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想干什么就得马上去做。不知道这是我的习惯还是毛病,自从昨天我实在无法忍受我这一头越来越不听话的头发,拿着我家裁胶布又剪脚趾甲的剪刀痛下一剪后,还有那一声据我妹说像杀鸡一样撕心裂肺的嚎叫,都注定了我今天的一天的狼狈不堪。

    截至到现在,我进家门仅50分钟,其中上电梯、开门、上厕所、换睡衣、开电脑用去15分钟;收拾明天上班的东西、讲电话、洗澡、洗袜子用去25分钟;坐在电脑前边敲这些字边狼吞虎咽地吃下两个凉包子用了······5分钟······

    昨晚我发了疯,到处打电话上网找人询问哪能洗吹剪烫染,钱不是问题,问题是能把我这头发处理好。同在一个城市,但有一年半没见的小萍同志还是那么有魄力,约定今天远去城阳“整脑袋”。

    有必要说一下的是昨晚我的梦里雨夹雪,雨是头发丝雪是一片片的头皮······我一早给言大电话,一边诉苦说青岛剪好头难,一边把昨晚那个有点变态又恶心的梦跟她分享了一下,正趴在被窝里喝早餐奶的言把奶喷在了床头她那张最爱的吴尊海报上,亲笔签名荫了······

    我今天早晨7点半就从家出门,10点跟小萍在城阳汇合,10点半等到店长来,谈妥了价钱,说好了样式,然后是无数遍的洗发,无数遍的修剪······晚上8点钟我跟小萍终于顶着一头的卷走出了理发店披星戴月地往家赶······这遭罪的一天呀。

    对着镜子我已经没有了审美,与其说我从理发店回来,不如说我从羊圈里刚爬出来,这一头的卷我实在不适应。网络那边的老尧殷勤地想要看看我的新发型,我说我还没有适应,过段时间再说,老尧这杀千刀的说没事,只有大家都看到了,才能帮我尽快适应这羊毛头······我无语。

    适应不适应,习惯还是不习惯是一个过程。这就像爱一个人,在一起的时候爱着,彼此适应着,就算有天又有新人来,就算激情都消磨殆尽,哪怕是觉得无法再忍受下去的时候,想换个新生活却发现那个人已经成了自己的一个习惯······总是会用以往积累的了解时刻想象着他在干什么吧,总会在做某件事的时候突然想起他吧,总会莫名其妙地流泪吧,总会忘记他的怠慢记着他的温顺和呵护吧,总觉得那个人还形影不离地穿梭在自己的生活,习惯了他在,不习惯了他不在。

    其实还有一种结局是,习惯了他不在,一个人也开始变得精彩,一些新习惯就在不习惯没有老习惯中渐渐习惯了。这些话我想言会明白,也说给需要坚强的人听。

     

  • 2008-08-29

    聊哉2 - [雷,妖言祸众]

    昨天参加了栾姐的婚礼,穿粉红裙子高跟鞋当伴娘,蛮喜庆的。有爷们说我脱掉嘻哈穿裙子还是很销魂滴。但是很久没穿裙子,真是不太习惯。

    伴郎是半岛久仰大名且人缘超好的球球同志,这让我很欣慰。

    因为在之前栾姐原本是想做和事老,让某人当伴郎的。我告诉她,如果让某人当伴郎,我便不当伴娘了。就当我不够和谐不够洒脱。

    婚礼上看见某人,还是有点尴尬的吧,他很自然的打招呼。我知道在这场战役中目前来看我是输了。我不想再继续攻打下去,但是又不舍得。朋友说,之所以,见面还没办法坦然,是因为我还忘不掉。那么,他坦然的面对我,是不是意味着,他真的无所谓了呢?

    算了 罢了

    8月9号那天,我是275分,8月20号那天我是311分,当时我有种崩溃的感觉,怀疑我10天时间都在干啥,10天时间要完成将近200分的任务,所以隐身了QQ,发愤图强,竟然三天就搞定了,被报社人刮目相看了。OK,可以小闲到9月了。

    可不幸的是,刚开的工资,已经被我取光了~

    今天终于写完了酝酿调查了很久一大稿子,因为版面不够的原因,明天发,我因此很爽,明天不用写稿,今晚也很闲,可是偏偏没有人约我。好吧,自娱自乐。

  • 2008-03-18

    这些人 - [风,那些花儿]

    [神秘人]

    今天早上言言还劳师动众地给我打来电话,问我最近经常在我博上留言的人是谁,不留名光留个“点”。其实也不算言言同学劳师动众,她一向那么三八。然后一顿假设推理,就是她脑袋里那点狭隘的套路,自己越白活越乱,就开始审我了,我说我也不知道,神秘人!(自从我看完《长江七号》之后我就神叨的。汗~)

    我倒觉得他挺逗的。打“他”是确定是个男生,因为我身边女生没那么含蓄的;也应该是个身边比较熟悉的朋友吧,要不咋说请我吃饭呢,不太熟的人也都知道我不可能随便跟他们一起吃饭。反正我不着急知道是谁,我就等着他请我吃饭!看他能不能把留言进行到我回去!

