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结束了一个周四,总算把所有校对好修改好的版样交到领导手上,十六个版的内容算是对这四天工作的一个交代,松了一口气,心情也放松下来,写这段文字。今天是第一任男朋友的生日。

         手机里已经没有他的电话号码了,QQ上也不是好友了,但是发现自己还是能清楚的记得那些数字、那些密码,包括那些欢笑、眼泪;那些甜蜜、伤害,还有那张脸。只是都释怀了,不会再想要去祝开心,不会再去精心准备礼物……

         时间是海,一遍一遍的冲刷,感情啊,记忆啊就都淡了,早已是物是人非事事休;感情是沙,海水一冲就淡,2009年的记忆,大脑成了一台老式的投影仪,没有声音,没有颜色,没有爱。

          只是记得,爱过,只是简单的记得,爱过。 也会想,那个谁,会在时间里的哪一个时刻,突然毫无意义地记起我……

         生日快乐。

  • 在一起的时间,总是感觉过得太快,快得仿佛要接近光速了。我明明知道小杰子的妈妈生病了,我也很清楚我的考试迫在眉睫,不能够再逃一节课了。可我还是固执的希望能再多陪伴几天。

    洋洋突然有急事不得不离开,这也让小杰子提前走了。我就又被狠狠的闪了一下。

    那晚大扬喝高了,走路都是S型。送走小杰子,话少的他对我说了很多话,我觉得把从认识他以来对我说的话都加起来也没那晚多。

    回到寝室,接到小杰子的短信,他说,下次不这么匆忙了,保证。我想到,下次,下次是什么时候呢?下次,他来了我又会在哪里呢?

    给大扬打电话,告诉他小杰子上车了。眼泪还是没憋住掉下来了。整毛了大扬。然后不停地说有他在,有他在,他再也不玩失踪了,就天天跟我屁股后面~,而我的眼泪就跟坏了的水龙头一样,哗哗的怎么也止不住。

    原来大扬就好几次说过,谁哭都成就受不了我哭,我要是哭他就崩溃了。而这么多年我好象真就争气,没跟他面上哭过。见面总是野蛮相向,在外总宣称我是他野蛮师姐。

    我跟大扬说,其实我就是心里难受,最近走的人太多了,我都明白,我都懂。有聚就有散。可我就是难受。

    这几夜又失眠~一直看着由黑变灰,渐渐变亮的天光。想着我的那些散落在天涯的朋友们,想着北方的寒冷,和心的温度。然后起来,象个游魂。可是游魂会不会一夜之间哑了嗓子?会不会有一双几天红肿不褪的眼睛?会不会自虐般地弄伤自己的脸?

    我想我就是这么多人中最幸运的一个。却又是最不幸的一个。幸运的是所有的不幸都没发生在我身上。不幸的是只能看着那么多的不幸发生在自己朋友身上,自己却渺小且无能为力。我总是会想起曾经,年少时的我们,十几岁的单薄身子,捧着满满的单纯和快乐,即使有天大的事也牢牢地站在一起。我是那么那么希望我们都没长大,即便是长大了我们还是在一起的。不会向现在这样隔着千山万水挂念。

    大扬一直都陪着我。有时一天不说一句话,只是陪伴。有时会说起过去。就是,不再提将来。不提我的离开,不提工作,不提感情。

    觉得时间过的真快。觉得自己变了太多太多。好好坏坏。真真假假。忙忙碌碌。聚聚散散。快二十三年。

  • 给自己放的长假就在每天的马不停蹄中结束了。舍不得,因为家乡的湛蓝天空下,有那么多我亲切熟悉的面孔,空气中仍弥散着我二十年的回忆;舍得,因为不得不,也因为在哈市不知不觉中开始有一个人牵引我。可见面,不如想念。

