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4-27

    寝室永远的小九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nzang337-logs/2364318.html

    小九是A-MEI姐的朋友,自从搬到我们邻寝后,每天就寄生在我们寝了。我称她小九,叫她清姐。

    开始我俩并不熟落,非要揪出个后来很熟落的原因,可能是在一次开玩笑的时候我也加入其中,说她待遇最好,我们都是一室一廊一厕所,她可好,还外带一厅(我们寝室)。从此,她好像更真爱这个客厅了,把什么茶叶,茶杯,暖壶的全搬过来了,就这样我们成了不睡在一起的一家人。

    其实最主要的还是大家都是很爱说笑,很爱玩的人。清姐和我一样都爱打羽毛球,不论多不可挽救的球她都想试着挽救,那敬业的,我喜欢全力以赴的人,所以清姐已成为我的球友兼对手了;清姐狂爱“斗地主”,当在寝室跟我们打得不过瘾无奈又要熄灯时,她不惜去包宿,和人一斗过瘾;清姐爱叫我“水蜜桃”,很俗气很恶心的称呼,但是她说那是爱称,说她爱看我穿粉红色的衣服,那时的我很像一只水蜜桃;清姐表面嘻嘻哈哈,但内心很成熟。她把友谊看得很重,对待爱情更是一丝不苟,那个曾爱的男生给了她太多对爱情的感悟。她常常说,水蜜桃,你不要找一个有XXX错误的男生做我妹夫,不然我削死你。然后我们就会一起笑~

    和清姐相识以来,算算也就一个学期,记不起初次见面彼此的第一句问候,想不出一起经历过什么大喜大悲,可是我们就这样的成为了朋友。

    昨晚,清姐回家,想到火车轰隆隆地带走我的清姐,就感伤了,我最终还是没勇气去送她,怕把分别的场面搞得像永别,即使就要毕业的她还会回来善后的,但看着她有些不舍的眼神,我还是选择一个人窝在寝室里了,默默地祝她一路顺风~清姐曾说,大学一晃儿而过,什么都没收获,可是懂得珍惜就够了!是啊,够了!

    分享到:

    评论

  • 说得我都有点害怕毕业了 时间就是太快了 转眼大一完了 唉 ……
  • 感动啊,我自己觉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