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8-29

    聊哉2 - [雷,妖言祸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nzang337-logs/28310545.html

    昨天参加了栾姐的婚礼,穿粉红裙子高跟鞋当伴娘,蛮喜庆的。有爷们说我脱掉嘻哈穿裙子还是很销魂滴。但是很久没穿裙子,真是不太习惯。

    伴郎是半岛久仰大名且人缘超好的球球同志,这让我很欣慰。

    因为在之前栾姐原本是想做和事老,让某人当伴郎的。我告诉她,如果让某人当伴郎,我便不当伴娘了。就当我不够和谐不够洒脱。

    婚礼上看见某人,还是有点尴尬的吧,他很自然的打招呼。我知道在这场战役中目前来看我是输了。我不想再继续攻打下去,但是又不舍得。朋友说,之所以,见面还没办法坦然,是因为我还忘不掉。那么,他坦然的面对我,是不是意味着,他真的无所谓了呢?

    算了 罢了

    8月9号那天,我是275分,8月20号那天我是311分,当时我有种崩溃的感觉,怀疑我10天时间都在干啥,10天时间要完成将近200分的任务,所以隐身了QQ,发愤图强,竟然三天就搞定了,被报社人刮目相看了。OK,可以小闲到9月了。

    可不幸的是,刚开的工资,已经被我取光了~

    今天终于写完了酝酿调查了很久一大稿子,因为版面不够的原因,明天发,我因此很爽,明天不用写稿,今晚也很闲,可是偏偏没有人约我。好吧,自娱自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