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两个星期都没有休息了,本来以为这样可以让自己尽量少想一些不该想的事情,可是每天我的小脑袋还是在高速运转,让自己有点招架不住。

    似乎新一轮的奋斗又开始了。本以为在青岛快三年的时间,我已经不再有刚开始初来乍到时的彷徨和恐惧,剩下的应该就是那些一如既往的勇往直前和大无畏的勇敢了。我自认为融入了这个城市,我不会再像从前那样,经常徜徉在不知名的街道上,然后徘徊很久很久,也不会因为一点点小事就揪心,抑或感动。但事实上,很多事情很多人都是一样的,越是熟悉了越是陌生。所谓的天长地久和一辈子有可能在下一个瞬间就崩塌。因为渺小,因为很多的无能为力。我总是这么悲观去想、去怀疑。

    生活也是周而复始的,轮回,有时候付出了什么总会在过去很久后的某个时间里就有了回报,过去的一些人和事总还是会在一些瞬间浮出水面,或者交织在一起。于是坚定了很多事情都不会有结局,充其量是一种所谓的一个阶段的完结。所以即使再怀疑,还是会用怀疑的眼光用心地去相信这个世界,给自己一条生路,也给别人。相信有因就有果,相信付出总会有回报,相信相欠的总要奉还的道理。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做以上的一些感慨。也许是这段时间,我真的经历了很多,看到了很多态势的发展,那种内忧外患的感觉经常困扰着我,就连一向值得骄傲的睡眠,也开始不规则起来,一个个梦境,串联起很多过往。心里像被人装上了一面钟,每天都会在凌晨四点左右被梦境唤醒。已经一周的时间了,所以经常强迫自己睡的晚一些,告诉自己只要从梦里醒来了就不怕,但每每听着每次惊醒时心跳的咚咚声,安静下来后还是会蜷缩在床上流几滴眼泪。

    我想我是不是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

    自己总归是没有能力去经受那么多事情的吧。

    很能原谅自己,我知道我只是个孩子,我只是个女人,没做过什么丰功伟绩也名不见经传,所以不想为难自己。不想再让自己这么累了。所以一直紧绷着的神经,在今天下午彻底崩掉,自己蹲在单位楼梯间离嚎啕大哭起来,眼泪就像车祸时的那个血流不止的伤口,怎么擦都擦不净,索性就让她一次流个痛快。

    越是自己在乎的人才伤自己越深。所以就越来越敏感,越来越承受不了那些一时的气话和不理解。我真的很难过,很怕。似乎就是这样的,我们都有个通病,总是会对爱自己的人说出很多过分的话,因为知道因为爱,对方最是会给予最多的宽容,可是有没有想过,对方的心情是怎样的,你在盛怒的时候都发泄了,但最难受的却是自己爱的那些人。她们在为你担心,她们在觉得委屈,她们在伤心。如果有一天因为你的任性,导致身边爱你的人都没办法再包容你了,无法再娇惯你了,你会不会伤心难过?

    且行且珍惜。不管在任何时候,珍惜身边真正对自己好的人,要相信,要用心。自己开解自己,也想告诉我爱的一些人,我们时刻要爱,不要偶尔伤害。

     

     

  • 我知道这样不好,我知道全世界的人劝我只是为了我好,可还是倔强的自己骗着自己,相信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

    我不知道写些什么才好,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每天就这样恍恍惚惚,想着走回头路。

    以下省略N万个字,我不想让自己这么乱下去。千丝万缕都揉进肚子里吧。

  • 走在校园里,我觉得每棵树的心情都是失落的吧,只能任凭秋风把叶子强行带走,看着一地落叶,无能为力。“不要以为只有你们伤感难过,其实我也好不到哪去~”我自说自话。

    洋姐来的那天,我和大冰都有急事走不开。结果她说她一个人除了香坊,快把哈市转遍了。晚上边给我发信息边等车,溜号坐反向了,累得要死。那晚我们没聚成。第二天我们三个终于见面,我在去的路上接到面试通过的电话,可是我根本就没把心放在记上班地点上。我边跑边说谢谢。挂掉电话,一身轻松。见面我笑骂她们断了老娘的财路。本来开开心心的却都感伤了。喝了很多酒,竟然都哭了。

