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4-18

    未寄出 - [雨,思念决堤]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nzang337-logs/5071676.html

    老哥:

        昨天我去秋林那边逛街,过马路跳拦路栅栏时(你知道我总是不按套路出牌的,不愿意走天桥,不喜欢看红绿灯),我突然好想你啊!你还记不记得上次同样的地点,同样是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甚至连跳的栅栏都是同一个,我从上面翻过去,正要向下跳,你看见有车疾驶过来,情急之下把我拉到一边,结果我的脚还蹩在栅栏里。

        我们快分开一年了,这是我们有史以来分开最久的时间吧。跳过拦路栅栏,跑过街,站在周围都是高楼大厦的路口,我一阵眩晕,感觉脚踝又隐隐作痛。

        然后,一个人坐车回校。老哥,现在的我真的可以坐很远的路程而不怎么晕了,你还记不记得原来你陪我逛街,每次上车后你怕我晕车总会跟我说很多话,如果过一阵我不答话了,你就知道我难受了,就会拉着我下车,陪我走很多的路,等我好了,然后我们再上车~我们去道外,去极乐寺,去秋林远大~

        老哥,在公交车上,我一直是站着的,这让我有很好的角度仔细端详坐在旁边的那位阿姨哦,她的皮肤有些松了,眼角和额头上都有了浅浅的皱纹~其实老哥,我们也是直奔三十去的人了呢。可我怎么都不会忘记儿时那个教我抽冰噶,下国际象棋,玩网络游戏,陪我谈心的老哥,,我一直想如果我的童年没有你,我哪能学会那么多东西,得到那么多羡慕的眼光,认识那么多朋友,满足儿时那有些自闭的幼小心灵,如果没有你的陪伴,那我的童年得多苍白啊!但是我们是这样轰轰烈烈地长大着,可你一直都没有变,你还会陪我打羽毛球,玩跑跑卡丁车,我们也曾坐在“竹篱笆”因为共同怀念一个人而泪湿眼眶~老哥啊,也是你陪我度过了大学彷徨又苦闷阴霾的前两年。其实在最后一次见面的那个异常明媚的午后,你和佳艺姐送我到寝室楼下,我看着你们背影拐弯消失不见,眼前突然一片漆黑,我闭上眼睛,流泪了,你说去年夏天的太阳多毒啊!

        老哥你看,一路上我想了这么多,都忘了晕车,听见报站的声音:丁冬~哈理工大学到了,下车的乘客后门请,我就下车了。我说了我没晕车,我只是突然想去你曾经生活了四年的大学走走。原来我一提出去你学校转转,你总说没什么可转的,还没有黑大一半大。可是老哥,我走在哈理工的校园里,不知道你曾在哪一个教学楼上过自习,不知道你玩篮球时习惯投哪一个篮筐,甚至连你住在寝室楼的哪一层都不知道。这一刻我觉得它比黑大还要大好几倍,因为我在这里 找不到你的影子。老哥,我又钻了那个文教用品商店的小窗户回学校,可是没有你在我身边提醒我,我不小心又碰到了头,不疼,但是我很想哭。

        老哥,有天晚上和朋友H散步,街灯打在他脸上,我有一瞬间的错觉,以为是你。原来啊,你总是说哈市很乱,晚上从不许我一个人出去,你总抽时间来陪我吃晚饭,散步聊天~多少个夜晚你就走在我的左边,我们说着过去现在和未来~还有一阵子,我的同学都还误以为你是我男朋友,呵呵!

        那么怀念~

        现在的你,每天一定都带着黑框眼镜,西装笔挺的忙碌着吧,老哥你穿西装一定超好看,快一年没见,一定还那么英俊吧,现在的每一天还会不会像从前和我在一起时那样总是笑着,还有没有偶尔的孩子气?老哥明年我会不会去和你相同的城市?老哥,再见面的时候,我还想听你亲切的叫我晶晶,你还要经常对我说:“晶晶,等哪天老哥带你去~~~”我还是会问你“那么,是哪天呢?”老哥,你是不是像我想念你一样想念我呢?

        最后,希望你工作顺利,和佳艺姐幸福,佳艺姐是那么好的人啊,我一直都想有个这样的姐姐,所以你一定要让她幸福喔!

                                                                                      老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