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6-02-14

    在这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nzang337-logs/1926546.html

          冰糕曾说,“博客这东西和QQ一样都多余,要说什么话,要抒发什么感情,一个电话,一条短信,人约出来了,面谈呗。电脑是没人性的,文字也是静止的,都虚,人与人交流实实惠惠的多好,要不你的专业怎么叫汉语言文学而不叫汉字文学呢。”我想说此屁有理哦。他又来了句,“所以好好弄你的博客啊!”我当时就晕了,这逻辑混乱啊!

           我知道冰糕的电脑放在家里纯是当家具的,大衣柜还能装衣服呢,可他的电脑就是一摆设。他上网只玩游戏的,但玩游戏也是去网吧玩,我一直在想丫是学计算机的为什么不好好组装一下他的电脑呢?他说是养成的习惯,其实外面的网速和卡机频率比他家里的电脑也强不了多少。

          所以看见他的留言我很意外。呵~年也过了,学也快开了,说说我吧。在这里,气温比哈市至少低十度,现在还穿很厚的衣服,也说很少的话;仍旧留着很长的刘海儿,仍旧习惯透过刘海的缝隙看太阳;不小心和楼下飘飘穿了情侣装,都是喜庆的红色,朋友笑说,同类嘛,都是京巴!无意间遇见了很多许久未见的人,于是给了回忆很多时间;看CCTV-5直播的NBA,听了很多的歌,敲了很多字,也用很多时间想念一个人;拍了很多照片,画了很多画;还是换很勤的衣服,走很多的路,只是瘦了,一副弱不惊风的样子,老妈说再我临走之前不把我吃成个胖子,就把我打成胖子。可是我的胃就是跟我搅劲,但是又不想辜负老妈的苦心,朋友的盛情,所以每天硬着头皮吃很多东西,可怜天下好孩子啊!那就争取吃成个胖子吧。

          刚刚过完元宵节。今年元宵节的烟花放的出奇的漂亮,并持续了一个小时之久,不曾间断。第一次站在离烟花那么近的地方,感觉它笼罩了整个小城上空,我看的一脸陶醉。我的小城在元宵节有很多习俗,最声势浩大的就是每每在看完烟花后,都会到江上滚冰,这样据说可以滚掉上一年的所有晦气,然后还要放灯,就是在江上的国界线以内找一个自己喜欢的位置点上一支蜡烛,并对着点燃的蜡烛许下三个愿望,这样愿望就会在新的一年里实现,小城的人们对此深信不疑,所以滚完冰,放完灯,站在坝上俯瞰我们的黑龙江,一片烛光闪烁,望不见尽头,很温暖的感觉。

          劲爆的迪曲,闪耀的灯光,一群跳的很HIGH的人们,暧昧的空气,浓烈的烟,微苦的啤酒,和三个好朋友,在不夜天。我总觉得这样的环境并不适合我,至少在我看来,这并不是娱乐消遣或释放发泄的最好地方,但还是摇的很厉害,汗水湿了头发,听到掌声,看到围过来的男男女女摇摆的身体,不知怎么我突然停了下来,站在人群中,像个迷路的小孩儿,辨不清方向,只能跌跌撞撞地寻找每一次可能。终于还是逃离现场,告诉自己有些东西,有些人并不适合自己,也许适时放弃是好的。

          在这里,没有太多的喜悦,亦没有太大的悲伤,心绪一直很宁静。时常陪在家人的身边,感觉无比幸福。感谢一些人,分开的日子,还会想着我,我也一直在心里祝福着,不说不代表不想念,幸好就快要见面。

          今天,没有情人的情人节,祝和我一样单身的朋友们快乐;也祝那些已经有伴儿的朋友们快乐!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