度明显高过我重视她。当我认识到这一点时,我就想,得,为了下午我喜欢的哲学课,看在人家重视我的分上,老娘今天就豁出去了,她爱怎么诋毁就怎么诋毁吧。偶就当这是找茬无极限了。想到这儿我差点笑出声。可我突然又想起STU的一句话,总是诋毁自己是不对滴。我又很失落。抬头看看这个让我倍感陌生的女人,看她这时一双小眼也挺茫然的,我猜她肯定在想,我这女的是咋啦,自己说什么了,整的我表情那么丰富。忘了说这一刻她已经把我早退的问题上升到党中央了,“你可是要入党的人了,谁先走你也不该先走啊,你这样怎么在同学面前树立威信,你~”后面的我都听不下去了,心里笑的!对啊,我怎么向党交代,怎么对得起她~TLPPD,我干吗在同学面前树立威信啊,我是谁啊我,我一清二白的,没课没权的,我就怎么不能走了?我就不重视你怎么着了,你又能把我怎么着了。鄙视!当然啦,这些话我都是在心里说的,呵呵,虽然我这射手座一向待人处世洒脱,但我还没到说一句“党我不入了,您也甭跟我在这磨叽了。”或者是“得,家我不回了成吧”的地步,再说我也不是那惹事的人(我怎么有点底气不足呢),同样是女人,我不想气得她那啥不调。等我走出办公室,望着一直等我的冬冬,毛毛她们,我说,嘿,钢铁就是这么练成的!

    其实最让我莫名其妙的还是~H,昨天还好好的说要送我,今天就视而不见的了,感情男人也嬗变啊?天地良心我真没招他。上课的时候给他发信息,差点没把我气哭!我知道八成是他心情不好怕见我雪上加霜,想我开开心心回家,但他那么聪明怎么没想到,看见他知道他的不开心,也许我会比一个假期的忐忑不安好些,这个笨蛋,笨蛋!

    我想等我回去时,校园的绒花一定开的很漂亮了,我希望,H会第一时间站在我楼下,等偶下楼,偶看到的是他那很痞的表情,说,走吧,喝奶茶去!我就会屁颠屁颠的~呵呵。而不再是那张忧伤的脸~

    大丽和姚姚姐夫把我送上公交。看窗外霓虹,发现这座城市我已经那么的熟悉,甚至到了厌倦,突然想起这几年的种种,发现伤痛那么多,我竟不知不觉泪流满面。“同学你怎么了?”站我旁边一男的,一句惊醒忆中人,我才意识到这是在公交上呢。在这一刻我还在猜测,可能当时我泪眼蒙胧的望了那小男人一眼时,还挺楚楚可怜的,以致他开始黄河泛滥似的,对我讲起了人生大道理,特矫情,并且执意让我把电话号码给他,让我有心事就找他,跟救世主保护神似的。也巧,就在我怕他吐沫星子蹦我眼睛里时,CC嗖~来条信息,说了些例如我够狠了,早晚把我堵着的话,我顿时狂笑,那笑声爽朗的不行,因为我想到如果CC知道偶现在就快要到哈站了,她那张扭曲变形的脸,哈哈哈!这时给我讲大道理的并想要我电话号码的小男人一下子就没电了~你看我就是这么不懂浪漫,我现在想想人家怎么也是一帅哥,百年不遇的,我应该也矫情的但又诚实的说你是第二个看见我哭的人,或者说你对人生的看法真“精辟”啊什么的。这样才够戏剧够氛围。可我已不是个小女孩了,一棵嫩草何必在一只老牛面前招摇。哎~我突然想起CC对我说过的一句话,J你将来一定是个好妻子,但你肯定不是一好情人,因为你不会撒娇不懂浪漫,这是女人的大忌啊~呵呵,我还真不想有一天成为谁的情人~

    我常喜欢把很多事情当成游戏,因为有时我觉得自己把游戏看得比其他事情还要认真。在这里生活也是一场游戏,但这场游戏过于喧噪了,我很认真的捧着我所有的游戏币去赌,发现它怎么也玩不上手,幸好我可以选择退出,有些时候面对不适合自己的东西时,总是一味坚持是没有意义的。我想趁我还没有全输光时,保留剩下的游戏币去开始另一段新的游戏,更适合自己的。所以在这场还剩一年的喧噪游戏中,我选择提早离席。再回来,我只会紧紧握住我剩下的游戏币。

     

