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开学,上课,开始陆续看见一些同学,朋友~

    昨天英语课上看到了大琦,看见他没事了,我很开心,也许那晚有些无助的大琦真的已经从那个感情的低谷中爬了上来,又将和她女朋友重新回到跑道上了吧,我继续祝福他。

    刚才接到言言的电话,一个假期没见所以狂砍了好一阵,然后她突然一本正经地问我假期里有没有遇到T,让我感觉她之前的嘘寒问暖好象都只是为了引出这个问题的,我告诉她“有”。关于T的问题这么多年来长盛不衰,我突然烦了。

    T还是那么瘦,只是现在穿得挺爷们儿的,我没告诉他其实很不适合他,我还是觉得那个不论在篮球场上还是在平时都穿着一身休闲的他更像他。其实T从小就是那个样子,不怎么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什么更适合自己,他是需要有个人照顾的,我不知道现在这个人出现了没有,又或者是出现了,只是她也不知道他需要的是什么。这么多年了我仍然自信的了解他要的是什么,但是我不会再站在他身边了。

    我一直以为过往的一些事一些人我会记一辈子,其实我真的会记一辈子,甚至是想起时一个细节都清清楚楚,但不疼了,真的不疼了。我只能说就当过往的画面全都是我不对,过去了,就没办法再重来。

    言言,这是你要得答案吗?其实我们早就是朋友了。我们的故事也许还有很多曾认识我们的人当曾经的佳话想起说起,并还想知道后事如何,其实故事早就有结局了,不是吗?我俩都相信了,可为什么这么多年了还有那么多人想要什么结果呢?呵呵,我没办法感谢你们的关心。

    现在我很好,即使没有一份我要得爱情,但我一直相信着。我很认真的想我的未来,很努力的生活~

    就这样。

    PS:刚刚在校园里看见一个男生很象风云哥,好久不见,有点想了,呵呵!

     

  • 元宵节,在路上,和大扬。因为一些原因。不能和冰冰、玮巴亲自去放灯、许愿、滚雪、看烟火,小小的遗憾。其实元宵夜每过一个小城小市都有漂亮的烟花看,一路上都没兴致是由于在发烧,幸好有大扬的手,在这样寒冷的天气和这样的情况下传递给我友情的温度。

    在此之前,没有人知道在以往的假期里我为什么很少回家,其实那是因为回去了,就不舍得再回来,我舍不得跟家人分开,我受不了每次走都是全家相送的那种场面,每次坐上离家的车时我都是在极力压抑眼泪,也许,没人会理解我那时的心情,怕有天“失去”的心情。

    感谢:

    感谢决策高明的老妈,在我做一些事上给了我很好的建议。我不再会说“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了,因为我有块“老姜”。

    感谢小表妹的短信祝福,老姐很感动。我想她已经在元宵节晚上帮我许了愿望并将它和蜡烛一起安放在黑龙江上了。

    希望:

    希望姥姥的病快点好。

    希望自己国三能通过。

     

  • 新年快乐,诸事大吉!

  • 现在,我过的是猪一样的生活.
  • 当我意识到好象很久没写博的时候,我才发现已经2007年了哦!当我意识到2006年已经在我不知不觉不紧不慢的生活中过完了的时候,才发现最后一刻是H帮我画上句点的。是的,2007年来临的前一刻我和H在一起,一段忽略掉了时间的相聚。我想也许再不会有个大男孩坐在我旁边为我自编自唱很久的歌,在一个女生面前睡觉睡到发出轻微鼾声,很漂亮的侧脸。他说他总感到孤独,即使身边有很多人,可了解的没几个。其实我没有告诉他,他在《到时候就晚了》中唱“Lonly,Lonly,Lonly”的时候,不是不搞笑,我笑不出来,是因为我知道他Lonly,我也没告诉他,其实当他在孤独中迷失时,作为朋友,我真的会把最爱的左手给他牵,带他走出去。

    我想2007年该是我为自己奔走的一年了,我不能再任性的只去做自己喜欢的事了。我以为我在很久之前就把时间预定给H,那样,什么事就都不可以改变了,但我错了,可我是那么怕欠他一次旅行。

    以上是我对我的好朋友H的一点小小心情,拿出来给大家看,是想得到祝福。因为我怕分别,我不愿和我的任何一个朋友说再见!

    昨天哈市下了雪。顺利买到票,我想我离回家的日子又近一步了吧。开心!

