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相较于前不久像个无头苍蝇似的东忙西窜,这段时间我一直“宅”着,每每沉浸在书的海洋里无法自拔,生活因为有了书变的执着单一清静起来,话也少了,没什么不好。

            由于今天岛城的天终于有放晴的意思,我也突然意识到疏于跟很多朋友联系让我变得越来越闷骚起来,于是打了几通电话,就有了自卑感,最近很少说话发现我的舌头明显僵硬了,影响了我神侃的水平。

    6月马上就要来了,很多人的婚礼都选择在六月,比如罗鹏的、比如我最最要好的洋儿姐。

         在网上询问洋儿姐的具体婚期,就有了下边可笑的对话:

    大宝14:09:55

    你丫几号出嫁,我记不清了呢

    大宝 14:10:09

    6月份是不是

    洋儿  14:10:12

    620哈哈

    洋儿  14:10:16

    我要结婚了嘎嘎,你不为献上祝福啊

    大宝   14:11:28

    祝你跟广军父亲节快乐

    洋儿  14:12:09

    啊 !靠的

    洋儿  14:12:12

    真能整,那我俩新婚不快乐啊

    大宝   14:13:34

    嫩俩新婚有什么好特别快乐的,丫的在我眼里都老夫老妻的了

    大宝 14:20:46

    我在想如果回去正好能赶上过端午节

    洋儿  14:21:32

    呦 想的真好啊 端午节吃元宵吧

    大宝  14:22:14

    吃粽子了,你爷爷的

    洋儿  14:22:25

    那吃月饼呢

    大宝  14:22:25

    不就是要成已婚妇女了吗,脑子怎么还不转了呢

    洋儿  14:22:47

    已婚好啊 已婚有女人味道

    大宝  14:23:24

    你丫以后要是在端午节整出元宵来吃,将来你婆婆不嫌你,你家孩子都得埋汰你

    洋儿  14:23:48

    嘎嘎 嘘~

    大宝  14:24:55

    我跟你说哈,我最近迷恋看书,差不多得有一个多月没在网上侃大山了,跟人话说得也少,每天就是书啊,废寝忘食啊,今天我朋友给我打电话频,我发现我舌头都不打转了

    大宝  14:25:16

    我现在再不跟你频我就被OUT

    洋儿  14:26:21

    哦 我一直认为网上交流是一种文化熏陶没想到还有个学名叫侃大山啊

    大宝  14:26:53

    好好,以后我想跟你聊天了,我就说,亲爱的,我们文化熏陶一下吧

    大宝  14:27:18

    娘们,来10块钱的文化熏陶

    洋儿  14:27:20

    那对 你可以说我开始熏一下吧

    洋儿  14:27:42

    哎 俗 是女士 熏一下吧

    大宝 14:28:05

    女士,熏一次不收费吧

    大宝  14:28:18

    熏熏更健康

    洋儿  14:28:22

    不收费 你不要我钱就行

    大宝  14:28:23

    今天你熏了么

    洋儿  14:28:43

    你熏 我熏 大家熏、

    大宝  14:28:54

    文化,你熏我也熏

    大宝  14:29:00

    文化,天天熏

    大宝  14:29:16

    很熏很文化

    大宝  14:29:28

    文化,熏一般的感觉

    大宝  14:29:44

    熏,你的下边有四个点

    洋儿  14:30:14

    靠的,我先晕一会

    大宝  14:30:30

    你被熏晕啦

    大宝  14:30:43

    我被熏黢黑

    洋儿  14:30:44

    晕的时间很短不要走开

    洋儿  14:30:56

    晕后更精彩

    大宝  14:31:44

    大家晕才是真的晕!

        “文化熏陶”很重要,我们每个人都需要彼此“文化熏陶”,上班的时候“熏”一下缓解压力;很久没“熏”了出来“熏”有助于感情交流;晚上下班以后“熏”一下,大发寂寞······

            忘了说的是,最近校内上一东北哥们加我,是我初中一校友,超能侃。今天洋儿姐说他是林业局扑火大队的,不是什么好鸟,我说那还不赶紧让她老公放把火做掉那些扑拉蛾子,真以为能扑火呢·······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又重拾了信心,只要“熏熏”我我就上道,呵呵。

  • 2008-09-04

    聊哉3 - [晴,有时多云]

    各有各得生活。

    上班下班“循规矩”,最近开始跑步,因为最腐败的就是丫公务员们,美其名曰减肥是为了未来的老公,其实是自己觉得在这样下去不成,体重频增连自己都看不下去了。洋姐向我炫耀她5000米跑了40分钟,牛拜的快找不着北了。那时候的我刚喝完药,夹着温度计裹着大被,想到她那滋润的小日子,眼睛都绿了。不过庆幸的是俺现在的身材很苗条。