  • 开学,上课,开始陆续看见一些同学,朋友~

    昨天英语课上看到了大琦,看见他没事了,我很开心,也许那晚有些无助的大琦真的已经从那个感情的低谷中爬了上来,又将和她女朋友重新回到跑道上了吧,我继续祝福他。

    刚才接到言言的电话,一个假期没见所以狂砍了好一阵,然后她突然一本正经地问我假期里有没有遇到T,让我感觉她之前的嘘寒问暖好象都只是为了引出这个问题的,我告诉她“有”。关于T的问题这么多年来长盛不衰,我突然烦了。

    T还是那么瘦,只是现在穿得挺爷们儿的,我没告诉他其实很不适合他,我还是觉得那个不论在篮球场上还是在平时都穿着一身休闲的他更像他。其实T从小就是那个样子,不怎么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什么更适合自己,他是需要有个人照顾的,我不知道现在这个人出现了没有,又或者是出现了,只是她也不知道他需要的是什么。这么多年了我仍然自信的了解他要的是什么,但是我不会再站在他身边了。

    我一直以为过往的一些事一些人我会记一辈子,其实我真的会记一辈子,甚至是想起时一个细节都清清楚楚,但不疼了,真的不疼了。我只能说就当过往的画面全都是我不对,过去了,就没办法再重来。

    言言,这是你要得答案吗?其实我们早就是朋友了。我们的故事也许还有很多曾认识我们的人当曾经的佳话想起说起,并还想知道后事如何,其实故事早就有结局了,不是吗?我俩都相信了,可为什么这么多年了还有那么多人想要什么结果呢?呵呵,我没办法感谢你们的关心。

    现在我很好,即使没有一份我要得爱情,但我一直相信着。我很认真的想我的未来,很努力的生活~

    就这样。

    PS:刚刚在校园里看见一个男生很象风云哥,好久不见,有点想了,呵呵!

     

  • 新年快乐,诸事大吉!

  • 每个人都拥有祝福,每个生日都有礼物。

    今天是我的生日。

    没想到还会有那么多人记住今天,同样,也没想到会有一些不该忘记的人忘了今天。例如我老妈!呵呵,最近真的把老太太忙坏了吧!很想回家陪她,哪怕只是说一句很爱她。

    在这里点名批评两个人:一个是小杰子,SOFA抢的过于严重,竟然没到十二点就开始了,所以,我决定今年的SOFA还不是你的,哼!另一个是H,虽然最近忙的不可开交,但不是理由,不仅让我带着手伤给他写作业,而且还让我空欢喜一场。小样儿,我刚想起来,他LPPD去年要送我的礼物到现在还寄存他那呢,这小子是故意的吧!

    恍然发现生日越过越孤单,朋友大多都已不在身边,只能想念,很难见面,短信虽然爆满,但却没有回忆温暖~

    21岁生日最大愿望:家人~不散,朋友~不散;爱~不散;情谊~不散。

     

  • 2006-12-10

    紊乱 - [晴,有时多云]

    我的身体内部工作出了乱子,我觉察到了我的不正常:一连很多天不睡觉,但看白天那精神气儿,又比在比赛前打了兴奋剂的拳击选手还要亢奋;厌食,可不是什么都不想吃,而是什么都想吃,吃了又觉得不好吃;暴躁,厌倦了很多事,受够了很多人,通通予以发泄;还有一样该来不来的东西折磨着我~

    我突然很想回家或者去一个别的地方也成,我不想再在这里一个人和自己抗争,也不想再在这个圈子里周旋下去了。老妈说我又喜新厌旧了,那就当是吧。我一向都是个耐心有限的人,这点我清楚。这里腐败、糟烂的东西已经消磨没了我的耐心,我要走,要走,带着我的小Mei熊一起走~

    我想到“私奔”这个词。可我只有一个人,怎么办?

    思想紊乱!

    我想到我在这里的朋友们,他们会不会因为我的出走生气担心?恩~~~我想晓雪会哭的,是的她会哭;CC会像一只抓狂的狮子到处找我;室友们会不停的给我打电话发短信在网上留言等等;尧尧会很平静吧,因为她会知道我在想什么;大扬会琢磨为什么我没带上他;大琦会在我的电话里,QQ上,BLOG上不停的骂我傻,直到我回来找他算帐为止;H嘛~~~不好说~,应该不会怎样,顶多知道了说句,“哦,是吗?......哎呀,我还有个会要开!”呵呵!

    还是,还是,还是~   [下线]

     

     

  • 什么都不想说,不代表我寂寞~

    什么都不想做,不代表我堕落~

    什么都不想写,不代表我放弃 一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