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9-04

    聊哉3 - [晴,有时多云]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nzang337-logs/28521468.html

    各有各得生活。

    上班下班“循规矩”,最近开始跑步,因为最腐败的就是丫公务员们,美其名曰减肥是为了未来的老公,其实是自己觉得在这样下去不成,体重频增连自己都看不下去了。洋姐向我炫耀她5000米跑了40分钟,牛拜的快找不着北了。那时候的我刚喝完药,夹着温度计裹着大被,想到她那滋润的小日子,眼睛都绿了。不过庆幸的是俺现在的身材很苗条。

    有时候我们现在的生活并不是我们想要的,有时候,我们得到了想要的生活其实并不适合。

    洋姐、大冰、玮巴~这些女人,都是我年少时陪我走过风风雨雨的死党,原来我们说过永远在一起,我们也从没恐慌过有一天会分开,我们想要的生活是轰轰烈烈。可貌似,最想平静下来的我,偏偏一个人扎根在外了。我从来没想到,洋姐会甘心回家当一个小导游,快跑了大半个中国的冰安分守己地留在哈市,而最没耐心最不喜欢小孩子的玮巴,竟然当了老师。这些祸害都不祸害了。嘉荫现在很和谐安宁。

    而有时候,最应该反省的是我吧。其实我知道,洋姐是为了一个男人才回家的,她甘愿放下自己的理想。大冰是在留守,因为她怕她的男人回来找不到她了。玮巴更不能走,因为她已经认定了一个人。所以我走得理所当然,走得应该是义无反顾的。我记得BACK最后对我说,他说,大j,走吧,千万别回头,我知道有些事情你还是没办法释怀,你记性太好了。其实,back不知道,即使在青岛,我也还是会时常想起有我20多年回忆的地方,经历的,好的坏的。只是我在这里没有那么多时间。而且我爱的人出现了。虽然他让我很痛苦。所以我现在是真没有退路了。前段时间我真的是在一次次的动摇,然后再一遍遍地否定自己的动摇。其中的苦,只有我自己知道。当亲情友情爱情都不在服务区内的时候,工作丝毫没有动力。某人说,至于吗?我说,至于。

    老师是小玉梦寐以求的职业,现在她如愿以偿了。我想现在的她应该不会再像前不久午夜打来电话时,那般不自信了吧。能做自己喜欢的事也是很不容易的。H是必不可少的话题。我知道那是那娘们最想从我这儿知道的,我好像也开始异常地放纵起来。我想这个时候,她现在是需要这个长久以来她一直坚持的东西,作为动力来支撑她的。

    我一直觉得我变得越来越社会了,而H还是H。也许四年我真的是像H说的那样,不开心了,无聊了,郁闷了的时候总会骚扰他。原来没感觉,现在想想,貌似还真是那么回事。所以现在这个毛病也改不掉。我不想说的时候,有人翘我的嘴都不管用,我想说的时候,我闭着眼睛都会把电话拨到H那边。言言取笑过我,他说你有跟H闲扯的时间和金钱,都用在LP上,就早把事摆平了。显然,习惯已成为自然。显然,我已经被H四年的摧残,把这个人弄得根深蒂固了。其实每个女人身边都有这样一个男人,他不是她爱的人,也不是她的男朋友,但是她所有的事情都只会跟他说。现在H工作努力,又在爸妈身边,继续做着单身公害,最幸福的就是他了。

    言言自从考上研后,就跟变个人似的,我觉得自从她被一爷们抛弃之后,她就成了哲学家,或是二郎神,开了天眼,把什么事情都看的无比透彻。本来我是想回去抽那爷们两嘴巴子的,但是现在我很矛盾的酿。在我最难过的这段日子,其实言也在失恋中,可我丝毫没有察觉,还说了很多诸如她是热恋中的人,快晕歇菜了,根本我这个刚清醒过来的人的心情。我现在知道,这段日子她比我苦,要承受失恋的痛苦,还要不停地开导安慰我这个该杀千刀的。换成是我,也许我做的不会有言言好。言对我说,也许在我充满荆棘的路上已经有很多朋友在替我分担包袱了,而她想做给我在前方披荆斩棘的那一个。当时,我感动的热泪盈眶。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