    有时候我们现在的生活并不是我们想要的,有时候,我们得到了想要的生活其实并不适合。

    洋姐、大冰、玮巴~这些女人,都是我年少时陪我走过风风雨雨的死党,原来我们说过永远在一起,我们也从没恐慌过有一天会分开,我们想要的生活是轰轰烈烈。可貌似,最想平静下来的我,偏偏一个人扎根在外了。我从来没想到,洋姐会甘心回家当一个小导游,快跑了大半个中国的冰安分守己地留在哈市,而最没耐心最不喜欢小孩子的玮巴,竟然当了老师。这些祸害都不祸害了。嘉荫现在很和谐安宁。

    而有时候,最应该反省的是我吧。其实我知道,洋姐是为了一个男人才回家的,她甘愿放下自己的理想。大冰是在留守,因为她怕她的男人回来找不到她了。玮巴更不能走,因为她已经认定了一个人。所以我走得理所当然,走得应该是义无反顾的。我记得BACK最后对我说,他说,大j,走吧,千万别回头,我知道有些事情你还是没办法释怀,你记性太好了。其实,back不知道,即使在青岛,我也还是会时常想起有我20多年回忆的地方,经历的,好的坏的。只是我在这里没有那么多时间。而且我爱的人出现了。虽然他让我很痛苦。所以我现在是真没有退路了。前段时间我真的是在一次次的动摇,然后再一遍遍地否定自己的动摇。其中的苦,只有我自己知道。当亲情友情爱情都不在服务区内的时候,工作丝毫没有动力。某人说,至于吗?我说,至于。

    老师是小玉梦寐以求的职业,现在她如愿以偿了。我想现在的她应该不会再像前不久午夜打来电话时,那般不自信了吧。能做自己喜欢的事也是很不容易的。H是必不可少的话题。我知道那是那娘们最想从我这儿知道的,我好像也开始异常地放纵起来。我想这个时候,她现在是需要这个长久以来她一直坚持的东西,作为动力来支撑她的。

    我一直觉得我变得越来越社会了,而H还是H。也许四年我真的是像H说的那样,不开心了,无聊了,郁闷了的时候总会骚扰他。原来没感觉,现在想想,貌似还真是那么回事。所以现在这个毛病也改不掉。我不想说的时候,有人翘我的嘴都不管用,我想说的时候,我闭着眼睛都会把电话拨到H那边。言言取笑过我,他说你有跟H闲扯的时间和金钱,都用在LP上,就早把事摆平了。显然,习惯已成为自然。显然,我已经被H四年的摧残,把这个人弄得根深蒂固了。其实每个女人身边都有这样一个男人,他不是她爱的人,也不是她的男朋友,但是她所有的事情都只会跟他说。现在H工作努力,又在爸妈身边,继续做着单身公害,最幸福的就是他了。

    言言自从考上研后,就跟变个人似的,我觉得自从她被一爷们抛弃之后,她就成了哲学家,或是二郎神,开了天眼,把什么事情都看的无比透彻。本来我是想回去抽那爷们两嘴巴子的,但是现在我很矛盾的酿。在我最难过的这段日子,其实言也在失恋中,可我丝毫没有察觉,还说了很多诸如她是热恋中的人,快晕歇菜了,根本我这个刚清醒过来的人的心情。我现在知道,这段日子她比我苦,要承受失恋的痛苦,还要不停地开导安慰我这个该杀千刀的。换成是我,也许我做的不会有言言好。言对我说,也许在我充满荆棘的路上已经有很多朋友在替我分担包袱了,而她想做给我在前方披荆斩棘的那一个。当时,我感动的热泪盈眶。

     

  • 总会在午夜清楚地听到邻居家的大钟有节奏的响过12下,告诉我新的一天又来了。

    改掉了凌晨上网的习惯,所以总是在第二天的这个时间敲些字,在这里,玩笑的话越来越多,心里话说的越来越少,就都倾诉在这里。

    奥运这两天大家都很忙,我比他们幸福的是,每每出去兜风抓新闻时,都有专车供我差遣。谁让俺那摄影记者是俺老相识呢。很好很体贴的姐姐。

    每天都很晚才回家,出租车外的世界还是霓虹闪烁,家里已经熄了灯,家人都已睡下了。很久没正儿八经的在家里吃顿饭了,想起大学时代的自己,那时候真的很腐败啊,我常常一个人慢慢悠悠地一顿饭吃一下午,然后还意犹未尽地叫来几个好姐妹续摊。如今想想真他妈奢侈。

