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10-22

    聊哉7 - [雷,妖言祸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nzang337-logs/30503751.html

    最近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玩物丧志。我这是在警告我自己,但口头上的警告总是无效。几乎每天都要K歌,每天都在台东步行街上穿行~

    青岛这两天一直在下雨,持续的低烧和自来青后对雨天的厌恶,使我想尽一切办法去发泄。我不想回家,不想一个人,我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惧怕过孤独。

    同时,我也惧怕我的胡思乱想。

    姐、坤哥和我。有些事情是不是可以告一段落了?譬如说我们的车终于提出来了,譬如说我现在发现姐可以很坦然地面对小警察了,譬如说我已经不那么难受了,感觉没了,遗留的只是情节而已。时间真是个好东西啊。还有我和姐的工作,刚一开始我是那么舍不得放弃我的新闻理想,我那麽热爱,但是时间久了,觉得也就是那个样子了吧,所谓的理想在现实面前一文不值。所幸也就这个样子了。

    还有前不久让我很不爽的事情,其实我早就释怀了,或者说我一直都没怎么样,只是当时气愤了一下下,也就过去了。连最无辜最应该痛恨或是郁闷的人都无所谓了,让我不理解的是,为什么“伤害”了我的人们还没有无所谓呢。那个小娘们连看我一眼都不敢,当时我就在猜测,她到底是惧怕我呢,还是愧疚呢,要么就是厌恶!我觉得真是好笑透了。

    坤哥说,一定记住了,即使那个男的再联系你,你也不要再理他。

    我说,我早就跟他断了联系,就算曾经那么喜欢,我都不会再回头。

    一磊哥马上就要离开青岛了。这让我异常地伤感,一磊哥就是那个大学时代一直很喜欢的舞者,我喜欢执着有理想的人。那时候总是会跟大圈一起看遍KILLER的每场比赛和专场,总是站在最前面。跟着舞曲做着迎合的手势。

    就是这样。

    在海尔的这一年,他的不快乐我感同身受。心中总是揣着那样一个梦,于是选择离开。那天晚上,他在网上对我说,在这里,我感到很孤独。他要我记着,离开不代表逃避,而是想要找到一条更适合自己的路。

    他说他还会回来~

    玩物不丧志,我相信自己。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短信 2009-10-22
    陪伴,崩溃 2007-1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