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个星期都没有休息了,本来以为这样可以让自己尽量少想一些不该想的事情,可是每天我的小脑袋还是在高速运转,让自己有点招架不住。

    似乎新一轮的奋斗又开始了。本以为在青岛快三年的时间,我已经不再有刚开始初来乍到时的彷徨和恐惧,剩下的应该就是那些一如既往的勇往直前和大无畏的勇敢了。我自认为融入了这个城市,我不会再像从前那样,经常徜徉在不知名的街道上,然后徘徊很久很久,也不会因为一点点小事就揪心,抑或感动。但事实上,很多事情很多人都是一样的,越是熟悉了越是陌生。所谓的天长地久和一辈子有可能在下一个瞬间就崩塌。因为渺小,因为很多的无能为力。我总是这么悲观去想、去怀疑。

    生活也是周而复始的,轮回,有时候付出了什么总会在过去很久后的某个时间里就有了回报,过去的一些人和事总还是会在一些瞬间浮出水面,或者交织在一起。于是坚定了很多事情都不会有结局,充其量是一种所谓的一个阶段的完结。所以即使再怀疑,还是会用怀疑的眼光用心地去相信这个世界,给自己一条生路,也给别人。相信有因就有果,相信付出总会有回报,相信相欠的总要奉还的道理。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做以上的一些感慨。也许是这段时间,我真的经历了很多,看到了很多态势的发展,那种内忧外患的感觉经常困扰着我,就连一向值得骄傲的睡眠,也开始不规则起来,一个个梦境,串联起很多过往。心里像被人装上了一面钟,每天都会在凌晨四点左右被梦境唤醒。已经一周的时间了,所以经常强迫自己睡的晚一些,告诉自己只要从梦里醒来了就不怕,但每每听着每次惊醒时心跳的咚咚声,安静下来后还是会蜷缩在床上流几滴眼泪。

    我想我是不是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

    自己总归是没有能力去经受那么多事情的吧。

    很能原谅自己,我知道我只是个孩子,我只是个女人,没做过什么丰功伟绩也名不见经传,所以不想为难自己。不想再让自己这么累了。所以一直紧绷着的神经,在今天下午彻底崩掉,自己蹲在单位楼梯间离嚎啕大哭起来,眼泪就像车祸时的那个血流不止的伤口,怎么擦都擦不净,索性就让她一次流个痛快。

    越是自己在乎的人才伤自己越深。所以就越来越敏感,越来越承受不了那些一时的气话和不理解。我真的很难过,很怕。似乎就是这样的,我们都有个通病,总是会对爱自己的人说出很多过分的话,因为知道因为爱,对方最是会给予最多的宽容,可是有没有想过,对方的心情是怎样的,你在盛怒的时候都发泄了,但最难受的却是自己爱的那些人。她们在为你担心,她们在觉得委屈,她们在伤心。如果有一天因为你的任性,导致身边爱你的人都没办法再包容你了,无法再娇惯你了,你会不会伤心难过?

    且行且珍惜。不管在任何时候,珍惜身边真正对自己好的人,要相信,要用心。自己开解自己,也想告诉我爱的一些人,我们时刻要爱,不要偶尔伤害。

     

     

  • 2010-05-07

    在路上 - [雷,妖言祸众]

          有段时间没有写日志了,其实我从来都没停止记录,用相机、用电脑、用笔、用心。所以日记本上、大巴、开心、人人、QQ空间上来回折腾着,记录着,每一个站点书写的东西也都不一样,似乎对这样分门别类的书写乐此不疲,但总是喜欢在这里,记录自己最真实的情感······