    主任说这两天看见我晚上十点回来又开始忙着赶稿子,有点心疼。告诉我不要这么拼命,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她说还记得我刚来时是个那么漂亮爱打扮的小姑娘,现在弄得又黑又瘦的。

    我只是不想停下来。

    认识得人越来越多,同事相处越来越和谐。我不是他们开玩笑的交际花,也不是万人迷。我只想每一天,每一个瞬间,做我想做的事,其余的都跟我无关。

    人的感觉其实是很微妙的,也许这一刻还深爱着,可能在下一刻感觉就淡了。现在,我爱这份职业像爱某人一样深沉。也许这就是我一个人的事。我不想未来。

    如果你们有事情,如果你们不开心,我的朋友们,请你们一如既往的想起我。虽然我的工作注定让我总是比你们忙,但是只要你们需要我,只要你们突然想起我,相信我,我一直在,从没离开。我从来没忘记过任何一个人。这段时间,你们每句不经意的话,我都记在心里,那些足够温暖我,放心,即使身边没有你们,我也从不孤单,你们给我的祝福和关心都在我心里。希望一切都好。我答应你们,在未来的某一天见面,我还会是那个会露出你们喜欢的清爽微笑的大J,说自己永远18岁的大J。什么都没有变。

  • 首先我想说,我知道今天是七夕,我知道。

    我一个人很正常,我已经习惯了,只不过,平时有朋友陪,其实现在也有,只不过现在我选择一个人。

    默默。

    是战友也是朋友

    文君今天回淄博。工作的关系没办法去送她,我想我能为她做的最奢侈的事情就是陪她玩到了凌晨。我还记得在凌晨还来不及落地的眼泪都被大敞的车窗外的风给吹跑了。一个月过去了,在报社创刊初期,一起战斗的战友,走走散散,元老已所剩无几了。最艰难的那段时间,我们相依为命,在一起策划了很多稿子,而如今,报纸慢慢上道了,又一位战友选择离开。

    文君的离开让我想起了学生时代然然姐辞掉学委工作时,我的心绪。如今却已不像从前那样激动。离开,也是需要勇气的。文君说报社的一切都不吸引她,除了我们这几个朋友她没什么留恋的。其实工作是有很多无奈的。只不过我们选择撑下去,她决定做出新一轮的选择罢了,我们都希望自己还有朋友会越来越好。

    这个女人鉴证了我爱情的全过程,她离开了报社,恰好我让我的爱情也离开了。我第一次让眼泪流了下来,就两行,一行是对朋友的不舍,一行是对感情的终结。终究这两样都要离开,在秋天。

    不是爱人也不是敌人

    曾经,他在我身边,我努力工熬作努力爱,我幸福地做着宣言,我要我的事业和爱情两手抓,两手硬。当工作陷于频频有人离开的恐慌和越来越大的压力时,当我跟他的矛盾一天天激化,已经到了我不想再爱下去的时候时,我开始怕到头来两手抓的都是流沙了。现在,至少是我已经松开了右手。前不久的彻夜长聊,我看似偏执地坚持,其实已经决定放手。第二天晚上去了台东,走过他带我走过的每条路,音容笑貌。OK,就以自己还算完美的姿态怀念一下,然后说谢谢,再见。我想我以后仍旧会去万达看电影,逛街,打台球,吃饭、走电动天桥,甚至在某一天就会在第一次等你的那家婚纱店拍婚纱照。我不感伤,都是幸福的记忆。我们不是敌人当然不会再成为爱人。

    最近回家都很晚,每每抬头看,岛城都是难得的漫天繁星,我就觉得光明了。

    怎么着我还这么年轻,怎么着还算个美少女,怎么着拥有的比失去的多,怎么着现在喜欢我的人还算不少~

    可是谁能这样洒脱的忘记?

    奥运终于来了,明天要忙喽,加油吧,虽然又是个寂寞的季节,但是秋天,也是一个收获的季节。

  • 头发最长的那绺到腰了。然后就捉摸着不走时而清纯时而嘻哈的路线了。那天逛街试了假发,发现自己短发也蛮精神的,然后就总是想剪了,可也想这是大事,得好好酝酿,这其中考虑的因素有很多,例如在选择理发店上,万一给我剪砸了,一时半会儿长不上,我就真得带假发了~于是我逢人就问我把头发剪了行不行,结果没一个响应我的。文涛说,女为乐己者容。我当时就晕了,我说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啊。他说你别剪了,我喜欢长头发。我说好,那不剪了。然后就觉得我俩这嗑儿唠的真是暧昧啊~

