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1-19

    第一场雪 - [晴,有时多云]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nzang337-logs/10875515.html

    2007年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来得更晚一些。

    我给小杰子发了信息,告诉他哈市下雪了,这是每年他都希望我第一时间向他汇报的。奇怪的习惯。也许没什么为什么,也许只有天知道那是为什么。

    H也错过了哈市的第一场雪。这场安静、纯色、细细小小、那么缓缓落下却那么铺天盖地的只属于北方的雪。上海肯定看不到。

    昨晚我本打算不回来了,觉得即使回来也不一定能见到他,即使见到他还是要说再见。可是当朋友吹熄蜡烛还没开灯的一瞬间黑暗里,我突然有一肚子的话汹涌澎湃,想要对H说。我丢掉一大堆认为我越来越莫名其妙的朋友打车往回赶。我想就算赶不上、见不到、说不出什么,至少让我们的心离得再近点。其实只是去实习,又不是不回来,平时也很少在一起的,不就是那个样子吗。我以为我想的挺明白的,可是H在信息里说想他的时候要联系他时,我的眼泪一股脑的往外冲,我憋了大半天才憋回去,这把我累的。可今天早晨起来我的左眼眼白上有了一小块瘀血,把我吓得要死。我把这罪过砸在了H头上。

    一大早陪大扬去给厚吉的女朋友进货。大扬说厚吉女朋友的店最近生意萧条,再这样下去就挂了。知道我最近挺忙的,还是把我给搬出来了,成败就看我了。这给我整出压力来了。我一下想到前不久刚结束的秘书考试,开个破会秘书就要筹备那么多事,什么主题了人员了场地了设备了~原来是跟去进货一样啊,譬如我要考虑温差,我家这个时候可要比哈市冷得多,太薄的棉服根本就穿不了;还有消费人群,应该是15-20岁左右的学生居多,衣服样式就不能要太多另类,时髦的,还有颜色啦,长短啦,价位啦~哎~~~我觉得做人真难。幸好对自己的眼光和头脑有自信,希望大卖吧。

    然后又马不停蹄地弄H临走前交代的事~

    都说我现在瘦的不到100斤,能不瘦吗~

    今天给俺家老佛爷打电话,聊了半个小时,剩着她嫌我两星期都没打不重视她。有些想家了~

    还是失眠~而大洋则每天都在为治疗我的失眠不遗余力,我真怕有一天给他弄崩溃了也睡不着觉。呵呵。那么感谢他的陪伴。我们总会在匆忙人群中缓慢优雅的走路,然后看着彼此冻得通红的手心疼得微笑,因为我们俩都是爱死了自己的手,却打死都不愿戴手套的人。雪一直在下,心是暖的。

    分享到:

    评论

  • 今天小臧给我发短信了,说你告诉了他我妈妈的事情.他怨我没和他说,说我拿他当外人,其实我一直想等妈妈好了再告诉你们,呵呵.不过现在不用瞒了,快要出院了.没想到这么快就被你发现我的博客了,你可能是第一个自己发现的.能告诉我你是怎么找到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