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7-20

    不爽 - [晴,有时多云]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nzang337-logs/25154463.html

    貌似很镇定,其实毫无办法。很茫然。

    昨天跟罗鹏同志去蹲点。罗鹏是我的同事,比我大一岁,家是山东的,可在哈师大上了四年大学,一口东北味,更缘分的是先前我们都在半岛实习,只是不在一个部门,绝对眼熟,可那时不认识。但现在在一个单位就被感亲切了。昨天一起出去弄大稿子,垃圾清运车要10点才能出来,我俩吃完饭就去打台球去了,貌似上班这么久,我们是第一次这么轻松,平时我们都围着工作转。罗鹏同志台球打的相当神奇,彩球打进很困难,人家专门进白球,被我赢了一局又一局,我都无奈了,最后他总结输的原因是一般打台球的都穿马甲,而今天恰好我穿了马甲他没有穿,当时把我笑翻了~很高兴报社里有个合得来的好哥们,最主要的是不用担心什么,他有女朋友,我有男朋友。但是他比我幸福。

    昨天打完台球出来,我们就坐在路边蹲点,跟他说了很多感情的事,我知道他担心我且心疼我了。天气也挺配合的,开始下雨,当时我很想大哭一场。某人永远都不知道我的心情,因为太在乎,所以那么怕失去。原来总是别人在为我付出,而现在是我在为某人付出,很多人说是我太惯他了,可是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到底想让他怎么样,这种事,我说的再多,别人也帮不上什么,情况只有我最了解。有点乱了。

    如果感情的事是我庸人自扰,那么工作上的事才算是不爽,我这个人就是这样,情感从不外露,表面上什么都不愿意表现出来,但是什么事情都是在心里憋着不爽,只有倾诉在这里,自从来单位这段时间,周围同事来来走走,变动一直很大,我体会到了现实的残酷,淘汰,适者留不适者走。如果说先前走的那些也就那样还不算熟,可是这半个月来,小桑走,雯雯走,现在勇斌也走了,我心里很难受很难受,毕竟刚创刊那会儿,我们是那样一起并肩作战过,亲密无间。可是淘汰了,就那样,离开了,也许不会有人记住他们刚开始也是激情满怀,可是我记着,我记着我第一次见桑哥,他把我加为好友;我记着跟勇斌曾顶着大太阳在栈桥采浒苔,记着之前他总是说要给我介绍男朋友,记着我第一次给男朋友选衣服曾拉着勇斌去帮我试,记着他跟我说的那些心里话;还有雯雯,我们女人帮的一员,那时候我们女人帮的姐妹们经常一起吃饭,雯雯生日就比我大一天,我们还曾约好今年的生日要一起过。可是,可是~

    最近不爽的事貌似很多,我一直在苦撑着,不知道还能撑多久,其实已经很累很累。这也许是我第一次敞开心扉,说出我的不爽。爱情小幸福的背后是那么多的孤独和不可确定,你们不知道;工作小成就的背后是那么多的残酷和疲惫不堪。但是我说过,我现在没有资本倒下。我想一切都会好起来,只是时间的问题吧~

    加油,加油~

    就到这儿吧,明天圣火来了,还得早起呢~

    分享到:

    评论

  • 会好的,成长是要有痛的,然后会淡然镇定的看待这一切
    你是幸福的,记住这个就够了,别乱想了呵呵
  • 会好的,成长是要有痛的,然后会淡然镇定的看待这一切
    你是幸福的,记住这个就够了,别乱想了呵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