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0-22

    短信 - [风,那些花儿]

         晓玉在我毫无预兆的时候发来了这条短信。那个时候,我正在办公室里,因为明天要出的特刊忙的焦头烂额,像头咆哮又暴躁的小狮子。

       “突然想起了差不多两年前咱俩冬天刚熟识的时候···尽管寒冷的冬天要来了,但是想起你也很温暖,无论在做什么,大晶都要开心快乐哦。”

         看到短信我一下子安静下来,感觉时间一直在倒退倒退,两年前的冬天,有些遥远了,但那么那么温暖。那个时候,晓玉说话不敢看我的眼睛,那个时候她见到我总是很紧张,那个时候我们不常见面可总是很想念,那个时候她那样深爱着我的好朋友···

         很多很多时间过去了,但是感情似乎还定格在那个时候。

         其实现在很少再有人给我发信息或者打来电话,我知道并不是感情淡了,而是大家为了生活都在奔忙着。我也一样,疏于与任何人的联系,怕发出的短信没有人回,怕打了电话人家说忙,分开太久,开始对感情变得敏感,总是怕听出一点生涩,自己就会不知所措。

         其实人回忆的时候情感都很矛盾,至少我是这个样子。不碰触的时候还好,一旦勾起回忆,回忆里的人和事就会像洪水一样涌出来,冲破我原本以为建筑的很强悍的堤坝。事实上,到这个时间,我们的特刊也仅仅完成了四分之一,夜还很长很长,每个星期我都在工作,每周的星期三星期四四我都在熬夜工作。可是我想把我现在的小情感写在这里,告诉我自己我并不是个工作狂,也不是冷血了、失忆了······而是,我不知道该怎样向每一个我的朋友们表达,我是多么多么需要你们,多么多么爱你们~ 

  • 《下一个天亮》是我现在很喜欢的一首歌。记得第一次跟姐去K歌的时候,在姐动情地演唱这首歌的时候,我有种想哭的冲动···

    有时候,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所以,在5000年的文明历史长河中,这种动物一直占据主导···

    有时候,怀旧并不是要故地重游,而是,可以和大学里的好友在异地相聚,躺在同一个被窝里,感受温暖,怀念过去的日子···

    尧尧已经不是第一次来青岛了,见面的时候还是有恍如隔世的感觉。毕竟,在五月回校本该告别的那段日子,我却没有跟任何人好好告别过。这是我人生的一大遗憾。因为有些人,可能真的就再也见不到了···时间啊,地点啊,这些原本认为可以忽略的事情,都成了最大的障碍。

    尧尧问我,在青岛经历了这么多,还想再待下去吗?我说,当然!我必须混下去,哪怕是头破血流。

    一直贫穷,仅有的财富是,在这里开始有了很多的朋友或者是玩伴~在一起不论是真诚与否,起码,在无聊、心情不好的时候,身边还有些人陪···被宠爱的感觉总是幸福的···用某人的话说,那是因为我有别人都很少有的大气。

    更多的时候我是个不太懂得拒绝的人···崧哥说,晶晶,你真的就是这样一个人!

    有时候,过于认真的人会吓到我···

    有时候,我只是希望身边的人都好就好了···

    无心工作也没时间学习,每天都很忙碌,但是我都不知道我在忙什么。很久没有回家好好吃顿饭了,这两天又陪尧尧在外面住,我实在是一个不够让人省心的小孩。总是让小阿姨担心。

    现在我总是告诉我自己等待、忍耐···船到桥头自然直,柳暗花明又一村···

    生活永远都不会像自己想象的那个样子一直发展下去,当背道而驰的时候,急是急不来的。所以在2008年的尾巴上,我准备积蓄力量,等下一个天亮。

     

     

     

  • [微妙]

    原来就经常跟大圈去一磊哥的博,我俩都很喜欢街舞,喜欢KILLER。那时侯只知道一磊哥去了青岛。现在我也在这里,又知道他竟然跟老哥一个单位,都在海尔。

    有时候感觉这个世界真的很小,确实有那么一些诸如巧合啦缘分啦这样微妙的东西存在。

    [感谢]

    感谢小姨。像照顾自己孩子那样无微不至的照顾我。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陪伴我。

    感谢导师。在生活和工作给了我很多意见,亦在论文写作上给了我最大的宽容和莫大的帮助。在异地,电话里听到她的声音,我倍感亲切,让我想起了过往在大学里的学习生活,那是我真正成长了的四年。

    感谢老尧室友以及学校里那些好朋友。在那里替我打理一切,还要担心我在这边的状况,辛苦啦。

    [等待]

    等待让我内伤。对我而言等待如同坐以待毙,我从来不喜欢被动。什么事情都是。可是,现在,我必须等待,我知道还有,是该为自己努力做些什么了。

    [倔强]