    开始早晚锻炼了。觉得体质越来越弱了,这样老的快。今早起来牙龈肿了,小姨说最近我上火了。可是我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什么事情值得我上火,我觉得我是闲的,我发现我一闲着就难受。俗名贱骨头。貌似不该这样诋毁自己哈。晚上会跟俩龙凤宝贝儿下楼踢球,打羽毛球,跑跑步,然后在小区广场上摆几下自以为很地道的街舞招式,笑笑闹闹,像个小孩子。早晨下楼的时候会先发信息叫下文涛,他在烟台打球我在青岛边跑步边唱歌练气,然后保证吃饭,呵呵,这是我俩的增肥计划。

    刚刚看了晓玉为我写得博,感觉暖暖的。原来有个人是那么了解我了。同时也觉得自己没她说的那么完美,只是一直在做自己罢了。还有我的所谓“冷淡”,我是有名的“热冰棍儿”我知道。其实不是所有朋友都能理解的。但是她知道。恩,恩。感动中~

    希望我们都好好的吧。总会有那样一个人就在不远的某一天熠熠生辉的站在我们面前,相信我,晓玉。

    最近我总是在乱糟糟的写一些东西,呵呵,凑合看,像这样的闲情逸致也快结束了~

     

     

  • 最近出于亚健康状态。打不起精神,还总感觉累。天天对着电脑,要不就绣十字绣,反正什么闷骚的事都让我干了。结果颈椎、腰都疼,手不听使唤了,眼睛也不好使,脸起了几颗痘,反正没有好地方了~

    然后天天在网上跟文涛哭穷,要不就说难受,都瘦了。然后他就说过两天过来青岛。听到这话我马上人就精神了,我的目的终于达到了啊~

    我觉得自己真是个坏孩子~

    他上班时间我就总是在QQ上说话,他就得陪我,好不容易下楼抽根烟的功夫我还得打个电话骚扰他,他说我打贵,就还得给我打过来~

    这就是我青梅竹马的好哥们,呵呵。

    我说你是跟同事过来啊,还是带着小蜜过来。他说我带着钱包过来。我说你看我又瘦了,他就说那咱增肥。我说我已经闷骚到一个人去看海了,他说没事,总比我一个人去洗海澡强~

    说了很多话,确是计算不出多少个年头没见了。上次见面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可是真的是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了。他说庆幸我们都没变。

    只是最近的四年他在西安我在黑龙江,四年之前他在烟台我在嘉荫。

    发了张近照给他,说我还是原来的长相,一点没变。可是我挺怕他来我认不出他了,如果那小子不再嘻哈而是穿着西装来,如果那小子不再痞痞的说话而是一本正经的来~但是我想还是高高瘦瘦小眼睛健康色吧

    写不下去了。当我看到一些话后。

    这句话不想在Q上说,这里他看不到吧~就说在这里吧:文涛,我们可以一起去海边啦~

  • 她喜欢他。

    她想为他做一切事情。

    她做了很多疯狂的事情。

    他不喜欢她。

    她对我说她喜欢她。

    她让我告诉他天气干燥要多喝水。

    她说她怕他。

    我对他说她让我告诉你天气干燥多喝水。

    他说谢谢,你太假了哈哈哈哈。

    我苦笑。

    我想他。

    但是我真的是替她传达。

    我知道的他和她的故事。

    他是我好朋友。

    她也是我朋友。

     

     

  • 难得在网上遇见文涛,我说我在青岛你过来陪我要不过来接我。可是我突然一下想到,他现在应该在西安而非烟台的家,开学了呢。他说假期回了嘉荫,给我发信息我没回,以为我不理他了。其实我根本就没收到,再说他也没惹我。

    多久没见痞子文涛了呢?两年多了吧,记得那年他回嘉荫,我们天天泡在太阳底下,这小子特愿意把自己整得很嘻哈,有次我在他家楼下等他半天他才下来,还跟做贼似的小跑着出来,我还以为怎么回事呢,就听他奶奶在楼上撕声力竭地喊他回去,说他怎么能穿着睡衣出来,当时把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我想这小子肯定还是老样子,追赶潮流,另类,经常挑个刺儿什么的,打个架斗个殴的,从来都不知道妥协的梗样。时而还会范点例如在卫生间用小灵通给我打电话,结果把手机掉到厕所里的尴尬事儿。跟我张扬着他的真实。嘿嘿,想念那个厚嘴唇,高个子的帅小子了~

    现在,我突然有个想法,我真想把我想念的那些人统统抖擞在这里。晾晒在青岛的阳光下,告诉自己和经常来这里的人们这些人那些事对我来说有多珍贵~

  • 2008-03-18

    这些人 - [风,那些花儿]