    瘦了很多,所以一直穿很厚的衣服,因为我还是不喜欢自己弱不惊风的样子,我还是习惯了一个人面对一切,我要让周围人看到,我一直都是那个不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会试着露出清爽微笑的妖精,我要让你们看到我的步调有多坚决!

    感谢在这个寒冷冬季里一直不曾忘记并默默支持我的人们,其实这个冬天不太冷!

  • 2006-12-23

    关于~ - [雷,妖言祸众]

    这是女主角光希                              游和光希是一对,游很帅的勒!    

           我有一张和这张图片一样的照片,千心万苦买到的呢

                                       三个主角:光希,游,茗子(从右到左依次)

    吉住涉的漫画中我最喜欢的就是这个《橘子酱男孩》,因为人物画的很漂亮。台湾也曾把它拍成偶像剧,朱孝天演的,我至今都不敢看,怕把游在我心中的形象破坏了,呵呵!

    曾经一直很想好好专心的画卡通,呵呵,殊不知之前我竟学的是水彩笔墨。现在素描一塌糊涂,但总不想放弃~

    直到现在也是见到什么都想尝试,也只想要会了懂了的过程,让我只在一件事物上下工夫很难,我没觉得这样有什么不好,全才人才的跟我没关系,我只是想让我的生命更鲜活,让我的经历更丰富。

  • 又是一次考四级的日子。昨晚又失眠,我想现在身边也就只有他的一举一动能给我的心带来一点震动吧。早晨起来眼睛充血了,我以为我哭了,其实没有~

    没有困的感觉,所以不影响我的考试。只是出门看到大早晨汇文楼前密密麻麻的人都拥着往一个门里挤,场面壮观至极,其实就为了考个试,还不是汉字的,就觉得挺悲哀。可没办法呀,我不也得冲进人堆和人一块儿挤,为的就是拿到那么一张能有及格分数的小破纸,我真不知道它能代表我什么,充其量代表我学过英文。更让我感到无奈和可笑的是,今天我感觉很在状态上,很是那么回事吧,结果不知从哪划拉来的监堂老头儿,竟把我和旁边的毛毛的卷子发反了,真他LPPD!

    不管怎样,总算是考完了,我从来没有考完什么试后再评论沮丧郁闷后悔的毛病。说多了,气多了都无济于事了,那些无用功我可不做。而且事情总是有连锁反应的,影响了以后的心情和事情可就划不来了。有考后综合症的朋友千万要调整心态了,呵呵。

    在网上碰见洋洋,约好了一起回家,我知道她一直都坐金龙的,可没想到她毫不犹豫的就为了我改做火车,就有小小的感动。原来时间和距离对于真正的友情来说竟然都是微不足道的。我想等见面那天,火车上的人都甭想睡觉了,虽然不能把姐妹儿都凑起,但以我和洋洋再加上爽爽,呵呵,足具有颠覆性了。

    该过去的总要过去,该来得总会来,生活就是如此,别去左右,而是试着去珍惜和期待。别等到一切都过去了,发现未来一无所有,到时候就晚了!~

     

  • 2006-12-20

    变数 - [雷,妖言祸众]

    我没办法忘记小时候顽皮的我总是被楼梯阶拌倒,老爸总会适时的抱起我,将我举过头顶,那双大手是我最好的变数;而今楼梯阶的变数是它必须乖乖的看我轻而易举的从它身上迈过;我也忘不掉小时侯总是够不到装糖果柜的门把手,我的身高告诉我,变数,是我的成长;而今那个门把手的变数,竟是我的一个小手指。

    成长充满着变数。但往往并不是客观事物的变化,而是自己的变化。渴望成长的变数是我们还不成熟,但我们一定要懂得珍惜,珍惜成长过程中的每一个变数。

    我只想给失恋中的朋友~

  • 小栗旬

    小栗旬

    小栗旬

    小栗旬比仔仔更有味道~

    推荐给还没看过的朋友!

  • 每个人都拥有祝福,每个生日都有礼物。

    今天是我的生日。

    没想到还会有那么多人记住今天,同样,也没想到会有一些不该忘记的人忘了今天。例如我老妈!呵呵,最近真的把老太太忙坏了吧!很想回家陪她,哪怕只是说一句很爱她。

    在这里点名批评两个人:一个是小杰子,SOFA抢的过于严重,竟然没到十二点就开始了,所以,我决定今年的SOFA还不是你的,哼!另一个是H,虽然最近忙的不可开交,但不是理由,不仅让我带着手伤给他写作业,而且还让我空欢喜一场。小样儿,我刚想起来,他LPPD去年要送我的礼物到现在还寄存他那呢,这小子是故意的吧!

