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6-23

    站在大雾的黎明等待黄昏晓 - [晴,有时多云]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nzang337-logs/23431764.html

    最近青岛经常是大雾天气,空气开始变得潮湿,清晨起来,周围静悄悄的,下楼没跑出多远,鞋带开了,蹲下来系鞋带的瞬间,我突然感慨了下下:原来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很久了~一个人。

    昨晚老佛爷来电话埋怨我,嫌我这孩子不厚道,让大扬一个人从哈市千里迢迢的运回了我所有的东西,说孩子大晚上的一下车风尘仆仆的就先把东西全送到我家来了,连进门坐坐都没有就走了。

    其实我一再嘱咐他,让他迂回着点搬,两个超大号塑胶袋子外加一大箱子的东西呢,而且还让他到我家要狠狠地宰我家老佛爷一顿。我想大扬一定想,长痛不如短痛,一次都帮我运回去得了,跟俺家老佛爷吃饭还拘谨,等我回来了宰我多好。这样猜想我还能少心疼点。

    老佛爷在电话里威胁我,让我必须给大扬打电话致谢,不然就要收拾我。我说,离你这么远了你说你还要收拾我,你这什么老太太啊。跟大扬根本就不用整那些客套的。再说我自己的哥们我自己疼,用不着她在那费神儿,结果她就生气挂了我的电话。那暴脾气就没改!

    然后,一个人在这边微笑,我想到了老爸老妈看见大扬时心疼的样子,想到他俩面对着我四年的东西在家里翻翻看看的样子~会不会更加的想念我,想念我在他们身边的那20年时光~

    是不是家里养的热带鱼还像小鲨鱼一样凶猛生命力旺盛?是不是家里的龙爪已经长出来了,这次爸妈要悠着点拔了呢!是不是楼下的烧烤店还那么红火?是不是楼前的步行街还是通宵的灯火通明?是不是后院的篮球场时而还是有孩子试探着想要进去打篮球,是不是每每还是会被那个严肃的小哥给拦下来?是不是咱们家的杜鹃花开了?是不是我的房间还是老样子?是不是一切都没有变,只是我已经很久不在家了。

    朋友

    其实像年少时的那些朋友,不像现在那些友谊那样说的花哨做的生疏,天天想你天天不放心你,侃大山的时候都在,等到有什么事的时候人就没了,电话可能都不接了,过后开始找借口;或者是口口声声说是朋友结果是利益关系。当然了,这四年我身边的还都好啦,我一向都是这样,不到逼不得已我从来不找别人帮忙,当我有事情的时候我找你肯定是觉得找你最合适而且保证是你能做到的,而你没出现,那么以后我都不会再找你,我表面上该怎么对你还是怎么对你,但是你也别想在我心里占多高的位置。我特别不喜欢两个人明明是朋友却见面很少,等到对方帮你做了什么事你才想着请人家吃顿饭。如果我朋友这么对我,我又是表面上不表现出来什么都不说,但是我心里肯定不舒服。

    在现在还想找到像从前那样的君子之交,似乎很难,现在的相处都很高调,其实友谊的最高境界就是淡如水。大学四年我的朋友不少,我对现在的友谊仍旧相信如同我一直相信爱情,只是她也如同爱情般让我从不轻信。所以在我最难过最失落遇到什么事情需要身边有个人的时候,大多时候站在我前边替我挡风遮雨的还是我原来的那些朋友们,在四年里他们一次次默默的帮我摆平事情却总不论功行赏,他们陪我分享我一次次的小胜利或是小挫折,纵容且相信我就是独一无二无法取代的。我觉得友谊这东西不用像爱情那样去不停的试探或者非要去追问个什么123之类的,原来我也问,但是现在觉得傻。其实替自己冲锋陷阵的就是真朋友呀,是要永远记住且也要为她赴汤蹈火的呀~

    工作

    就是这么一样东西,希望赶快确定下来却又不希望那么快到来,所以每天都是带着这样矛盾的心情,以致我说话总是语无伦次,写字总是乱七八糟,做事总是歇斯底里。但是现在我每天都要说比原来多很多的话,写比原来多很多的字,做比原来多很多的事。

    其实我嘴上总是说没事,这报社不要我大不了我就去杂志社呗,说不定比这里还好呢。但是我还是不甘心的,谁都想付出得到回报,何况我的付出不仅仅是过三关和等待的煎熬,我还付出了不能坚守到毕业不能回家的代价~

    在大雾的早晨我在我的笔记本上写下了满满五页从2月到现在的所有事情和我的心情。那个笔记本的前一页是在半岛的最后一次采访,而我发现这么久坚持写字,我的字比原来漂亮了。

    心阶段性麻木。

    爱情

    文涛说,当我们说宁缺毋滥的时候,都是在自欺欺人其实就是找不到。我说我找个“老板娘”怎么着也得比你高比你帅吧。然后他就说还要比他有钱,比他会疼人,比他幽默,孝顺~

    我这发小总是希望站在我身边的那个要是最好的。

    爱情这个词提起来觉得那么生僻,好久好久都没出现在我的生活里了。其实我很怕有一天有个人出现了,对了感觉,可是我却不知道该怎样去爱去经营了。这好像是个没用的担心~但是我会时而的担心一下下,用来提醒我爱情总是会来光顾我滴~

    这篇日志似乎跟题目没有什么大关系,只是最近我总是在清晨醒来,矗立在大雾的天气里,等待着,黄昏的到来,黄昏没什么不好,虽然来得晚,却壮美,I'm sure。

    分享到:

    评论

  • 加油,你会很出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