    [神秘人]

    今天早上言言还劳师动众地给我打来电话,问我最近经常在我博上留言的人是谁,不留名光留个“点”。其实也不算言言同学劳师动众,她一向那么三八。然后一顿假设推理,就是她脑袋里那点狭隘的套路,自己越白活越乱,就开始审我了,我说我也不知道,神秘人!(自从我看完《长江七号》之后我就神叨的。汗~)

    我倒觉得他挺逗的。打“他”是确定是个男生,因为我身边女生没那么含蓄的;也应该是个身边比较熟悉的朋友吧,要不咋说请我吃饭呢,不太熟的人也都知道我不可能随便跟他们一起吃饭。反正我不着急知道是谁,我就等着他请我吃饭!看他能不能把留言进行到我回去!

    [仙儿人]

    我很想念仙儿人——我阿梅姐。我能想到她天天过的腐败日子。早晨十点起来,坐床上开始想吃什么呢。终于想明白了,看有没有人能给带饭,没有就自己爬起来,洗洗漱漱的磨磨蹭蹭的十一点了,吃饭高峰期啊,等~~~~~~~~通常这段时间她都挥舞着鸡爪子,扭着水蛇腰,涂抹星子乱飞地跟寝室人侃大山。十二点了,出门了。肯定走出去不远就得想起来忘带东西了,还得再回去一趟,拎个壶,拿个纸巾什么的。吃完饭回来,又该睡觉了,一下午也就没了,然后又到吃饭时间了。吃完有伴的话上图书馆,回来又睡觉了~~~~~~~~~~~~~~呵呵,看见这段她准说,你老婆婆的,等你回来小哥我不擂你的。

    其实我梅姐很勤劳,她早就规划好了未来,而且已经细节到将来家里没储备粮食了,懒得做饭了,就磕个鸡蛋飞个汤啥的。虽然我梅姐总是丢三落四的,甚至是给她出主意让她把东西放在固定位置,她都能把固定位置忘了,但是她帮我办事从来不马虎,把我重要的东西都放的密不透风。

    小哥,很想念你。寝室里少了我配合你耍宝是不是有点寂寞?

    [亲人]

    亲人的力量就是让我觉得到哪都不孤单。妈经常来电话发信息给我,倒是我,不经常联系她。主要是怕她担心。其实妈也是报喜不报忧的,平时打电话都是在问我怎么样,要注意什么,而她住院的时候,有不顺心的事情时,我知道的时候往往都时过境迁了。我这个孩子特别不愿意欠别人东西,特别是感情。可是我知道,我欠我妈的,注定是一辈子也还不清的。

    [我]

    我,还用说吗?还那样~~~~~~~~自恋!

     

     

  • 2008-03-16

    加油! - [雷,妖言祸众]

    当我在清晨去接老尧,看她站在不远处等我,阳光以30度斜射在她脸上,我有种错觉,还以为是在哈市。

    那时候我俩经常凑在一块纸醉金迷的,跟俩同性恋似的。

    现在,爱上同一个城市,想要一起挤进去,可现实残酷的是每次都是带着希望冒着鞋被踩掉的危险挤进招聘会去,带着失望冒着鞋仍旧要被踩掉的危险从招聘会挤出来。

    然后坐在必胜客里沉默,还要付掉身上单薄的MONNEY。必胜客很贵~

    睡不着的时候会想H在干什么呢,那些猜测很诡异,就像我猜测对楼的那家,为什么每天通宵都不关灯一样。

    很诡异。

    头发很长很长了,真好。可是,为什么什么都涨了,小老百姓的工资就是不涨呢?不涨的话,我怎么指望我将来的工资够我糟蹋呢?

    我想我还是那个时刻需要有人安慰和关怀一下的小孩,虽然我总是说我很好。所以像现在这样每天都有朋友给我发信息,在网上陪我侃,会让我少很多例如今天飞回去明天再飞回来的冲动。

    现在收到最多的话就是“加油”。什么都要加油,就连刚才我跟朋友说我去吃饭了,一会说。他们都回的是,好,加油!然后我就纳闷了,这加的是什么油呢?是让我快点吃?让我多吃点?还是让我往菜里多放点油?

    好吧,那我也说,加油!认识我的朋友都是最棒的!

    PS:刚才大圈说哈市这噶的昨儿下雪了,今天化得稀的流的。听到这么“北”的话,我很亲切~撒花!!

