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4-09

    拿什么拯救我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nzang337-logs/2232454.html

    看到一个电子工程的男生填的一份挺搞笑的调查问卷:

    问:是否想加入中国共产党。加入/不加入的原因

    答:否。现实太残忍,想也化泡影。

    问:大学生应否交男(女)朋友?A应该,B不应该,C个人私事

    答:D看缘分

    问:作为一名大学生,你认为你的人生追求是什么?

    答:用尽一切东西让父母、朋友有恩于我的不缺乏物质。人本无追求,所以也没必要整得太象模象样,有吃有穿足矣,待到老一些,会晤知己于农田。

    这就是个纯有思想的人,知道自己想做什么,想要什么。

    这就是个纯乐观的人,知道现实的残酷,但还会努力去找出乐呵的活法。

    这就是个正常的人。我竟然用“搞笑”来形容他的回答,只能说明我不正常。

            鱼姐来短信说,妖精,姐想你了,在干什么。我说睡觉。她说,你丫早晚得睡死在床上。我这时能想象出她咬牙切齿的样子,认识这么多年了,彼此太了解。

           我曾经设想过尽百种死法,最后筛来选去,觉得有两种最适合我,一种是撑死,一种就是睡死了,我想如果两者各自取其半来死,会死的很幸福吧。

            起来,喝水,照镜子,发呆,等冰糕来~

            冰糕拿着数码来的,于是我就站在四月苍凉、寂寥的背景里,听见相机一次又一次楞生生的咔嚓声。天空灰蓝,看不见风的颜色,只有我的头发向一面飘着,落寞的眼神。我居然重新爱上我的头发,凌乱的。我对冰糕说,拍的很漂亮,我真的不剪头发了。我看见冰糕一眼的疼惜。其实这时候还有个朋友来陪我,很开心了。

           四月被下了咒。最希望H在我身边,陪我度过末日,可是咒是自己下的,应该自己去承受的。有时我太依赖H了,一点点的难过都想他知道,忘了去问他的世界是否欢迎我。我一直认为自己在没有英雄的世界里找到了英雄,可发现被我称为英雄的人并没有解救我于水火,反而给我凭添了一些恐慌。是我错了?

           终于看了《水仙已乘鲤鱼去》,哭了。

           我想,是时候了,流泪;我想,是时候了,让眼睛重新亮起来。

           过了四月,快~

           五月,Reborn。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妖精森林 2007-04-0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