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10-26

    落叶满地,你们说要离开 - [风,那些花儿]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jinzang337-logs/10488069.html

    走在校园里,我觉得每棵树的心情都是失落的吧,只能任凭秋风把叶子强行带走,看着一地落叶,无能为力。“不要以为只有你们伤感难过,其实我也好不到哪去~”我自说自话。

    洋姐来的那天,我和大冰都有急事走不开。结果她说她一个人除了香坊,快把哈市转遍了。晚上边给我发信息边等车,溜号坐反向了,累得要死。那晚我们没聚成。第二天我们三个终于见面,我在去的路上接到面试通过的电话,可是我根本就没把心放在记上班地点上。我边跑边说谢谢。挂掉电话,一身轻松。见面我笑骂她们断了老娘的财路。本来开开心心的却都感伤了。喝了很多酒,竟然都哭了。

    记忆中那是我第一次看到洋姐和大冰哭。原来,我总爱在大冰面前哭,那时候觉得最脆弱的一面只能给我最好的朋友看。但自从上了大学,我就再也没在她面前掉过一滴眼泪。这也成了我第一次。其实我和大冰都是有名的“一杯倒”,就因为一句“誓为知己者死”,我们都豁出去了。我已经好久好久没那么放肆的流泪了,我躲在卫生间里边哭边吐,好像把这几年所有的苦痛都倒出来了。而那晚大冰吐了大半条学府四,我一直给她拍着背。她回过头问我,大J,你看我脸脏没脏?我涂得睫毛膏是不是都掉了。我心疼得说,没有,没有,你还那么漂亮,我们用的都是防水的~大冰说,大J,这是我们最后一次喝酒。我们给玮巴打电话,我说三缺一,你在多好。玮巴就说,大J,你丫别哭,我不在这干了,我过去,我过去~那一刻我的眼泪就跟黄河泛滥了似的怎么也止不住了。这就是我们这帮孩子,誓为知己者死。

    洋姐走的那天,给我发信息,她说,大J你给我记住,以后不管在哪,谁要是对你不好就直接揣的他断子绝孙,然后甩甩你的秀发离开。咱都不是吃糠的,你永远都是那个小坦克,所向披靡!然后我的眼泪全掉在了米线锅里。

    接下来是繁荣兄,在我还没走出伤痛的时候,在我还没因为走夜路受惊过度的恐惧中爬出来的时候,特平静的告诉我他要去苏州。他是跟我说过他要走,但我没想到这么快。他拉着我过天桥,我突然想起他刚才着急来接我,在天桥上奔跑的样子,风把他的的衣服带的很高很高,我都看见了。我也看见他心疼得说,这么晚你怎么能一个人呢。繁荣兄,你走了我怎么办?苏州那么远~

    那晚,我想起我们认识到现在的种种,我感冒的时候,它会给我送来感冒药。伤心的时候一个电话他就会风风火火的赶过来。每次就是差五分钟关寝他还是会先把我送到寝室然后再走。他跟我说过他曾喜欢过一个女孩子。他处女座的那些顾及,那些多想,那些隐忍。他没办法像我这样敢爱敢恨,这般洒脱豁达,就因为他做不到的我能,然后纵容我的一切,爱看我开心的样子。而在这个季节,这个时候,分别,是无能为力的。我们都知道。可是我不希望所有离开的人,都像繁荣兄那样说可能回不来只能在我生日那天寄礼物给我。我只是希望在大学最后一个生日那天,能看到我的好朋友,所有的好朋友。

    这个秋天就要过去,可我的悲伤无休止的延长,扩大~伴随着发烧,失眠,和身上一块块莫名的瘀青。站在秤上就真的吓了一跳。我想起了李清照,还有那些悲伤的词。又崩溃了~

    但都请放心,我会好好的,好好的。我会微笑着不停的祝福你们,我的朋友。如果相聚成了奢侈,让我们就把彼此狠狠地记住~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