     

     

  • 家乡的正月十五年年如此。放灯、滚雪、看焰火。这一系列对外乡人而言新鲜不已,对我来说仍旧是乐此不疲的。因为,一年里只有这一天,属于中国的傍着这座小城的黑龙江上会是一片烛火,他们承载着小城人们的所有愿望,跟流星媲美;因为,一年中只有这一天,无论男女老少都可以肆无忌惮地在雪里打滚而不用担心被嘲笑;因为,一年中只有这一天,可以看到连续不断长达两个小时的焰火绽放在天空,只要一抬头,就会看到幸福。

    所以告诉自己,接下来的离开便是那幸福的延续。

    那座城市不是第一次拜访,不同的是,原来我是个游玩的过客,我可以熟悉的细数那里的一切。如今我是个入侵者,我想“城市”投射给我的,应该就是陌生。

    一个假期,说要把论文写完,结果一字未动;说一定要养得白白胖胖的,结果一斤未长;说对家人恋恋不舍,结果说走就走。似乎说的都没做到,一如我对朋友说过的那些陪伴,一下子都无法兑现了。可我是那么那么希望能和小柳一起牵手去买奶茶,那么那么希望在小玉身边,倾听那些她说只想对我说的话;守涛的一饭之约,BOBO的生日礼物,繁荣兄说的等他回来,还有,欠帅哥冰糕的那些情谊~~

    我都记得的。

    而我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和大冰一起去放灯了?那天她说起,其实我很难过。那么明天就要在一起。我最好的朋友。

    然后,把回忆放在皮夹里,看完烟火再启程。

     

  • 昨夜还是失眠,却没想到凌晨H也没睡,终于要回来了吧,我想念他。朋友的力量或者说H的力量就在于只是短信里几句简短的闲聊却能让我握着手机带着小小地幸福安然睡去。

    小姨父来到哈市,十来年没见了,那时他都还没有跟小姨结婚亦没有成为现在的“王总”,而现在已经是个事业有成,财大气粗,浑身散发着成熟男人魅力的人了。话还是很少,但看他的眼睛就觉得可以洞悉一切,我想这就叫成熟,年轻小伙们再怎么装都白扯。

    吃了顿饭,见了很多其他什么什么“总”。席间我想起了曾经什么都不太懂却还装大尾巴狼跟老爸老妈去大饭店蹭饭的日子,想起跟好朋友们张牙舞爪的胡吃海喝的日子。是那么肆无忌惮。而这一顿饭别的不说却有种感觉很强烈:自己真的就要告别学校,告别学生时代了~那是种难以言喻的心情。

    忙碌。疲惫。欲哭无泪。还有,孤独。每天起床总是茫然,就那么天亮了,就那样新的一天又开始了,可是在这里我就是一个人。所有的决定都是我一个人。不敢往家里打电话,怕家人听出自己要哭的声音。老妈曾说,你看老天爷多喜欢你,让你没受到过什么挫折却总能得到想要的。那是我第一次一本正经说那是因为挫折是我的,我只会让您跟我分享我得到的喜悦,其中的挫折,艰辛,委屈我可能永远都不会告诉您。有时候想,要不嫁了算了,至少累的时候有个肩膀。可那又怎样,还是要一个人面对。

    冰糕在电话里声嘶力竭的喊“你不是一个人,你不是一个人!”恩!真的还有那么多朋友在支持着我。我要坚强!

    真想抽时间去看小杰子,还有她妈妈,说一些开心的话题让阿姨和小杰子开心,快些好起来。可是那么多事情牵绊着,让我无能为力。我知道小杰子会明白的。可是自己挂念,只能不停的跟大扬念叨。唉~~~~~~

    生日快到了,繁荣兄说给我的礼物在积极地筹备当中。最终还是回不来了,对啊,工作还没稳定下来,怎么能因为我的生日就~~~

    还好我想H回来会陪着我的吧。在2007年的尾巴上身边有人陪伴总是好的吧。我只想握着手机睡去,不想茫然的醒来。

     

     

  • 在一起的时间,总是感觉过得太快,快得仿佛要接近光速了。我明明知道小杰子的妈妈生病了,我也很清楚我的考试迫在眉睫,不能够再逃一节课了。可我还是固执的希望能再多陪伴几天。

    洋洋突然有急事不得不离开,这也让小杰子提前走了。我就又被狠狠的闪了一下。

    那晚大扬喝高了,走路都是S型。送走小杰子,话少的他对我说了很多话,我觉得把从认识他以来对我说的话都加起来也没那晚多。

    回到寝室,接到小杰子的短信,他说,下次不这么匆忙了,保证。我想到,下次,下次是什么时候呢?下次,他来了我又会在哪里呢?