         我喜欢博客大巴,他让我总有在路上的感觉······

    4月19日 One night in Beijing

    <插曲1>最后一个登机

         4月19日我应邀去北京出席韩国访问年的旅游推介会,姐一早处理完事情赶忙送我到机场,到机场时只有半个小时飞机起飞,我看着受理窗口前很多人都开始排队换其他航班的登机牌时不免有些着急,我想估计排队的话飞机起飞了我还没换上登机牌呢,于是赶紧找值班主任说明情况,这位年轻的男人超级麻利地给我换了登机牌,而且用与他年龄不太相符的慈爱的微笑对我说,还赶趟,跑着去登机口哈!来到10号登机口一看,木有银、也木有灰机······我想不能啊,还有10分钟呢啊。人在着急的时候总还是需要冷静,这时突然就听广播里说什么10号、16号,我也没听清,但是猜到应该是换登机口了,赶紧马不停蹄的往16号登机口跑······16号登机口的工作人员正在翘首以盼,我也适时地听到广播里说:“xxx号飞往北京的飞机还有一位乘客没有登机。”看到我终于来了,工作人员笑的跟花似的。终于是上了飞往首都的灰机了。PS:值班主任小哥竟然给我换了张头等舱的票,飞机起飞时坐我身旁的空哥很帅。

    <插曲2> 饿得喝咖啡

    在天上1个小时就到了首都北京,下飞机时正值中午,饿的两眼直放光,韩国旅游发展局驻北京的代表是一韩国人,孩子长得蛮精神,就是中国话还不到家,幸好驻青岛的郑社长中国话还可以,但是沟通还是成了问题,在机场耗了两个小时,我们从青岛过来的媒体记者和旅行社一行10人才算坐上大巴去往酒店。酒店不错,是香格里拉的成员之一,只是饿啊,饿啊。由于酒店临近机场,周边没什么吃饭的地方,酒店内部也过了饭食的时间,而且休息一下又要赶去参加会议。我翻遍了包包,找到一块糖,翻遍酒店除了咖啡和茶再没能吃的,我吃了糖,喝掉了六包咖啡······,一肚子水,总算不饿的慌了。

    没想到的是我到了晚上九点半,才在首都吃上了第一顿饭,但北京大饭店的菜让我失望了。活动搞得很热闹,只是细节处太乱了。

    <插曲3>没过机场安检

    回到酒店已经是近11点的时间,从房间望出去对面是个总球场,很亮的灯光,还有人在踢球。双人床,一个人睡,音响效果很好,有一整夜不停唱的音乐频道,有一整夜不停播的电影频道,就这样,一整夜······

    当天的活动结束后,韩国旅游局送给我们没人一份包装精美的礼品,以至于我没舍得撕开包装纸看。

    北京机场的安检确实要比青岛严格的多,穿的外套要脱下来,靴子要脱下来,我都脱了,可还是没过安检。化妆品携带超标!!!我非常无奈的打开我的化妆袋,天地良心我这次出门几乎没带什么化妆用品。安检的大哥说不是这里边的,是另一个袋子里的,我说这里边都是我开会的材料啊,那位大哥就一顿翻,最后将我那份因不舍得损坏包装纸而没有打开的礼品毫不留情的撕开了,撕完问我,我可以打开么?我当时真想给他两脚!!!我想,哦,哦,哦,送我的原来是化妆品,我说你打开吧,我知道是什么了我去办托运······PS:这次返青的10人都是最后登机的。

    在北京短暂的一天,虽然状况频出,但我还是爱上了首都,这里交通没我想象中的拥堵,空气指数比我预料的要好,这里的人们说话都跟唱歌似的,我听着心情就好······我去的那天雨过天晴,没有风,我想起了那首开被我遗忘了的歌,“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

    4月26日 城阳多瑙河

        应邀参加多瑙河国际大酒店两周年庆典,来市区接我们的是个有多年开车经验的小哥,下午5点多正式青岛堵车最严重的时候,他开着奥德赛在路上竟然能跑到80!东拐西拐的钻空子,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高速上开160,到城阳半个小时,我真······