    假期里,和冰冰在一起让我觉得那么安然,那么肆无忌惮的和她分享这三年来我的生活,我的感情,我想,这么多年也就只有冰,才能让我这样,就算是曾经趴在H背上,蹲在他面前哭,我也还是没有说出我的痛。而我那天坐在冷饮店里,向冰娓娓道来,波澜不惊。她说,你就是能装~恩,心疼,我自个儿知道。

    但我现在特相信时间,它就算不能让我痊愈,至少也不会让我再喇喇淌血了。

    有天,我看电视上2000年的春晚回顾,小谢曾经也是牵着董洁的手整的挺甜蜜的唱过今生共相伴的,可数年后,两人又相距龙虎门,可惜小谢已经不记得董洁了。我突然很感慨。也许当年小谢和董洁并不熟,只是演出需要,作完戏了,也就完了,可是如果是曾经一起经历过快乐悲喜的朋友或是恋人呢?多年之后,发现时间就那么让他不记得她了,或再相遇只是瞅着挺面熟的~其实是件挺可怕件事。但想到这里,我又觉得自己很幸福,因为我可以一下子自信地数出很多不离不弃的死党来,就算时间让我们的生活再戏剧,或有再多可能让我们遗忘,我始终相信我们会互相提醒,让时间化整为零的。

    希望一切都好~

  • 结束不愿结束的十一假期,我又回到哈市,我想我忙碌的生活又开始了~

    今天才发现我竟绝了一星期的网,呵呵,突然很想念琦琦,STU这些新朋友。

    嘉伊公路终于竣工,我终于可以坐在车上扬眉吐气了,想起原来坐车回家路不好,把我折磨的呀~于是我在车上给我妈发短信告诉她我没晕车,路整的跟F1跑道似的,一会就能见到我了。结果她回了条特让我喷饭的信息,说F1跑道什么样啊?反正你就好好感受家乡的路吧!看完我就有种要晕的感觉。不过话说回来,我想,这领导终于想通了,赶情原来他们真把“要想富先修路”当小品嗑看了,现在才琢磨明白!接下来在家的一个星期只能用两个字形容——腐败,我妈说人家孩子回来要钱,你回来不要钱要命啊!我说您看我一人在外面容易吗,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想跟你们亲近亲近,您看您这话说的~每天就这样跟家里人贫来贫去的,吃老妈,老爷做的菜;照旧和胖舅玩五十K;给小表弟画画;和小表妹侃大山~我感觉好幸福~

    现在我回到哈市,天突然变冷,我穿很厚的衣服带着手套跟个豆包似的穿行在学校里,一心想着要冬眠。感觉不到心情,感觉不到要来得爱情,只是当PP将酒精锅点燃,我看着火光,听见锅里发出咕咕的煮水声,一寝室的姐妹都围坐在一起吃火锅时,我同样感觉好幸福~

    家总是能给我幸福和安全感,而我要得就是这种感觉。可曾经那些人给过的承诺呢?我想抵不过时间和距离,相信当时的真诚,不相信永恒~

  • 其实自始至终水晶宫对于流浪人只是一个幻觉。他只应在宫外短暂旁观,看它的富丽堂皇,尽善尽美。幻觉总对流浪人有一种蛊惑,所以不宜在外驻扎;而宫内的冰冷、孤寂、无情和忧伤更不适合他安家。因此离开是流浪人最好的结局。

    水晶宫里不是不能接受和容纳一个丑陋、肮脏的流浪人的一滴泪,而是它承载不了他那么珍贵的东西。他越热爱,逼得越近,它越有压力。两个世界的两种不同事物之间是没办法有一个完美结局的。这是注定的悲哀和徒劳。那么,流浪人就应该懂得放弃,有时候执着是一种重负或一种伤害,而且这种重负与伤害并不是流浪人一句“自愿”就以为都被自己高尚地背在肩上了的,所以放弃反而是一种美。

    放弃!执着地去找一处适合自己的生活空间,安定下来,结束流浪!

    后记:水晶宫只是一个不现实的蜃影,如果它真有魔力,不会给流浪人快乐,而是会消除流浪人所有关于它的记忆。Ov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