    [仙儿人]

    我很想念仙儿人——我阿梅姐。我能想到她天天过的腐败日子。早晨十点起来,坐床上开始想吃什么呢。终于想明白了,看有没有人能给带饭,没有就自己爬起来,洗洗漱漱的磨磨蹭蹭的十一点了,吃饭高峰期啊,等~~~~~~~~通常这段时间她都挥舞着鸡爪子,扭着水蛇腰,涂抹星子乱飞地跟寝室人侃大山。十二点了,出门了。肯定走出去不远就得想起来忘带东西了,还得再回去一趟,拎个壶,拿个纸巾什么的。吃完饭回来,又该睡觉了,一下午也就没了,然后又到吃饭时间了。吃完有伴的话上图书馆,回来又睡觉了~~~~~~~~~~~~~~呵呵,看见这段她准说,你老婆婆的,等你回来小哥我不擂你的。

    其实我梅姐很勤劳,她早就规划好了未来,而且已经细节到将来家里没储备粮食了,懒得做饭了,就磕个鸡蛋飞个汤啥的。虽然我梅姐总是丢三落四的,甚至是给她出主意让她把东西放在固定位置,她都能把固定位置忘了,但是她帮我办事从来不马虎,把我重要的东西都放的密不透风。

    小哥,很想念你。寝室里少了我配合你耍宝是不是有点寂寞?

    [亲人]

    亲人的力量就是让我觉得到哪都不孤单。妈经常来电话发信息给我,倒是我,不经常联系她。主要是怕她担心。其实妈也是报喜不报忧的,平时打电话都是在问我怎么样,要注意什么,而她住院的时候,有不顺心的事情时,我知道的时候往往都时过境迁了。我这个孩子特别不愿意欠别人东西,特别是感情。可是我知道,我欠我妈的,注定是一辈子也还不清的。

    [我]

    我,还用说吗?还那样~~~~~~~~自恋!

     

     

  • 嘿嘿,掐张近照给想我的朋友看看。

    还是老样子。摄像头前还能显胖点,挺好!要不颧骨高。

    大半夜的自己在这儿孤芳自赏起来了,嗬嗬!

    失眠成了老朋友,即使到家了仍旧对我不离不弃,索性纵容他了。

    很少用上网打发失眠,对皮肤不好,哈哈,其实是觉得对着一机器太过冰冷。

    近期:动笔!把论文初稿写了;雪山飞狐的评论写了;五号字,A4纸,黑炭素笔写。

            动眼!同一首歌-看!佳片有约-看!黑龙江文艺频道-看!cctv10-看!

            动手!把老弟弄残的起重机模型修好;每天的饭我做了!

            动脑!继续坚持每天跟老妹做十篇算术题!

            动口!继续保持“麦霸”的优良传统!

    我可是动真格的!宅女很忙~

     

     

     

  • 昨夜还是失眠,却没想到凌晨H也没睡,终于要回来了吧,我想念他。朋友的力量或者说H的力量就在于只是短信里几句简短的闲聊却能让我握着手机带着小小地幸福安然睡去。

    小姨父来到哈市,十来年没见了,那时他都还没有跟小姨结婚亦没有成为现在的“王总”,而现在已经是个事业有成,财大气粗,浑身散发着成熟男人魅力的人了。话还是很少,但看他的眼睛就觉得可以洞悉一切,我想这就叫成熟,年轻小伙们再怎么装都白扯。

    吃了顿饭,见了很多其他什么什么“总”。席间我想起了曾经什么都不太懂却还装大尾巴狼跟老爸老妈去大饭店蹭饭的日子,想起跟好朋友们张牙舞爪的胡吃海喝的日子。是那么肆无忌惮。而这一顿饭别的不说却有种感觉很强烈:自己真的就要告别学校,告别学生时代了~那是种难以言喻的心情。

    忙碌。疲惫。欲哭无泪。还有,孤独。每天起床总是茫然,就那么天亮了,就那样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可是在这里我就是一个人。所有的决定都是我一个人。不敢往家里打电话,怕家人听出自己要哭的声音。老妈曾说,你看老天爷多喜欢你,让你没受到过什么挫折却总能得到想要的。那是我第一次一本正经说那是因为挫折是我的,我只会让您跟我分享我得到的喜悦,其中的挫折,艰辛,委屈我可能永远都不会告诉您。有时候想,要不嫁了算了,至少累的时候有个肩膀。可那又怎样,还是要一个人面对。

    冰糕在电话里声嘶力竭的喊“你不是一个人,你不是一个人!”恩!真的还有那么多朋友在支持着我。我要坚强!