    最意外的是当天晚宴上遇到了刚刚进报社时的原来一帅哥同事,依旧很帅,呵呵。

    4月27日 胶州少海南湖

        “观世博、游青岛”系列旅游项目开业仪式在胶州少海南湖举行,截至4月底,今年青岛新开业旅游项目9个,总投资约35亿元。其中,少海南湖、葡萄酒博物馆等文化观光类项目4个,总投资11.3亿元;金沙滩度假酒店、永日香酒店等酒店类项目2个,总投资约3亿元;银海净雅高档餐饮项目1个,总投资1.2亿元;百丽广场等旅游购物类项目2个,总投资19.5亿元。

    4月28日 莱阳看梨花

          跟姐自驾车去莱阳看梨花,结果一路下雨,我跟姐都害怕梨花看不成只能留着泪花看雨花了,没想到,到了莱阳吃完午饭,天便放晴了,雨洗过的天高远清澈,梨花也白里透红,娇嫩不比。想吃莱阳梨。

    5月1日 烟台昆仑山庄

         爬了五个山头,手也挂了彩,可是站在山的最高处向下望时,感觉整个心门斗敞开了,住的是硬板床、吃的是部队的伙食,晚上没有电视,确实很多人在一起联欢,唱唱跳跳,笑笑闹闹时间竟过的飞快~有时候我们真的需要有这样一个时间放空自己,体验一种别样的生活。

    5月2日 威海 海

        “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来到这里我不得不想起这首歌,这首曾经跟他一起听到流泪的歌。快两年的时间过去了,我还是在不经意间有机会来到这个城市,这个他曾生活过了20多年的城市,我想他还好吧,我们在一个城市,不再遇见,我来到他的城市,突然怀念。

    5月5日 即墨

        我喜欢“即墨”城市的名字,虽然我对即墨人并没有什么好感,但是我总觉的,“即墨”从不“寂寞”,这个地方正在以城市自身的力量壮大着。

    最近好像折腾了很多地方,过段时间计划去西塘、乌镇、杭州、上海。


       

     

  • 小P的男人来青岛快半个月了,昨天才抽出时间去看看,小P跟他男人亲自下厨。买了10斤啤酒,两口子都是酒魁。昨天真想跟他们一醉方休,但是,啤酒太苦了。我的心已经够苦了,我真是不想再折磨自己了。

    喝得不多,头却很痛。出门天下了雨,司机师傅都着急回家了吧,打车花了半个小时。等待的时间总是最难熬的。如果我不想念他。

    工作是过一天没一天,爱情是,很乱很乱,有感觉的发展不下去,没感觉的怎么也培养不出感觉。最近一个很好的男生朋友跟我表白了,可是我这个人就是有那么多坏毛病,对我来说,让我称为朋友的男人,很难再又进一步发展。我很难像其他人那样由朋友变情人。

    签名一改成“何以解忧?”后,朋友们纷纷接的都是“杜康”,我说错错错,是稿子。我最近很心烦,如果不是还有几个知心朋友在这里天天陪我战斗的话,我想不至于崩溃,但起码会有段时间颓废期。洋姐说,最佩服的就是我到哪里都会交到知心朋友。我说人还是要一如既往的真诚,因为这才是人性的主旋律。洋姐说我一直都是这样一个让人第一眼见到从此以后就会不忍心做任何事情去伤害的小娘们儿。所以身边的人总是对我小心翼翼,还心甘情愿地愿意把我捧在手心里惯着。

    我有那魅力吗?我觉得我没有。

    但是很多人说我有。

    我就乱了。貌似所有的依据都可以用来做一场无厘头的辩论。

    但是我现在不想讨论这个。

    看到小P跟斌哥那么幸福,能一起走过这么多年,我真是羡慕。而幸福是不能拿来对比的。

    我不知道,现在这样,我算不算一个感情上的失败者。也许,真的是我的经验太少了。可是这种经验如果要积累起来,对于我这种人来说,貌似一场场下来我非死即伤了。

    每天,听一遍《自己的节奏》,就会很有动力!OK,做自己,相信可以处理好所有事情。

    我知道,写这些很没有意义。你们想知道的并不是这些片面之词。

     

     

