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个星期都没有休息了,本来以为这样可以让自己尽量少想一些不该想的事情,可是每天我的小脑袋还是在高速运转,让自己有点招架不住。

    似乎新一轮的奋斗又开始了。本以为在青岛快三年的时间,我已经不再有刚开始初来乍到时的彷徨和恐惧,剩下的应该就是那些一如既往的勇往直前和大无畏的勇敢了。我自认为融入了这个城市,我不会再像从前那样,经常徜徉在不知名的街道上,然后徘徊很久很久,也不会因为一点点小事就揪心,抑或感动。但事实上,很多事情很多人都是一样的,越是熟悉了越是陌生。所谓的天长地久和一辈子有可能在下一个瞬间就崩塌。因为渺小,因为很多的无能为力。我总是这么悲观去想、去怀疑。

    生活也是周而复始的,轮回,有时候付出了什么总会在过去很久后的某个时间里就有了回报,过去的一些人和事总还是会在一些瞬间浮出水面,或者交织在一起。于是坚定了很多事情都不会有结局,充其量是一种所谓的一个阶段的完结。所以即使再怀疑,还是会用怀疑的眼光用心地去相信这个世界,给自己一条生路,也给别人。相信有因就有果,相信付出总会有回报,相信相欠的总要奉还的道理。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做以上的一些感慨。也许是这段时间,我真的经历了很多,看到了很多态势的发展,那种内忧外患的感觉经常困扰着我,就连一向值得骄傲的睡眠,也开始不规则起来,一个个梦境,串联起很多过往。心里像被人装上了一面钟,每天都会在凌晨四点左右被梦境唤醒。已经一周的时间了,所以经常强迫自己睡的晚一些,告诉自己只要从梦里醒来了就不怕,但每每听着每次惊醒时心跳的咚咚声,安静下来后还是会蜷缩在床上流几滴眼泪。

    我想我是不是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

    自己总归是没有能力去经受那么多事情的吧。

    很能原谅自己,我知道我只是个孩子,我只是个女人,没做过什么丰功伟绩也名不见经传,所以不想为难自己。不想再让自己这么累了。所以一直紧绷着的神经,在今天下午彻底崩掉,自己蹲在单位楼梯间离嚎啕大哭起来,眼泪就像车祸时的那个血流不止的伤口,怎么擦都擦不净,索性就让她一次流个痛快。

    越是自己在乎的人才伤自己越深。所以就越来越敏感,越来越承受不了那些一时的气话和不理解。我真的很难过,很怕。似乎就是这样的,我们都有个通病,总是会对爱自己的人说出很多过分的话,因为知道因为爱,对方最是会给予最多的宽容,可是有没有想过,对方的心情是怎样的,你在盛怒的时候都发泄了,但最难受的却是自己爱的那些人。她们在为你担心,她们在觉得委屈,她们在伤心。如果有一天因为你的任性,导致身边爱你的人都没办法再包容你了,无法再娇惯你了,你会不会伤心难过?

    且行且珍惜。不管在任何时候,珍惜身边真正对自己好的人,要相信,要用心。自己开解自己,也想告诉我爱的一些人,我们时刻要爱,不要偶尔伤害。

     

     

  • 青岛开始降温了,崧哥的天气预报上说,今天有阵雪。一整天,老天爷都阴沉着脸,咳嗽,全身发冷,只有额头在发热,还是坚持着做完了旅游版。早退,但快走出报社的时候,突然想去看看崧哥有没有到,前几天一直都没有见面,好像也好久都没一起出去唱歌了。跟崧哥小聊一会儿,他突然指着窗外说快看快看~大片大片的乌云正在迅速地且以匀速向东行进。变天的征兆。

    走出海信慧园的时候,大风把我齐腰的头发完全吹乱,我想如果崧哥在的话,一定会拿着相机狂拍不止。抬头看天,想到爸爸原来告诉我的话,云往东,一场空。意思是,云往东,风霜雨雪都不会有。我也觉得这场雪得难产。或者如同前不久那场青岛的第一场雪那样,雪片子到不小,可以下了不到一刻钟,还是连个影都没留下···

    就像,昨天,某人看着我来我走,只是看着我,最后还是无动于衷。注定是一场空。

    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只是走在霓虹闪烁的南京路上,小雨凉飕飕的,我就想,靠,原来我那么爱着的人现在就怎么就没有感觉了呢?!