    真想抽时间去看小杰子,还有她妈妈,说一些开心的话题让阿姨和小杰子开心,快些好起来。可是那么多事情牵绊着,让我无能为力。我知道小杰子会明白的。可是自己挂念,只能不停的跟大扬念叨。唉~~~~~~

    生日快到了,繁荣兄说给我的礼物在积极地筹备当中。最终还是回不来了,对啊,工作还没稳定下来,怎么能因为我的生日就~~~

    还好我想H回来会陪着我的吧。在2007年的尾巴上身边有人陪伴总是好的吧。我只想握着手机睡去,不想茫然的醒来。

     

     

  • 今天取了秘书培训的书,700块啊,怎么着也发几本象样的书啊,没等走回寝室呢我跟小P的都掉页了,而且字小的要命,真是郁闷!哎~从明天开始就要培训了,好久没有上课的感觉了,都不知道能不能坐住板凳。小柳说,为了这七百块钱,你也得一节不落的上完。我想也是,现在穷得都要疯了~

    高姨从上海寄来的风衣收到了,本以为可以在秋天的尾巴上穿起来的瑟几天,MORE的新款,可惜啊,上海跟这里实在不是一个温度,只有在寝室穿穿过瘾。可我穿惯了休闲衣服,穿那么职业淑女的衣服感觉多少有些别扭,就跟一中世纪的落魄公主似的,怪怪的。

    最近闹心的憋屈的事好象特别多,可却在这样的心情下,鬼使神差的能睡着觉了。苍天啊,这也太无厘头了!

    老哥给我发信息说他登记了。最后加了大大的感叹号,我都能想象出他春风得意的表情。明年八月的婚礼,我总觉得老哥是故意的,故意要等我过去工作了,好随他礼,呵呵,我哥总那么聪明~

    真好!那么我呢?我总是说我的幸福不在哈尔滨。我想他们明白。我没办法象其他女孩子那样为了爱情而停留。老尧总是说,大J,我最羡慕的就是你总是清楚的知道你想要得是什么,你要做什么~

    其实,有时候一个人太理智了,往往就不知道怎么去爱了。

    如果我可以比徐志摩还牛X,对那些感动连衣袖都不挥,就拍拍屁股走人。我想我做不到。

    为了爱情的事想得太多,实在是想一万遍都出不来个结果的。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就是这样。顾及太多,隐忍太多,都是自己找的借口,还是自己没办法确定。

    我有时会想不开很多事情,觉得解决不了,自己承受不了,但是每件事都那么过去了。其实,所有的事我们自己一个人就都能想开。我们需要的只是一种倾诉。有时候我们是苦于找到一个合适的倾诉对象,可是合适得人有了,他不一定就愿意陪在自己身边~

    乱七八糟的写了一堆,无主题。生活的最高境界。

     

     

  • 刚刚跑完饭局。原来呢,是老爸老妈不带着,自己偏要跟着蹭饭,现在好像世道变了似的,不愿意和他们搀和了,他们又总要带着自己。今天饭局上有两个妈妈的朋友,上海的,让我挺不爽的。我不是对上海人有什么偏见,只是觉得上海人和东北人在很多方面实在是太格格不入了点。如果说女人有些做作什么的我还能理解,我最不能忍受的是一男的做作,还自以为是,一副学富五车不把你问倒不罢休的样子。我这人还就有个爱叫板的毛病,告诉自己不要让别人下不来台,可是最后说的人还是很没有面子吧。看来我真不是一个友善的人呢。

    现在一个人回到家,有西瓜吃,有网上,真是惬意啊,所以就不想什么不喜欢得人,不想开学的事,不想那些考试,虽然他们还是会时不时的残害我的脑细胞,还有一些感情的事,自己更是懒得去想,愿意怎么着怎么着。尽管是一个人,只要幸福就好。

    老妹考到了哈师大,美得不行,你看,再难熬的日子都有过去的一天,每一天都是崭新的开始,不想太多,不庸人自扰,无怨无悔的积极的对待每一天,才是最重要的。

    恩,就这样,到哪里都是幸福131

  • 6月25日台湾明星林宇中来到我们学校开了场露天歌友会。他在大陆至少在黑龙江或说成哈市还不是很红,也许有很多人都还没听说过他的名字,但是我想,只要是那晚到现场看了她歌友会的人,都不会再忘记那张我觉得有点像黄日华的脸和那场倾盆大雨。