    记忆中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洋姐和大冰哭。原来,我总爱在大冰面前哭,那时候觉得最脆弱的一面只能给我最好的朋友看。但自从上了大学,我就再也没在她面前掉过一滴眼泪。这也成了我第一次。其实我和大冰都是有名的“一杯倒”,就因为一句“誓为知己者死”,我们都豁出去了。我已经好久好久没那么放肆的流泪了,我躲在卫生间里边哭边吐,好像把这几年所有的苦痛都倒出来了。而那晚大冰吐了大半条学府四,我一直给她拍着背。她回过头问我,大J,你看我脸脏没脏?我涂得睫毛膏是不是都掉了。我心疼得说,没有,没有,你还那么漂亮,我们用的都是防水的~大冰说,大J,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喝酒。我们给玮巴打电话,我说三缺一,你在多好。玮巴就说,大J,你丫别哭,我不在这干了,我过去,我过去~那一刻我的眼泪就跟黄河泛滥了似的怎么也止不住了。这就是我们这帮孩子,誓为知己者死。

    洋姐走的那天,给我发信息,她说,大J你给我记住,以后不管在哪,谁要是对你不好就直接揣的他断子绝孙,然后甩甩你的秀发离开。咱都不是吃糠的,你永远都是那个小坦克,所向披靡!然后我的眼泪全掉在了米线锅里。

    接下来是繁荣兄,在我还没走出伤痛的时候,在我还没因为走夜路受惊过度的恐惧中爬出来的时候,特平静的告诉我他要去苏州。他是跟我说过他要走,但我没想到这么快。他拉着我过天桥,我突然想起他刚才着急来接我,在天桥上奔跑的样子,风把他的的衣服带的很高很高,我都看见了。我也看见他心疼得说,这么晚你怎么能一个人呢。繁荣兄,你走了我怎么办?苏州那么远~

    那晚,我想起我们认识到现在的种种,我感冒的时候,它会给我送来感冒药。伤心的时候一个电话他就会风风火火的赶过来。每次就是差五分钟关寝他还是会先把我送到寝室然后再走。他跟我说过他曾喜欢过一个女孩子。他处女座的那些顾及,那些多想,那些隐忍。他没办法像我这样敢爱敢恨,这般洒脱豁达,就因为他做不到的我能,然后纵容我的一切,爱看我开心的样子。而在这个季节,这个时候,分别,是无能为力的。我们都知道。可是我不希望所有离开的人,都像繁荣兄那样说可能回不来只能在我生日那天寄礼物给我。我只是希望在大学最后一个生日那天,能看到我的好朋友,所有的好朋友。

    这个秋天就要过去,可我的悲伤无休止的延长,扩大~伴随着发烧,失眠,和身上一块块莫名的瘀青。站在秤上就真的吓了一跳。我想起了李清照,还有那些悲伤的词。又崩溃了~

    但都请放心,我会好好的,好好的。我会微笑着不停的祝福你们,我的朋友。如果相聚成了奢侈,让我们就把彼此狠狠地记住~

     

  • 我说秋天不哭泣,实际上是说秋天不再哭泣。

    这个秋天一开始好像就很不太平,本以为可以解决的事情,都在这个秋天伊始发生了恶化,来得安静,来得诡异,来得突如其来,来得让人史料未及,来得让人觉得绝望~

    我一直保持着我以为的乐观,人前仍旧微笑着,我知道,如果连我也不管了,不再撑下去了,我的朋友就完了。我以为我可以很坦然的面对我的朋友,我想让自己想成这毕竟是他的事,最坏的结果都不和我擦边。可我总是莫名的流泪,有时在刷牙的时候,有时在喝水的时候,有时在看动画片的时候,甚至是在梦里~眼泪就那么没声息流下来,我觉得它把我过往的该哭而没哭出来的眼泪全流出来了,足够去拍琼瑶剧了。如果这样,是不是可以保我接下来的一年不再流泪?

    希望,一切都好起来~

     

     

     

  • 2007-03-25

    三天 - [晴,有时多云]

    第一天   小雨

    关键词:[忙]、[毛毛]、[搬家]。

    关键句:[胸口阵阵憋闷的疼痛]、[在小雨中等了半个小时我的“催泪弹”]、[家搬的不爽]。

    第二天   雪

    关键词:[忙]、[洋姐]、[短信]。

    关键句:[梦里排山倒海的短信]、[等H的道歉]、[好想好想去作妖]。

    第三天   大风

    关键词:[忙]、[自己]、[离开]。

    关键句:[天晴言言想嫁人]、[没有眼泪我就不哭]、[幸福,我要得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