    给大扬打电话,告诉他小杰子上车了。眼泪还是没憋住掉下来了。整毛了大扬。然后不停地说有他在,有他在,他再也不玩失踪了,就天天跟我屁股后面~,而我的眼泪就跟坏了的水龙头一样,哗哗的怎么也止不住。

    原来大扬就好几次说过,谁哭都成就受不了我哭,我要是哭他就崩溃了。而这么多年我好象真就争气,没跟他面上哭过。见面总是野蛮相向,在外总宣称我是他野蛮师姐。

    我跟大扬说,其实我就是心里难受,最近走的人太多了,我都明白,我都懂。有聚就有散。可我就是难受。

    这几夜又失眠~一直看着由黑变灰,渐渐变亮的天光。想着我的那些散落在天涯的朋友们,想着北方的寒冷,和心的温度。然后起来,象个游魂。可是游魂会不会一夜之间哑了嗓子?会不会有一双几天红肿不褪的眼睛?会不会自虐般地弄伤自己的脸?

    我想我就是这么多人中最幸运的一个。却又是最不幸的一个。幸运的是所有的不幸都没发生在我身上。不幸的是只能看着那么多的不幸发生在自己朋友身上,自己却渺小且无能为力。我总是会想起曾经,年少时的我们,十几岁的单薄身子,捧着满满的单纯和快乐,即使有天大的事也牢牢地站在一起。我是那么那么希望我们都没长大,即便是长大了我们还是在一起的。不会向现在这样隔着千山万水挂念。

    大扬一直都陪着我。有时一天不说一句话,只是陪伴。有时会说起过去。就是,不再提将来。不提我的离开,不提工作,不提感情。

    觉得时间过的真快。觉得自己变了太多太多。好好坏坏。真真假假。忙忙碌碌。聚聚散散。快二十三年。

  • 经常来大J博的朋友们你们好!我是你的我的好朋友大J的好朋友。也许你认识我,对啦!我就是未来前途无量誓做娱记的阿言同学,鼓掌!!!

    这个游戏是这样的,就是我进入自己好朋友的后台,去她的博客当一回作者。由于我的博不在blogbus上,没办法向她发出“共博”申请,所以在我的威逼利诱下,终于被我骗来了密码,哈哈!“共博时代”开始喽!

    OK,进入后台我们玩些什么呢?想了解一下那个有些神秘,有些脾气,表里不一,不愿轻易说出心声的我们的好朋友大J的近况吗?哈哈,机会来了,让我们现场在QQ上连线她吧,她现在在外面刚吃完,正在找网吧呢,呵呵~,让我们等会儿她,小妮子,很不情愿。

    以下聊天纪录,蓝字是我,粉红字是她。

    败家娘们!

    这么玩才新鲜嘛,你不就喜欢新鲜玩意吗,不许骂人啊,可都整博上了啊!

    那把骂你那句先删了阿,呵呵。你这不就是把那个什么点名游戏给换个样吗,还给变麻烦了,有啥回去直说呗,我姐妹还要买牙膏去呢。丫的,回去给你洗脑,密码让你骗去了,我看你是闲出屁来了。

    这叫创意。应该高度赞赏,今天你要有问必答!

    你是狗仔队队长,我就一小老百姓,问俺啥?

    这话带有攻击性。其实这不同于网络点名游戏,这属于谈话节目,“阿言有约”!

    晕~

    下乡回来变化挺大啊,受啥刺激了,要寻第二春啊?

    这话带有攻击性。

    没有,没有,我们就是都觉得你漂亮很多,跟你一起走,看你的人刷刷的,现在。我有些嫉妒了。

    是吗?我整容去了。

    扯,好好说话~

    你看,众所周知,我天生丽质,呵呵,心态好的事吧。

    没想找一个?

    都成西红柿了,没人要啊!

    屁!我看小高那孩子挺好的。

    挺好,给你介绍介绍?正好他上班挺累的。

    不跟你贫,说实话,你说认识你这么久,咋就没见你对谁动过心呢?哪类型的男人才能吸引你啊?

    个子高的,发质好的,会穿衣服的,有型的。例如黄立行那样的,不帅,但很酷很男人很有型。

    呵呵,总算配合,多说几个字了。

    给你面子。

    那接下来怎么计划的?

    多陪陪朋友,怕以后见面次数少,不能经常陪伴

    人家都忙找工作,你忙着陪我们玩?

    啊!工作是以后的事,现在忙工作,以后忙啥,好朋友比好工作还难遇到,其实是我赚了。

    未来就什么都不想不急啦?

    还写东西吗?

    很少写。脑袋里很少想东西了。不过你看我博更新的还算勤吧,能写很多心情了。

    那画画呢?