    林宇中让我和尧尧淋雨中~

    那天晚上哈市下了我在这里三年来最大的一场雨,而且是雷雨交加外带闪电。至今让我难忘,我终于体会到那样的夜晚,一个人是什么滋味了,Alone并Lonely。

    跟BOBO聊了很晚,就有很深的罪恶感,然后决定以后还是不要再有联系了~

    之后的又一个那样的夜晚,给小杰子发信息,说哈市下了很大的雨,电闪雷鸣的,以为他不会收到,可是他说一句“你怕吗?”,我就真的不怕了。我从来就没有怕打雷打闪的习惯,只是那样的夜,周围没有一个陪伴得人,亲人朋友都没有,怕的是那种气氛下的这种感觉。

    很想柳柳,一直在等她回来,不过家人大于一切,能多待几天就多待几天吧。

    昨天,党课结业。一批人又成为新党员~我告诉身边的尧尧,记住哦,将来轮到我们时是举右手宣誓哦,不是左手!尧笑着白我。我也笑了,可突然就很失落。最近我总是在开玩笑后突然失落,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了。面对毕业,面对未来,好象好事坏事,一切统统有了一个结局,以为会是个Happy end,可真的是吗?

    刚刚挂了会儿QQ,以神为名问我,快放假了吧,我说七月末。他说,那现在应该好好上课复习考试了,我在这边苦笑,说,站在大三的尾巴上,有课上其实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很闲很闲。再写完一个征文和一个剧本之后。那段苦不堪言的日子里,头发好象都要被抓光了,喜剧是很难写的,特别是想为朋友写一个好剧本。然后,一个星期不写字,甚至到了一拿笔就恶心的地步,呵呵,不过很好很好,要求完美的我感觉很完美,现在,很闲很闲。

    原来总是感叹,朋友希望你能在他们身边的时候,你却忙得没有时间;现在有时间了,朋友们却都走走散散。他们在电话里QQ上说,一段时间不跟你侃侃或说说心事,心和嘴都痒痒,有的盼望你能在哈市多带一阵,有的盼你早回家,有的想和你一起出游。什么都好的,只要现在还有人陪着我,只要现在还有人需要我。

    最近时常对着镜子问自己,嗳,陈大宝(朋友对我的爱称)你怎么了?然后自己做出很委屈得样子说,不知道啊?你是孤独了,你不敢承认。哪有,你看我周围这么多人。心孤独了。心?切!你真矫情。不信?不信你问问你的心。那你等会儿,我问问啊!喂,我的心,有人说你孤独了~~~~~~~~~~~就这样自己跟自己对话,自己跟自己玩,哈哈,是不是很幼稚。

    恩,手又要抽筋了,说到这吧。

     

  • STU说,过了三月我们会更幸福!

    无庸质疑,我确定!

    CC来信息说知道你感冒为什么不好吗?别怪天气,怪就怪你自己;知道我最近为什么不想见你吗?别怪我,怪就怪你丫不笑的时候既难看又恐怖!嘿嘿!谁让我是表里不一的热冰棍儿啊!放心吧,我这只热冰棍儿会一如既往的“装”下去。不论遇到什么事我都还是那个你们认识的坚强的老妖,再见我时会对你笑到脸抽筋~

    昨天和大陆一起吃饭,白话必不可少,看到菜都凝了,我知道我俩又白话大劲儿了。但要得不就是这种感觉,朋友间的肆无忌惮。我又想起了他曾经送我的一首诗,不落的尘埃,什么什么没有颜色的,记不清了,反正我还留着呢,总是很怀念从大一到现在一起走过的日子,希望他考研成功吧!

    现在敲字的时候左手臂还隐隐做痛,拜阿MEI姐所赐啊,今天路滑,她一直挽着我,小命不知道让我救了多少回,最后还过意不去了说,J要不我挽你右胳膊吧。我说,得,你就可我左面糟蹋吧!她也够实在,一上午就没撒手!

    四月,我希望一切都能够好起来,特别是自己。还要继续跑步,因为喜欢速度。我想在有限的时间里,我只有提高速度,才能完成一路上那么多接踵不停的事情,也会累,也会烦,但谁让我要做有血性的人,谁让我长大了~

    我现在必须承认洋姐的话,我是个注定不能有消停日子的人,不惹事,事自己也得找上门来。

    不过,什么事?天上下刀子我都不怕,只要我们在一起。谁让咱们是~

    龙江烈女!!!

     

     

     

     

  • 什么都不想说,不代表我寂寞~

    什么都不想做,不代表我堕落~

    什么都不想写,不代表我放弃 一切~

     

  • 坏脾气,一个星期。

    我有压力了,可是没有动力,这一直让我郁闷~

    终于排除掉一切阻力,要回家充电,充电!

    不多想了,不犹豫了,说走就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