    “陈式微笑”。这是我的处世态度。但是我知道我是个多悲观的人。就像不管是变得怎样的温柔圆通了,心里的那些固执、倔强还是一直一直。

    用那首我喜欢的歌,给自己加油,也送给经常来我博客的正处在跟我一样处境的好朋友们,就算失望,不能绝望。

     

     

  • 昨晚可以说是最让人惊慌的一个晚上,好象我曾经在午夜看鬼片时都没吓成那个样子。darling一晚没有回寝室,打电话没人听,发信息不回,我们在午夜不挺地给跟她要好得人打电话,结果都找不到她。连她男朋友也不知道她在哪,最后说听说她们老总请客,问我们会不会出事了,然后我们全寝的人就开始全身发抖了。我想这种只在电影里才有的情节一定不会落在我们身上,因为我们承受不起。最后在凌晨终于在电话的那头听到了darling说没事的声音,只是一些意外巧合都凑在了一起,虚惊一场,我们悬着的心才算放下。

    这也让我想起有一次我也是在外面,为一个可能我再也见不到的人送行,喝了很多酒,赶着关寝回到寝室,看着一张张焦急又爱怜的面孔,一直都没听见手机响的我再看手机里有她们那么多的留言和未接电话,我当时特别感动。我想我们就是一家人,是亲姐妹,即使平时有过摩擦,也生过气,可是我们都担心着彼此,不想其中任何一个受到伤害,这种感情是在四年一同生活中不知不觉形成的。

    最近寝室里是有很多的事,例如大姐,那么坚强的人第一次在我们面前哭了,理想和现实总让人没法洒脱地 抉择,谁都不愿意轻易放弃一样,因为我们是人,徐志摩还得挥挥衣袖呢,能协调好理想和现实的矛盾作出无怨无悔选择的那得是神。我希望无论是谁,在这个时候,面对未来作出了怎样的选择,都坚持着走下去,总会有我们意想不到的奇迹等着我们的,而且,记住我们永远都不是一个人呢,总有那么多的家人朋友,她们在默默的支持和祝福着自己呢,那么就加油吧!

     

  • 最近沾一点小感冒,鼻涕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就流出来了,挺抑郁的,不过我想还好不是流鼻血,呵呵!

    未来有好几个考试在等着我,可是总学不进去,应该给自己施加一些压力了哦!

    今天寝室卫生间的灯坏了,还好每次都有阿MEI姐陪着,小小的幸福。什么时候变得胆小了?我也不知道,也许是最近卫斯理看多了吧~

    其实开学后有很多事压的我喘不上来气,而我选择了一托再托,我不是在逃避,而是懒,但我知道事情累积的会越来越多,应该是一件一件去解决的时候了。

    因为自己的懒散,我知道忽略很多人,例如大扬,直到他给我发信息,我才意识到他最难受的时候,我却没有陪在他身边,虽然他说不怪我,可我很内疚,因为现在只有我离他最近;还有大冰,我走的时候都没跟她说一声~哎呀,突然想这么多很郁闷啊。

    再等等我好吗?过了三月我想我会好起来。

     

  • 当我意识到好象很久没写博的时候,我才发现已经2007年了哦!当我意识到2006年已经在我不知不觉不紧不慢的生活中过完了的时候,才发现最后一刻是H帮我画上句点的。是的,2007年来临的前一刻我和H在一起,一段忽略掉了时间的相聚。我想也许再不会有个大男孩坐在我旁边为我自编自唱很久的歌,在一个女生面前睡觉睡到发出轻微鼾声,很漂亮的侧脸。他说他总感到孤独,即使身边有很多人,可了解的没几个。其实我没有告诉他,他在《到时候就晚了》中唱“Lonly,Lonly,Lonly”的时候,不是不搞笑,我笑不出来,是因为我知道他Lonly,我也没告诉他,其实当他在孤独中迷失时,作为朋友,我真的会把最爱的左手给他牵,带他走出去。

    我想2007年该是我为自己奔走的一年了,我不能再任性的只去做自己喜欢的事了。我以为我在很久之前就把时间预定给H,那样,什么事就都不可以改变了,但我错了,可我是那么怕欠他一次旅行。

    以上是我对我的好朋友H的一点小小心情,拿出来给大家看,是想得到祝福。因为我怕分别,我不愿和我的任何一个朋友说再见!

    昨天哈市下了雪。顺利买到票,我想我离回家的日子又近一步了吧。开心!

    瘦了很多,所以一直穿很厚的衣服,因为我还是不喜欢自己弱不惊风的样子,我还是习惯了一个人面对一切,我要让周围人看到,我一直都是那个不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会试着露出清爽微笑的妖精,我要让你们看到我的步调有多坚决!