  • “六月的时光流泻”是那天我给H想的甩卖主题词。唯美却不适用。只是突然蹦出来的,然后就给发过去了,跟他最后跟我说的那些什么“黄金当铁卖,一件都不留。”什么“狠甩狠实惠。”的完全不是一风格的,可是看完他设计的这些很有趣的词儿是不是很多人都想晕~

    六月的时光就我而言确实是一种流泻,而非一种积累。月初的离开如果算是坚决和悲壮的,那么我希望月末有一个完美的收梢,让我再放纵地做一次我想做的。因为六月的过程充斥了太多的痛苦和等待,我想我做到了足够的冷静去面对,但是同时我再次内伤。我想安稳,但是我总是想要最好的,所以就要付出代价,这代价跟得到的还不成正比也许。人嘛,总是在不断的追求中发现失去的更多些,但是好像还无怨无悔的样子。

    离月末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最想做的事当然是回家,但知道这只能想想而已,所以可以做的最奢侈的事情就只有跟文涛去西安了,他说这叫公款毕业旅行。其实要不是公款我连打算都不会打算,这会儿正好是热的时候,虽然我想想去西安玩都会趟哈喇子。但是现在体力不支,有去无回就完了。自称比我多活了一年的大媛今天给我仔细的分析了下,把我的热情打消了五分之二了。那么,如果不去西安,一定也要做些自认有价值的事了,不然,六月的时光真的就是都流泻了,都流泻了,就等于我谋杀了自己一个月的青春~

    最近一直都在看星座运势,今天在我跟报社通上话并让我下午再去一趟充满“厌恶”的24楼时,我又去看新浪我的今日运势,看完之后,我很郁闷,我在想一直很准的新浪运势,最近是不是出问题了,因为连着很多天的话基本上都是一样的,都是说我注意力散漫无法集中,不适合做任何事情,就适宜于在家带着。我最近是很不上进很懒散,哪也不想去啥也不想干就想做宅女,就这状态和形象确实不适合去“谈判”,

    所以迟迟的在这里,貌似是在拖延时间,其实知道什么都避免不了,那我不写了,出发,都祝福我~

  • 一辈子   总会有一阵子   我们是一个人的

              一个夜晚   一夜无眠   一个美梦   一个恶梦   一首音乐   一张面膜   一杯咖啡

    一片DVD   一段回忆   一滴眼泪    一个瞬间    一次幸福的机会    一首音乐    一张渐渐模糊的面孔

              就这样   一整夜    一盏灯    点星光    感觉自己占领了一整个世界  

                                                                                           等着下一个日出......

    如果时间改变,你们还会不会记起我的脸?如果地点改变,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在见面?如果约定改变,你们会不会和我一样感觉非常遗憾?......

    我常常在失眠的夜晚疯狂地书写只有在高中时代才会大批出土的排比句。矫情。浪费了很多我的画纸。

    几乎断绝了跟所有朋友的联系。那些长长的留言和短信,常常被我一读再读,却只是只言片语的回答。没有心里话。

    每天步行,偶尔流泪,陪伴家人,在同学聚会、老朋友见面的时候沉默,学习生活,不再图图写写关于心情。这就是我这辈子的最后一个学生假期。

    一个人就要远走高飞。我没有自由兴奋的感觉。

    一个人的房间,一个人的双人床,一片空白。

    我终于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渐渐体会到,现实与理想的落差,白昼与黑夜的较量。

    终于还是决定离开,不管我有多少不舍和牵拌。天底下就是没有那么多完美可言,当你得到一些东西的同时,一定会让你再失去一些东西。如果这是所谓的公平。只是选择过于痛苦,等待的时间太久。

    一整夜就是一整个世界,主角只有我一个。我只允许我一个人难过。

    我走了,谁都不要太想我。

     

     

  • 嘿嘿,掐张近照给想我的朋友看看。

    还是老样子。摄像头前还能显胖点,挺好!要不颧骨高。

    大半夜的自己在这儿孤芳自赏起来了,嗬嗬!

