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13

    习惯还是不习惯 - [雷,妖言祸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nzang337-logs/53729915.html

    想干什么就得马上去做。不知道这是我的习惯还是毛病,自从昨天我实在无法忍受我这一头越来越不听话的头发,拿着我家裁胶布又剪脚趾甲的剪刀痛下一剪后,还有那一声据我妹说像杀鸡一样撕心裂肺的嚎叫,都注定了我今天的一天的狼狈不堪。

    截至到现在,我进家门仅50分钟,其中上电梯、开门、上厕所、换睡衣、开电脑用去15分钟;收拾明天上班的东西、讲电话、洗澡、洗袜子用去25分钟;坐在电脑前边敲这些字边狼吞虎咽地吃下两个凉包子用了······5分钟······

    昨晚我发了疯,到处打电话上网找人询问哪能洗吹剪烫染,钱不是问题,问题是能把我这头发处理好。同在一个城市,但有一年半没见的小萍同志还是那么有魄力,约定今天远去城阳“整脑袋”。

    有必要说一下的是昨晚我的梦里雨夹雪,雨是头发丝雪是一片片的头皮······我一早给言大电话,一边诉苦说青岛剪好头难,一边把昨晚那个有点变态又恶心的梦跟她分享了一下,正趴在被窝里喝早餐奶的言把奶喷在了床头她那张最爱的吴尊海报上,亲笔签名荫了······

    我今天早晨7点半就从家出门,10点跟小萍在城阳汇合,10点半等到店长来,谈妥了价钱,说好了样式,然后是无数遍的洗发,无数遍的修剪······晚上8点钟我跟小萍终于顶着一头的卷走出了理发店披星戴月地往家赶······这遭罪的一天呀。

    对着镜子我已经没有了审美,与其说我从理发店回来,不如说我从羊圈里刚爬出来,这一头的卷我实在不适应。网络那边的老尧殷勤地想要看看我的新发型,我说我还没有适应,过段时间再说,老尧这杀千刀的说没事,只有大家都看到了,才能帮我尽快适应这羊毛头······我无语。

    适应不适应,习惯还是不习惯是一个过程。这就像爱一个人,在一起的时候爱着,彼此适应着,就算有天又有新人来,就算激情都消磨殆尽,哪怕是觉得无法再忍受下去的时候,想换个新生活却发现那个人已经成了自己的一个习惯······总是会用以往积累的了解时刻想象着他在干什么吧,总会在做某件事的时候突然想起他吧,总会莫名其妙地流泪吧,总会忘记他的怠慢记着他的温顺和呵护吧,总觉得那个人还形影不离地穿梭在自己的生活,习惯了他在,不习惯了他不在。

    其实还有一种结局是,习惯了他不在,一个人也开始变得精彩,一些新习惯就在不习惯没有老习惯中渐渐习惯了。这些话我想言会明白,也说给需要坚强的人听。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