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4-14

    两年等一结局 - [雷,妖言祸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nzang337-logs/5034814.html

    曙光老师的课遇到小柳和二丽姐,每周那个时间三人的见面,座位的固定,仿佛是约定俗成了,开心!二丽姐还是一如从前般能侃,我只是笑却语塞,这种反常让她挺不可思议的,从前我俩疯狂对侃的日子好象一去不复返了,也许变的是我吧~

    现在的我,有时真的就会突然丧失掉平日里随手拈来的活力。冰糕说:“越来越优雅了,不好吗?”可我怎么听到后有一瞬间想哭呢。所谓优雅,是我不知几时已开始习惯了一个人,一个人每天素面朝天的走路,看周围装容浓重时尚的女孩,感受只有爽肤水给我的丝丝清凉;一个人每天花掉一个小时的时间吃一顿饭;东西坏了也可以一个人去应付或是有些无奈的等修理师傅来。不再呼朋引伴,不再有那么多快乐与人分享,还是不知道寂寞的滋味,只是好象开始对寂寞有了一定的需求。我很了解我自己,看似开朗热情随和健谈,其实我与人的沟通能力很差,太坦诚容易伤害别人,太做作又容忍不了自己,被人误会了不会去辩解,有很多情感不会用言语来表达,我很怕努力寻找话题未遂的时间里的尴尬苍白,甚至是在面对我的“狐朋狗友”们的时候。所以微笑,不停的微笑,有时也会突然发现是在黑夜,连我的微笑你们都看不到,就很局促不安。我还一度试图提醒自己不碰触任何人,甚至变态到在下课走廊的楼梯阶上有人从身边擦过都要躲一下的程度,这种费尽心思的距离让我能暂时性的得到安全感并且拥有足够的自由,只是同样伤了人,而不自知。对那些爱我的人更甚吧,躲开了一次跟踪狠不得开香槟庆祝,这种变态让我恐惧我日后的时光,会不会真正需要一个人的时候却得不到,可我现在真的缺乏意愿去投身一场恋爱。

    哎~说小柳吧,小柳看完了《诛仙7》,萧鼎让读者足足等了两年,终于给了我们一个结果。“你看结局就这么薄薄的几页。”小柳说。可她是那么爱不释手不是吗。一会拿出来翻翻,一会评论两句的,我就微笑,两年等一结局,听起来多排山倒海啊!人就是这样吧,做什么事都想有个结果,就像一场暗恋,过程再艰难还会苦恋下去,为什么?希望等到对方的回应。也许等两年,也许更长,其实等的可能就是一句话,我们没办法说这叫傻,这就是最单纯的“暗恋”——Carry the torch。其实仔细想想,都有同感,过程要比结局经得起时间的考验,随着时间的流逝,心志的慢慢成熟,有些事情真的就看淡了,结局反而不重要了吧。等有天变老了,开始不断回忆了,我想不管暗恋的对象当初是没有回应,还是已陪伴一生了,都会记得那一段暗恋的滋味吧。我突然也想感受一次这种感觉!呵呵!

    我觉得能对《诛仙》爱不释手的人都是很有血性的人。小柳就是那样一个女孩子。她是那种一见就很容易让人敞开心扉的人,小小的,笑起来眼睛有特有的月牙弧度。她喜欢在上课前喝咖啡,但课上还是会打会儿小瞌睡,她就像她头上常扎的那个蓝色蝴蝶头饰,漂亮着,想要一直自由着~小柳,我的朋友,我想有天和你牵着手去买珍珠奶茶,你说好不好?

    我用“两年等一结局”作题目,我知道我是悲观的。如果一些事两年后能有一个结果,我会很有动力等下去;可如果一些事明知道没有结局,还想一直等下去,也许这场固执的坚持,会让人痛并快乐着吧~

    PS:前不久穿着棉裤,被二丽姐和小柳看成是外星人;现在穿绒裤了,又被大琦笑,我没觉得天气有那么热啊,那让我穿什么啊?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