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6-30

    6. 25淋雨中,一直淋雨中 - [风,那些花儿]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nzang337-logs/6232942.html

    6月25日台湾明星林宇中来到我们学校开了场露天歌友会。他在大陆至少在黑龙江或说成哈市还不是很红,也许有很多人都还没听说过他的名字,但是我想,只要是那晚到现场看了她歌友会的人,都不会再忘记那张我觉得有点像黄日华的脸和那场倾盆大雨。

    林宇中让我和尧尧淋雨中~

    那天晚上哈市下了我在这里三年来最大的一场雨,而且是雷雨交加外带闪电。至今让我难忘,我终于体会到那样的夜晚,一个人是什么滋味了,Alone并Lonely。

    跟BOBO聊了很晚,就有很深的罪恶感,然后决定以后还是不要再有联系了~

    之后的又一个那样的夜晚,给小杰子发信息,说哈市下了很大的雨,电闪雷鸣的,以为他不会收到,可是他说一句“你怕吗?”,我就真的不怕了。我从来就没有怕打雷打闪的习惯,只是那样的夜,周围没有一个陪伴得人,亲人朋友都没有,怕的是那种气氛下的这种感觉。

    很想柳柳,一直在等她回来,不过家人大于一切,能多待几天就多待几天吧。

    昨天,党课结业。一批人又成为新党员~我告诉身边的尧尧,记住哦,将来轮到我们时是举右手宣誓哦,不是左手!尧笑着白我。我也笑了,可突然就很失落。最近我总是在开玩笑后突然失落,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了。面对毕业,面对未来,好象好事坏事,一切统统有了一个结局,以为会是个Happy end,可真的是吗?

    刚刚挂了会儿QQ,以神为名问我,快放假了吧,我说七月末。他说,那现在应该好好上课复习考试了,我在这边苦笑,说,站在大三的尾巴上,有课上其实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很闲很闲。再写完一个征文和一个剧本之后。那段苦不堪言的日子里,头发好象都要被抓光了,喜剧是很难写的,特别是想为朋友写一个好剧本。然后,一个星期不写字,甚至到了一拿笔就恶心的地步,呵呵,不过很好很好,要求完美的我感觉很完美,现在,很闲很闲。

    原来总是感叹,朋友希望你能在他们身边的时候,你却忙得没有时间;现在有时间了,朋友们却都走走散散。他们在电话里QQ上说,一段时间不跟你侃侃或说说心事,心和嘴都痒痒,有的盼望你能在哈市多带一阵,有的盼你早回家,有的想和你一起出游。什么都好的,只要现在还有人陪着我,只要现在还有人需要我。

    最近时常对着镜子问自己,嗳,陈大宝(朋友对我的爱称)你怎么了?然后自己做出很委屈得样子说,不知道啊?你是孤独了,你不敢承认。哪有,你看我周围这么多人。心孤独了。心?切!你真矫情。不信?不信你问问你的心。那你等会儿,我问问啊!喂,我的心,有人说你孤独了~~~~~~~~~~~就这样自己跟自己对话,自己跟自己玩,哈哈,是不是很幼稚。

    恩,手又要抽筋了,说到这吧。

     

    分享到:

    评论

  • 计划总是没有变化快,最近这半个月发生了很多事情,家里的,朋友的,我一直在走,有的时候想起你,想起我们的约定,总觉得不好意思。开学就好了,到时候一定有时间,我把欠的奶茶补给你,一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