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8-31

    怎么就成了“伤城”? - [雷,妖言祸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nzang337-logs/28385691.html

    七月是从欣喜地发现浒苔开始,到天天体验浒苔,写浒苔,就这样以一种异常缓慢的速度结束。爱情也是。

    我欣喜地发现我对他有感觉,我每时每刻感受他,然后到现在痛苦地不得不忘记他。

    八月却是转瞬即逝。他去了北京,我们在两个城市里为同一个奥运主题忙碌着,我从未如此想念,然后开始讨厌我自己。“亲爱的,我从未离开,先走的是你。”

    这个城市潮湿,九月马上就要开始,阴雨绵绵,天气也转凉了。穿上秋装,坐在KFC落地窗子边喝咖啡暖暖,想象你会在哪条街,牵着谁的手,吻着谁的脸。神伤。

    我经常在路过半岛的时候,想起曾经自己做实习小嫚儿的日子。那时候跟你说很少的话,总是在努力学习。偶尔偷偷看你,抽烟敲键盘,皱眉,微笑,新闻腔~然后午夜里发信息原本是想安慰刚刚失恋的你,却不知道自己深陷其中。回校的那段时间,发现那么多示好的男人里,没有一个再想起,却是那样一个沟通最少的人让我时常想起。我那么那么想念你。

    朋友说,有感觉就能在一起。

    我也以为,我们就可以这样的在一起。我可以丢下完美主义,丢掉大小姐脾气,不去计较你的过去,不去在乎谁爱谁多一些,我先甘情愿。我以为只要在一起,什么都可以慢慢来磨合。但是,一切都是我以为。在爱情上,我足够幼稚。我总是在猜你要的是什么,我能为你做些什么。从来没有人这样深入人心。

    我知道,这场战役中,你一直很清醒,不清醒的是我。是我执迷不悟。

    彻夜长谈的那些话,直击我的心脏,看似执着,早已是不知所措了。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哈市与岛城虽然都拥挤,但是我只对你一个人有感觉。

    今天,岛城又下雨了,亲爱的,请允许我奢侈的多想你一会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