     

     

     

  • 2008-10-07

    聊哉6 - [雷,妖言祸众]

    晚上十点开工,一直要看着天渐渐变亮···曾经,那是很痛苦的一个过程。遇见的人,或是沉默的,或是开心的···有时候,只是询问地点,再无半句多言,有时候,遇到个口若悬河的,就彼此拿着个自生活开开玩笑···

    就这样,天就亮了···

    10月5日凌晨载我回家的那位大哥,因为听错了我说得路名,而差点把我给“拐卖”了。我们也是从此打开了行驶一路的话匣子···

    不在乎他每次关键时刻不在身边;也不在乎他能不能给自己个未来;更不在乎他有老婆有孩子有情人。姐就是爱他。心甘情愿陪他做任何事,心甘情愿想把最好的都给他,心甘情愿就那么爱着···

    ——“我很心疼我姐,我一看见他眼眶红红的,我心疼的直想掉眼泪。”

    ——“刚送你出来的,是恁亲姐?”

    ——“恩,不是一爸妈生的,但是我亲姐。”

    ——“小嫚喝多了撒~告诉恁姐,三条腿的青蛙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可到处蹦呢。恁跟恁姐都漂亮,肯定能找到好的。像我们现在想换都没有办法了,孩子都二十好几了,就得一根绳子走到底了。哥们见面打招呼都是‘离了吗?’就跟问‘吃了吗’一个样。每次回答都是‘还那个。’就跟每天早上都吃豆浆油条似的。”

    ——“也许我们缺少的就是像您这样的安稳。但是您也年轻过,您知道爱一个人的感觉吗?或者说您能告诉我什么是爱吗?”

    ——“······“司机师傅意味深长地摇了摇头。当时我有种错觉。好像是一方丈正在开车。

    爱一个人的感觉是,一向保守却可以不在乎他曾经跟过多少女人上床,是钱如命却可以不在乎他钱包里的MONEY,明明一无所有,却愿意把自己微薄的又最珍贵的青春全给他······

    而,什么是爱?爱,必须是自私的。

    但对于我姐来说,两个脚已经深深地陷进了大泥巴里,我真很想揪着她脖领子把她拽出来,但是我现在也是刚刚解毒还处在手软脚软底气不足的阶段,心有余,力不足。话说回来,如果不是在这里遇见某人,我想我肯定不会理解我姐的这种爱。当然了,用我姐得话说我陷得还是不够深。但是那是我极限了。算不算最爱我不知道。

    是的,她显然是更胜一筹。可是我姐的感情,显然也不是根弹簧,做不到收放自如。放出去了,我们这些外力想帮忙,都够呛能收回来了。

    说帮忙或是说弹簧的时候,我再次底气不足······

    那么,自己的弹簧收回来没?

    只有我自己知道。

     

     

     

     

     

  • 给我一个爱我的理由,让我爱上你~~~~~~~~~~~~~

    你的睫毛很长

    你~~~~~~~~~~~~~~

    这就是一个爱我的理由,再你你你的就怎么也你不出来了

    我当时就乐了,感觉真创意。

    说谢谢

    说再见

    有时候问自己,什么时候生活可以围着爱情转?我可以认真的听一个男孩子说我爱你,看他焦急的等待,然后在午后阳光里我眯着眼睛告诉他,好,我们在一起。微笑,牵手,拥抱。

    其实彼此相爱,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我怕投身一场恋爱,付出的太多,最后遍体鳞伤。

    不是不相信,是不想轻易相信。我怕那个人不懂得珍惜。

    所以等待多过一个人去爱。至少安全。我是个常常没有安全感的人。

    我可以对你微笑,我可以对你流泪,我可以跟你分享快乐悲喜,可我就是不跟你说-爱-。

    也许我可以爱上一个朋友。

    那么给我一个理由,让我爱上你。

     

     

     

     

     

     

     

     

     

     

     

  • 爱的路千万里 我们要走过去
    别彷徨别犹豫 我和你在一起
    高山在云雾里 也要勇敢的爬过去
    大海上暴风雨 只要不灰心不失意
    有困难我们彼此要鼓励 有快乐要珍惜
    使人生变得分外美丽 爱的路上只有我和你

    曾经我想我一辈子只会爱一个人,现在我没有爱的人;曾经我想我会和他在一起一辈子,现在,我是一个人;曾经我以为我不会爱了,现在我仍然相信爱~

    我很少说我的爱情,甚至在我最好的朋友面前。我还记得我突然找到《I  want  to  know  what  love  is》的感觉时想让周围所有关心我爱情的朋友知道的心情,我知道我要在爱的路上走下去,可我没办法委曲求全,廉价出售,玩“速食”,我也没办法消除曾经爱的印记~

    现在,我还是想和一个人在一起一辈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