    偶尔吧,天冷很少动笔了。看得多,越来越喜欢梵高了,很有现在恶搞得意思。

    天冷也是理由啊?你一直这么无厘头搞笑,你身边的男生怎么看?

    我哪知道。应该觉得没心没肺的,适合做哥们吧。

    其实大J是表里不一的是吗?为什么要这样呢,有点拒人千里,不想被了解的意思呢。

    不用把什么都写脸上吧。别人无所谓,朋友和自己了解自己就好了。有时候装装傻,自嘲一下,可以化解很多尴尬。如果你遇到一特能吹,说话特不靠谱的人,就装出一无所知的样子听他吹呗,最好再露出特崇拜的表情,这叫生活的乐趣。娱人娱己,大家都开心。

    我就发现你真是,什么样的人都能应付。

    我受不了变态的。呵呵,还好吧,性格好,没办法。

    那是没看见你发火的时候,呵呵

    现在没人敢兆量了。

    嗳,你都从来没评价过我,说说,字数大于十啊!

    八卦,很八卦,超八卦,VERY八卦!字超了吧,交钱,还带英文酿!

    晕~~~~~~~~

    那不问了哈,买牙膏去了。本次阿言有约到此结束,请晕倒的人退出后台。

    那你就说说跟你专业那谁传绯闻的事吧。

    都是像你这样的造出来的。朋友而已。

    CC可说是潜力股~

    她都滚出中国了,知道个屁啊

    没感觉啊?

    没想过,说不上来的感觉。真的。喜欢他的人比较多,我比较低调,不爱凑热闹。

    跟你说话咋这么累呢~~~

    因为我再说真心话。还是咱们侃大山轻松吧?

    我疯了,好吧,问点轻松的~~

    我无所谓啊

    崩溃了!你别说话!(同志们,战友们这时我们认识的大j吗)大家都怎么受的了你的呢~

    。。。。。。。。。。

    说话!

    你不不让我说吗

    现在说吧~

    彼此适应嘛!谁让对上眼了呢!

    如果最爱的人熟睡在你面前,你会做些什么?

    一直一直~深情地望着他,等他醒了,会大吼,败家爷们,做饭去!

    如果发现最近衰到极点,你会怎么办?

    赶紧亲你一口,有福同享。

    真够意思!如果有一天遇到外星人,什么反应?

    那还用说,嫁到外星去!

    那我怎么给你当伴娘?

    你也嫁过去!

    在大学的最后一个生日最想收到的礼物是什么?

    所有好朋友都送我一只熊熊~然后我在上面标上你们的名字。

    呵呵,看到这个愿望的朋友,我想都会帮你实现~大家~爱你~

    恶心!

    好了,说了太多了,一条一条往这边粘也费尽呢,游戏结束,最后说一句总结吧!

    最后一句啦?你丫赶紧给我退出后台,我好改密码!

    真伤感情 !阿言有约到此结束,希望我的到来能给来这里的朋友带来更多欢乐~记住我呦~我的博客地址是~~~~~~

    少在我的地盘作宣传,严禁推销!买牙膏去喽~

     

     

     

     

     

     

  • 此刻,我突然想起《机械公敌》里警探戴尔·史普纳在最后对机器人说的一句话“找寻自己的路,这才是自由的意义。”

    在假期的这段日子里,我每天六点半起床,晚上十点准时睡觉,一天三顿饭一顿都不少,不想未来,不想感情,我想我已经爬出低谷了,现在就跟个得道高僧似的。有天早晨给阿MEI姐发信息,她一看时间就蒙了,问我是没睡呢还是没睡呢还是没睡呢,我说六点半当然是刚睡醒。原来晚上不睡是觉得晚上比较安静,可以想一些事情,现在知道只要心静,什么时间什么地点都是一样的,有点顿悟的意思,呵呵,决定不再过黑白颠倒的日子~

    洋姐发信息说她想起那天晚上,就觉得很爽,这几个丫头太能作了,警察怎么就没把我们几个抓起来呢。那天晚上特难得,我,大冰,洋姐,我们三个作妖竟然能聚到一块,那天正好赶上伊春十届三次会议召开,来我家这边很多领导,遍街警察巡逻,结果我们仨大闹江边公园,我想那帮警察肯定被我们给吓着了。

    我知道,这是我想要得生活。平凡却不平庸,有一些合得来有血性的朋友,我们会时而疯狂一下,我们都喜欢自由,但不放纵,我们乐观,面对未来,也茫然,可积极的面对是主导,我们不要轰轰烈烈,也从不随波逐流,我们都在找寻着自己的路。寻求心灵上真正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