    失眠成了老朋友,即使到家了仍旧对我不离不弃,索性纵容他了。

    很少用上网打发失眠,对皮肤不好,哈哈,其实是觉得对着一机器太过冰冷。

    近期:动笔!把论文初稿写了;雪山飞狐的评论写了;五号字,A4纸,黑炭素笔写。

            动眼!同一首歌-看!佳片有约-看!黑龙江文艺频道-看!cctv10-看!

            动手!把老弟弄残的起重机模型修好;每天的饭我做了!

            动脑!继续坚持每天跟老妹做十篇算术题!

            动口!继续保持“麦霸”的优良传统!

    我可是动真格的!宅女很忙~

     

     

     

  • 我说秋天不哭泣,实际上是说秋天不再哭泣。

    这个秋天一开始好像就很不太平,本以为可以解决的事情,都在这个秋天伊始发生了恶化,来得安静,来得诡异,来得突如其来,来得让人史料未及,来得让人觉得绝望~

    我一直保持着我以为的乐观,人前仍旧微笑着,我知道,如果连我也不管了,不再撑下去了,我的朋友就完了。我以为我可以很坦然的面对我的朋友,我想让自己想成这毕竟是他的事,最坏的结果都不和我擦边。可我总是莫名的流泪,有时在刷牙的时候,有时在喝水的时候,有时在看动画片的时候,甚至是在梦里~眼泪就那么没声息流下来,我觉得它把我过往的该哭而没哭出来的眼泪全流出来了,足够去拍琼瑶剧了。如果这样,是不是可以保我接下来的一年不再流泪?

    希望,一切都好起来~

     

     

     

  • 刚刚跑完饭局。原来呢,是老爸老妈不带着,自己偏要跟着蹭饭,现在好像世道变了似的,不愿意和他们搀和了,他们又总要带着自己。今天饭局上有两个妈妈的朋友,上海的,让我挺不爽的。我不是对上海人有什么偏见,只是觉得上海人和东北人在很多方面实在是太格格不入了点。如果说女人有些做作什么的我还能理解,我最不能忍受的是一男的做作,还自以为是,一副学富五车不把你问倒不罢休的样子。我这人还就有个爱叫板的毛病,告诉自己不要让别人下不来台,可是最后说的人还是很没有面子吧。看来我真不是一个友善的人呢。

    现在一个人回到家,有西瓜吃,有网上,真是惬意啊,所以就不想什么不喜欢得人,不想开学的事,不想那些考试,虽然他们还是会时不时的残害我的脑细胞,还有一些感情的事,自己更是懒得去想,愿意怎么着怎么着。尽管是一个人,只要幸福就好。

    老妹考到了哈师大,美得不行,你看,再难熬的日子都有过去的一天,每一天都是崭新的开始,不想太多,不庸人自扰,无怨无悔的积极的对待每一天,才是最重要的。

    恩,就这样,到哪里都是幸福131

  • 6月25日台湾明星林宇中来到我们学校开了场露天歌友会。他在大陆至少在黑龙江或说成哈市还不是很红,也许有很多人都还没听说过他的名字,但是我想,只要是那晚到现场看了她歌友会的人,都不会再忘记那张我觉得有点像黄日华的脸和那场倾盆大雨。

    林宇中让我和尧尧淋雨中~

    那天晚上哈市下了我在这里三年来最大的一场雨,而且是雷雨交加外带闪电。至今让我难忘,我终于体会到那样的夜晚,一个人是什么滋味了,Alone并Lonely。

    跟BOBO聊了很晚,就有很深的罪恶感,然后决定以后还是不要再有联系了~

    之后的又一个那样的夜晚,给小杰子发信息,说哈市下了很大的雨,电闪雷鸣的,以为他不会收到,可是他说一句“你怕吗?”,我就真的不怕了。我从来就没有怕打雷打闪的习惯,只是那样的夜,周围没有一个陪伴得人,亲人朋友都没有,怕的是那种气氛下的这种感觉。

    很想柳柳,一直在等她回来,不过家人大于一切,能多待几天就多待几天吧。

    昨天,党课结业。一批人又成为新党员~我告诉身边的尧尧,记住哦,将来轮到我们时是举右手宣誓哦,不是左手!尧笑着白我。我也笑了,可突然就很失落。最近我总是在开玩笑后突然失落,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了。面对毕业,面对未来,好象好事坏事,一切统统有了一个结局,以为会是个Happy end,可真的是吗?