    感谢在这个寒冷冬季里一直不曾忘记并默默支持我的人们,其实这个冬天不太冷!

  • 我不怕告诉你,我总陌名想你,想你,想你~

    想你的时候,心总会隐隐抽搐,我用流泪来平复,可你的样子还是荡在眼前。

    我不怕告诉你,我总放不下你~

    你累,你寂寞,你不开心,我就乱,我偷偷看你的照片掩饰不安。

    我不怕告诉你,我不是故意疏远你~

    疏远你,只是不想让心中小小的爱恋滋生蔓延。

    我不怕告诉你,积压太久的情感一直无处发散~

    无处发散,只能把它变成信息偶尔传。

    我不怕告诉你,我的——阿狗。

  • 爱的路千万里 我们要走过去
    别彷徨别犹豫 我和你在一起
    高山在云雾里 也要勇敢的爬过去
    大海上暴风雨 只要不灰心不失意
    有困难我们彼此要鼓励 有快乐要珍惜
    使人生变得分外美丽 爱的路上只有我和你

    曾经我想我一辈子只会爱一个人,现在我没有爱的人;曾经我想我会和他在一起一辈子,现在,我是一个人;曾经我以为我不会爱了,现在我仍然相信爱~

    我很少说我的爱情,甚至在我最好的朋友面前。我还记得我突然找到《I  want  to  know  what  love  is》的感觉时想让周围所有关心我爱情的朋友知道的心情,我知道我要在爱的路上走下去,可我没办法委曲求全,廉价出售,玩“速食”,我也没办法消除曾经爱的印记~

    现在,我还是想和一个人在一起一辈子~

     

  • 坏脾气,一个星期。

    我有压力了,可是没有动力,这一直让我郁闷~

    终于排除掉一切阻力,要回家充电,充电!

    不多想了,不犹豫了,说走就走!

     

  • 早回哈市半个月,自己的决定。

    第一次用这么多天来逛自己熟悉的城市,发现仍旧有新鲜感。一个人走在果戈里大街上,看形形色色的人,然后开始天马行空~

    我想如果生活就此停搁在这里,没有纷争,没有心情;不用责任,不用交流~也蛮好,至少世界看起来很和平。

    可是生活如水,它不停地向着一个方向流着,你必须跟着,一直,一直~     

    于是告诉自己,生活就像世锦赛上中国对斯洛文尼亚,最后中国队进的那个三分,这世界是有奇迹的,无论做什么都不要轻言放弃。

    所以,新学期,A  ZA   A  ZA~       

  • 2006-05-19

    好起来

    想不起回来的路线,只记得楼房投射的恐怖黑影,隐约的霓虹。~迷失

    想不起H的脸,只记得他曾背起我。~失重

    想不起那时的心有多痛,只记得强忍着还是哭出声音。~第一次

    想不起当时的寒冷,只记得H的衣服很大,连我的心一起裹住了。~温暖

    想不起说过了什么,只记得和H已太久不见,没有陌生,不信任,一如从前。~默契

    想不起喝了几杯酒,只记得头重脚轻,被H拉着走走停停,但脑袋很清醒。~醉了

    ~  ~  ~  ~  ~  ~

    好像搅了H挺好的一顿饭局,好像让室友担心了一晚上。

    好像这次小雨真的伤了我的心。我不知道还可不可以原谅他,相信他。要不要听H的回去,要不要听室友的留下~都不重要了。只是,我开始怀疑我自己,事实证明,我连自己都照顾不好,我还怎么去照顾别人?我自己的思想中都充斥着矛盾和悲观,我怎么去教管别人?当初叶男选错了人,当初我高估了自己,也许小雨跟着别人不会向现在那么遭,我也不会像现在这样内疚,伤心,悔恨~

    好像自己已经千疮百孔,不堪一击了。一点的风吹草动,都会把我推向崩溃的边缘。CC说,那是因为原来的你太要强了,物极必反,不过也挺好,让朋友看到你有脆弱的一面,那才是完美真实的你~

    脆不脆弱无所谓,像H说的,谁都帮不了他,其实是谁都帮不了我们。而我们只是想身边的人都好好的,这却成了最大的奢侈。可不同的是,H已可以坦然面对生离死别,把伤痛做动力了,而J是个“守财奴”,想守住身边所有人,不让他们受到伤害,所以是注定的悲哀。

    H,是J还不够了解你?还是,你太不了解J了。J不是小女孩,J和你一样不是个爱情至上的人,J不知道怎样才能让H快乐时很伤心,J知道H很在乎自己的,J和H都想珍惜这份不易的友情~

    H,让我们好起来!

