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2-26

    找不着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nzang337-logs/33159813.html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时间开始变得紧张~

    【累傻X了】

    12月23号,俺单位开了裁员后的第一次会,先前的两个老总,一个留在青岛不知去向,一个滚回了济南,随之带走了从济南过来的一些些人。报社倒是没清净,仍旧乱七八糟的。从前报社里就老总泛滥,走了两个之后,小三小四都扶正了,然后就开始三把火了。帅帅同学有幸成了副主任,也是现在我开始问他叫帅总,他开玩笑问我叫游总,因为岛城大大小小的旅行社、市旅游局啥的都是我的了。我说不要问我叫游总,请叫我滚筒式洗衣机~我向大家简单地回顾了一下我在报社的日子,一开始,我是社会新闻部一名小记,曾荣幸地被封为李沧王和“福”娃;然后单位非要弄个什么策划中心,让我去搞什么策划;刚策划出点东西吧,单位又变了,又让我去弄地产,地产业刚TMD上道,脚上还没沾泥呢,又让我去弄旅游专刊,旅游专刊刚做得有起色,又TMD变了,不但要做专刊,所有旅游口又都是我的了。我好像也习惯了这种变动了,现在写稿子、做版、还要拉广告,我就是一全才···

    这两天一直出于疯狂的工作中,24号圣诞狂欢夜我一个人在单位弄稿子到9点,当时心里有种说不上来的滋味,还好崧哥知道了上来陪我,两个人对这电脑抽烟,整个办公室里只有我敲键盘的声音。赶着晚场去跟姐汇合,风很大,跟老尧蜷在出租车里,H来电话祝节日快乐,我总感觉那天他喝多了,那好像是他第一次主动给我打电话吧,说了很多祝福的话,告诉我他正留着鼻涕等出租车,我眼前就绘制出了他当时的样子,让我惊讶的是,那么清晰,他的脸。原来上学那会儿,即使他在我身边我都觉得他那么虚幻,我还曾担心过分开以后我会想不起他的脸,但是那天那张脸那么清晰地出现在我的脑海中,有一点忧愁,眼神有些落寞,跟我讲电话的时候却嘴角上扬···我不知道那天他怎么了,或许,我应该再多说点什么,可是随着五月吧里轰轰的音乐,和一群分不清男女的充斥在我周围的时候,我很快投入了那种情绪中,那一刻我什么都不想想,什么都不想说了,我只知道,我必须快乐,因为等了我很久的朋友和第一次见面的新朋友需要我HIGH起来···

    白天工作,晚上消遣,就这样,两天没回家,两天没怎么睡觉,纯牌的钢铁战士。

    【姐】

    23号,姐晚上把我送回家又把我拉回了她家,跟姐和哥(我哥是女的哈)睡在一张床上,搂着姐姐睡觉感觉特别踏实,只是由于那天工作累了,玩累了,晚上又说了很多的话,凌晨睡下的时候总是处于半梦半醒的状态,却在梦里清醒地记得姐怕我掉地上不停地把我往她那边抱,当时我知道,我知道的。一直想说的那些感谢的话怎么也说不出口,就像那篇送给她的心情日志,到现在还没有竣工,一直还是那个不太会表达自己情感的孩子吧,谁对我好我知道,只是把这份感情就这样的时时记在心里,就好。

    24号,姐参加了朋友的葬礼,其实很想陪姐去的,我知道那天她心情很沉重,有个人陪总是好的,可是那天偏偏旅游局有事,姐也怕我受不了葬礼的气氛,把我送到市政府,就去了。姐朋友的葬礼举行在大山,那个曾经我再熟悉不过的地方。我还在半岛的时候几乎每隔几天就要去大山法庭听审,大山那里不光有法庭有监狱,也有火葬场,有坟地。姐刚参加了葬礼后中午又参加了摄影部的散伙饭,回来的时候喝了酒,眼睛红红的,跟我说起时,又流了泪···

    这是第三次看姐流泪,除了握着她的手,我不知道该怎样去安慰她,自己心里也乱乱的,希望这段不愉快的时期赶紧过去,我还是喜欢我姐笑笑的,跟我骚来骚去的样子。

    【尧】

    老尧再次进攻青岛,这次是背水一战吧~见面的时候稀稀疏疏的分享着刚来青岛那会儿各自的心情,都很苦,很累。原来我一直觉得老尧是那种身边时刻需要有一个人督促她该做些什么的人,需要些些关心,和一个值得交心的朋友,每个人都怕寂寞,何况老尧的性格并不是那种开朗外向的。但是,这一次她来,我觉得这个走在我身边的漂亮娘们异常强大,我更想告诉老尧,她绝对比她自己想象的强大,只是,她总是不够自信,而我,是那个总想给她建立一个理想自信的,朋友。

    因为忙碌,因为脑袋里天天承受的事情太多,需要消化思考的事情太多,我总是疏于与她的联系,而她不到万不得已从来不骚扰我,贼懂事的娘们,但是我宁愿她骚扰我,这样我就有借口挤出个时间再多关心一下她,我想这种关心,她需要,我给得起。

    【忙】

    这篇日志敲到一半的时候,就被我放进了草稿箱,再翻出来一个星期的时间又过去了,最近实在太忙了,工作的事,朋友的事,家里的事···我很想给脚上配个风火轮,或者有悟空的分身术,其实我更希望我能有一个假期,哪怕一天也好。可是我只有两条腿,事情却是没完没了,好久没洗衣服了,幸好衣服多;一个星期没洗澡了,幸好头上有假发罩着;老姐开始催稿了,幸好手写稿基本成型了···可是假期啊假期,我得参加婚礼,借崧哥的书还没看完,老姐给的十字绣还没秀,就连我的新手机我还没玩转~我晕~

    分享到:

    评论

  • 没想到我一搜"汤臻"竟然把你的老窝给找到了!最近怎么样?大概看了一些你写的长篇日记,仿佛又带我回到了曾经努力拼搏的报社,真是一段难以忘记的往事,还没有来得及和你们一个个接触就都各奔东西了.把你的电话或者QQ什么的告诉我,都是东北人,(我的手机15898877482,QQ:19472873)祝你好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