    刚刚挂了会儿QQ,以神为名问我,快放假了吧,我说七月末。他说,那现在应该好好上课复习考试了,我在这边苦笑,说,站在大三的尾巴上,有课上其实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很闲很闲。再写完一个征文和一个剧本之后。那段苦不堪言的日子里,头发好象都要被抓光了,喜剧是很难写的,特别是想为朋友写一个好剧本。然后,一个星期不写字,甚至到了一拿笔就恶心的地步,呵呵,不过很好很好,要求完美的我感觉很完美,现在,很闲很闲。

    原来总是感叹,朋友希望你能在他们身边的时候,你却忙得没有时间;现在有时间了,朋友们却都走走散散。他们在电话里QQ上说,一段时间不跟你侃侃或说说心事,心和嘴都痒痒,有的盼望你能在哈市多带一阵,有的盼你早回家,有的想和你一起出游。什么都好的,只要现在还有人陪着我,只要现在还有人需要我。

    最近时常对着镜子问自己,嗳,陈大宝(朋友对我的爱称)你怎么了?然后自己做出很委屈得样子说,不知道啊?你是孤独了,你不敢承认。哪有,你看我周围这么多人。心孤独了。心?切!你真矫情。不信?不信你问问你的心。那你等会儿,我问问啊!喂,我的心,有人说你孤独了~~~~~~~~~~~就这样自己跟自己对话,自己跟自己玩,哈哈,是不是很幼稚。

    恩,手又要抽筋了,说到这吧。

     

  • 曙光老师的课遇到小柳和二丽姐,每周那个时间三人的见面,座位的固定,仿佛是约定俗成了,开心!二丽姐还是一如从前般能侃,我只是笑却语塞,这种反常让她挺不可思议的,从前我俩疯狂对侃的日子好象一去不复返了,也许变的是我吧~

    现在的我,有时真的就会突然丧失掉平日里随手拈来的活力。冰糕说:“越来越优雅了,不好吗?”可我怎么听到后有一瞬间想哭呢。所谓优雅,是我不知几时已开始习惯了一个人,一个人每天素面朝天的走路,看周围装容浓重时尚的女孩,感受只有爽肤水给我的丝丝清凉;一个人每天花掉一个小时的时间吃一顿饭;东西坏了也可以一个人去应付或是有些无奈的等修理师傅来。不再呼朋引伴,不再有那么多快乐与人分享,还是不知道寂寞的滋味,只是好象开始对寂寞有了一定的需求。我很了解我自己,看似开朗热情随和健谈,其实我与人的沟通能力很差,太坦诚容易伤害别人,太做作又容忍不了自己,被人误会了不会去辩解,有很多情感不会用言语来表达,我很怕努力寻找话题未遂的时间里的尴尬苍白,甚至是在面对我的“狐朋狗友”们的时候。所以微笑,不停的微笑,有时也会突然发现是在黑夜,连我的微笑你们都看不到,就很局促不安。我还一度试图提醒自己不碰触任何人,甚至变态到在下课走廊的楼梯阶上有人从身边擦过都要躲一下的程度,这种费尽心思的距离让我能暂时性的得到安全感并且拥有足够的自由,只是同样伤了人,而不自知。对那些爱我的人更甚吧,躲开了一次跟踪狠不得开香槟庆祝,这种变态让我恐惧我日后的时光,会不会真正需要一个人的时候却得不到,可我现在真的缺乏意愿去投身一场恋爱。