  • 2006-05-11

    我不怕

    月圆之夜,人的神经会比平时紊乱.这是专家说的。

    不知道是不是月亮惹的祸,我最近总是喜欢在午夜蜷缩在床一头的墙角里,脑袋一片空白,就那样静静地蜷着,时而会听见室友的呓语,我想已在梦里的人真幸福~而我现在感觉自己是只受了伤的小狗,借着夜的掩护自己舔拭伤口,没人知道她受伤的过程,她的痛~

    有时候我会分不清别人对我的关爱是喜欢我,还是可怜我,亦或仅仅是做作的寒暄,那时候我会觉得很没有安全感,呵呵,可是想想自己真是没道理,真真假假,人人都有自己的小世界,能在自己的世界以外想到我,不论怎样的关爱都是应该感谢的啊!何况来自朋友的关爱,永远是最温暖的,就如大琦的短信就这样把我给发哭了。也许真像他说的,我就是一小孩儿,如果没人管我连自己的死活都不知道。所以他“管”着我的生活,“管”着我的思想,是希望我快点长大吗?大琦,是不是太善良太单纯,注定要受到一些不必要的干扰?但是有朋友在身边我真的什么都不怕!

  • 2006-04-09

    拿什么拯救我

    看到一个电子工程的男生填的一份挺搞笑的调查问卷:

    问:是否想加入中国共产党。加入/不加入的原因

    答:否。现实太残忍,想也化泡影。

    问:大学生应否交男(女)朋友?A应该,B不应该,C个人私事

    答:D看缘分

    问:作为一名大学生,你认为你的人生追求是什么?

    答:用尽一切东西让父母、朋友有恩于我的不缺乏物质。人本无追求,所以也没必要整得太象模象样,有吃有穿足矣,待到老一些,会晤知己于农田。

    这就是个纯有思想的人,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想要什么。

    这就是个纯乐观的人,知道现实的残酷,但还会努力去找出乐呵的活法。

    这就是个正常的人。我竟然用“搞笑”来形容他的回答,只能说明我不正常。

            鱼姐来短信说,妖精,姐想你了,在干什么。我说睡觉。她说,你丫早晚得睡死在床上。我这时能想象出她咬牙切齿的样子,认识这么多年了,彼此太了解。

           我曾经设想过尽百种死法,最后筛来选去,觉得有两种最适合我,一种是撑死,一种就是睡死了,我想如果两者各自取其半来死,会死的很幸福吧。

            起来,喝水,照镜子,发呆,等冰糕来~

            冰糕拿着数码来的,于是我就站在四月苍凉、寂寥的背景里,听见相机一次又一次楞生生的咔嚓声。天空灰蓝,看不见风的颜色,只有我的头发向一面飘着,落寞的眼神。我居然重新爱上我的头发,凌乱的。我对冰糕说,拍的很漂亮,我真的不剪头发了。我看见冰糕一眼的疼惜。其实这时候还有个朋友来陪我,很开心了。

           四月被下了咒。最希望H在我身边,陪我度过末日,可是咒是自己下的,应该自己去承受的。有时我太依赖H了,一点点的难过都想他知道,忘了去问他的世界是否欢迎我。我一直认为自己在没有英雄的世界里找到了英雄,可发现被我称为英雄的人并没有解救我于水火,反而给我凭添了一些恐慌。是我错了?

           终于看了《水仙已乘鲤鱼去》,哭了。

           我想,是时候了,流泪;我想,是时候了,让眼睛重新亮起来。

           过了四月,快~

           五月,Reborn。

  • 2006-01-17

    序曲

    《勇气》~~~爱真的需要勇气!

             终于做了这个决定,建了自己的博客。其实在此之前我一直是处于矛盾中的。因为我不是一个善于表达情感和说心事的人,所以有时让我的朋友们很担心也很伤心,因此这个博客是我送给一直以来关心和关注着我的人们的!我想在经历了过往那么多悲喜,看回路,有那么多人陪我走过,而今却散落天涯,相见甚难了。可是大乐的电话,小杰子的牵挂,还有很多很多人虽然我们现在分开了,但他们都还在惦念着我;我也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在乎周围的人了:二零零五年刘玲的旗袍,路希的拥抱和小雪的微笑,爽爽短信里的支持与杉学姐的认识,豆子的陪伴和扬扬的娇惯~~看似平常,但我时时把他们记心上。也许是长大了,离开我的人越来越多了,而能走进我生活的人越来越少了,所以就懂得了珍惜,亦或是张洁老师的那句让我记忆颇深的话,她说:“人应该学会感激和感谢。”我感激站在我回路上的那些人,我感谢走在我来路的那些人,是你们让我有勇气面对我的爱恨悲喜!

  • 2006-01-15

    喜庆!

    我是新手我怕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