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4-05

    清明不放假 - [晴,有时多云]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nzang337-logs/18345852.html

    原来的这个时间,我一般是在家里刚吃完饭悠闲的看电视,如果是在学校应该是跟好朋友相约在一起。可是现在我在半岛大厦里,偷闲敲这些字。

    今天在公交车上打了瞌睡,眼睛充了血,蛮厉害的,想念H。

    关于他说的那句孤独,那些爱情。翻看手机才能确认那些发送在深夜乃至凌晨的信息都是真实的。我不敢想象H当时的脸,那张在我记忆里已经根深蒂固的忧伤的脸。

    那个喜欢他的我的朋友说,不能跟在H一起,但是那么希望将来还能见到他,哪怕未来的某一天匆匆的一眼。那是怎样的一种喜欢呢,我想要比我想象的还深。

    现在我们分开,7月我们分别。朋友之间好像不应该有那样庞大的眷恋吧。但心中那个位置是前赴后继多少人都无法取代的。而我和他的友谊,他说过一个“最”字,曾让我感动得一宿没睡。有时候想想,为什么那么多人曾那么喜欢着他,多少年为了我这个朋友奉献着少女单薄的一去不复还得青春,最终还让她孤独的走了四年,原来觉得是他的问题,现在是觉得原来没有一个喜欢他的人像朋友那样能深入他骨髓了解他。

    原来总是时不时得发一些现在想来觉得很矫情地话给他,然后发现这么多年只有这个人让我矫情。我没想过分开后再不能随时相见我会是怎样的心绪,就算没有喜欢他的那些女人庞大,但绝对要比她们深邃。当然,我觉得这句话说得也有够矫情,说出去写出来的这些对他的话不知道他的想法的,都矫情。

    昨天晚上早回家,在校内上敲了篇近况,写了我身边现在的这些人,那些事。感谢那些关注关心我的朋友,竟然那么有耐心的看完了我写的那些字,确切地说是错别字,今天改的时候自己都要崩溃了,呵呵。

    哦耶,下班了!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