    哎~说小柳吧,小柳看完了《诛仙7》,萧鼎让读者足足等了两年,终于给了我们一个结果。“你看结局就这么薄薄的几页。”小柳说。可她是那么爱不释手不是吗。一会拿出来翻翻,一会评论两句的,我就微笑,两年等一结局,听起来多排山倒海啊!人就是这样吧,做什么事都想有个结果,就像一场暗恋,过程再艰难还会苦恋下去,为什么?希望等到对方的回应。也许等两年,也许更长,其实等的可能就是一句话,我们没办法说这叫傻,这就是最单纯的“暗恋”——Carry the torch。其实仔细想想,都有同感,过程要比结局经得起时间的考验,随着时间的流逝,心志的慢慢成熟,有些事情真的就看淡了,结局反而不重要了吧。等有天变老了,开始不断回忆了,我想不管暗恋的对象当初是没有回应,还是已陪伴一生了,都会记得那一段暗恋的滋味吧。我突然也想感受一次这种感觉!呵呵!

    我觉得能对《诛仙》爱不释手的人都是很有血性的人。小柳就是那样一个女孩子。她是那种一见就很容易让人敞开心扉的人,小小的,笑起来眼睛有特有的月牙弧度。她喜欢在上课前喝咖啡,但课上还是会打会儿小瞌睡,她就像她头上常扎的那个蓝色蝴蝶头饰,漂亮着,想要一直自由着~小柳,我的朋友,我想有天和你牵着手去买珍珠奶茶,你说好不好?

    我用“两年等一结局”作题目,我知道我是悲观的。如果一些事两年后能有一个结果,我会很有动力等下去;可如果一些事明知道没有结局,还想一直等下去,也许这场固执的坚持,会让人痛并快乐着吧~

    PS:前不久穿着棉裤,被二丽姐和小柳看成是外星人;现在穿绒裤了,又被大琦笑,我没觉得天气有那么热啊,那让我穿什么啊?

  • 2007-03-25

    三天 - [晴,有时多云]

    第一天   小雨

    关键词:[忙]、[毛毛]、[搬家]。

    关键句:[胸口阵阵憋闷的疼痛]、[在小雨中等了半个小时我的“催泪弹”]、[家搬的不爽]。

    第二天   雪

    关键词:[忙]、[洋姐]、[短信]。

    关键句:[梦里排山倒海的短信]、[等H的道歉]、[好想好想去作妖]。

    第三天   大风

    关键词:[忙]、[自己]、[离开]。

    关键句:[天晴言言想嫁人]、[没有眼泪我就不哭]、[幸福,我要得幸福]。

     

  • 这可是回哈市后的第一场秋雨啊,不过竟跟没拧紧的水龙头似的,哩哩啦啦的下了一天。早晨和大丽翘掉“李渔研究”,睡了个回笼觉,不再想他~

    降温十度,可丝毫没动摇我穿裙子的决心。我喜欢冷天吃雪糕,热天吃火锅,风天带帽子,雨天穿裙子,怎样!这就是我这丫头!用大乐的话说是“非典型状态”。

    大外又换了老师了,换得我都没感觉了,反正爱谁谁,爱换换吧。看见大琦,小侃了一下下,一如从前的亲切感觉,不同的是,我还是一个人,他有女朋友嘞!而且进展迅猛呢!

    中午开会的时候,大琦就坐在我旁边的旁边,我看着他打不起精神的样子就突然很心疼,我感觉他不是因为会的内容无聊,而是心累了吧,每天要应付那么多的人和事,可我除了默默支持他外,什么都做不了。希望大琦他加油吧!还有他的爱情,希望她能让他开心!

    是不是因为雨天,所以心情有些凌乱不堪,预感好象有什么事要发生,是不是太敏感了~不过我会时刻贯彻小穆老师的那句名言,“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对了,都没告诉她,今天见到她很高兴呢,俄罗斯的糖果好吃哦!

    好久没见到H,他好吗?生日快到了,今年想要什么啊?

    碎碎念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