    恍然发现生日越过越孤单,朋友大多都已不在身边,只能想念,很难见面,短信虽然爆满,但却没有回忆温暖~

    21岁生日最大愿望:家人~不散,朋友~不散;爱~不散;情谊~不散。

     

  • 2006-12-10

    紊乱 - [晴,有时多云]

    我的身体内部工作出了乱子,我觉察到了我的不正常:一连很多天不睡觉,但看白天那精神气儿,又比在比赛前打了兴奋剂的拳击选手还要亢奋;厌食,可不是什么都不想吃,而是什么都想吃,吃了又觉得不好吃;暴躁,厌倦了很多事,受够了很多人,通通予以发泄;还有一样该来不来的东西折磨着我~

    我突然很想回家或者去一个别的地方也成,我不想再在这里一个人和自己抗争,也不想再在这个圈子里周旋下去了。老妈说我又喜新厌旧了,那就当是吧。我一向都是个耐心有限的人,这点我清楚。这里腐败、糟烂的东西已经消磨没了我的耐心,我要走,要走,带着我的小Mei熊一起走~

    我想到“私奔”这个词。可我只有一个人,怎么办?

    思想紊乱!

    我想到我在这里的朋友们,他们会不会因为我的出走生气担心?恩~~~我想晓雪会哭的,是的她会哭;CC会像一只抓狂的狮子到处找我;室友们会不停的给我打电话发短信在网上留言等等;尧尧会很平静吧,因为她会知道我在想什么;大扬会琢磨为什么我没带上他;大琦会在我的电话里,QQ上,BLOG上不停的骂我傻,直到我回来找他算帐为止;H嘛~~~不好说~,应该不会怎样,顶多知道了说句,“哦,是吗?......哎呀,我还有个会要开!”呵呵!

    还是,还是,还是~   [下线]

     

     

  • 什么都不想说,不代表我寂寞~

    什么都不想做,不代表我堕落~

    什么都不想写,不代表我放弃 一切~

     

  • 刚从“寝室嘉年华”的演出现场逃出来。我想要不是PP去,打死我我也不会去看。也不是大三了,没激情了,哲院、法院甚至是机电工程迎新晚会我没一个落的,结果自己院的迎新晚会却不去,其实真的是不屑去。当你看见一些太过熟悉的人站在台上时装出一副和蔼可亲、娇小可爱的模样时,那种做作的表情我受不了。其他的我也不说什么了,我知道我这人说话挺狠的。反正今天的演出主持人说话跟念悼词似的,唱歌还有跑调的~总之人家看这演出叫好,我看这演出要命啊!

    最近很多人看我好久不上网都挺惊奇的。其实我没忙别的,光看书了,总觉时间不够用。然后很想家,所以当阿邦来看我的时候,我转圈在他身上嗅了一遍,想闻到一点家乡的味道。真没想到他会来看我,这又让我想起很多过往的事情,那时侯那么单纯那么不知天高地厚,等经历了一些事后发现我们都成熟了,开始怀念,可谁都不能再回去~肖舅舅的短信也让我很感动的,“宝贝姑娘,有什么事一定要跟我说。等你来海南”,海南,海南真的是我的海市蜃楼,但是正因为是海市蜃楼所以并不适合我。就像肖舅舅对我确实很好很喜欢我又很有钱,可我还是不想任他当干爸爸,呵呵~

    不知不觉认识了很多学弟学妹。刚开始认识时他们都说真的以为我是大一的,我知道他们是说我长得年轻,但是我总觉得他们夸我并不是好事啊,我都大三了这不是装嫩吗!但又想装嫩就嫩吧,总比打扮的跟干不良职业的好吧。

    今天A-MEI姐生日,小样过得挺开心的,晚上又这么多人陪她出来上网,美蒙了。姐妹们说马上就我了,我才想起,是啊,快十二月了,再过半个多月我就满21岁了,呵呵!

    天气越来越冷,希望感冒中的人快些好起来,阳光仍旧很足呢!让我们的生活嘉年华吧!

     

  • 光棍节刚过,现在想起还很不爽。我想这么重大一节日怎么着也得跟姐妹狠狠吃一顿啊,结果学府四饭店里座位几乎都让情侣占了,排队都得站门外。没招和大圈去逛街吧,走哪又都是情侣,挤的我进了商店就找不到出口,最后回寝室啃面包了。敢情这光棍节成情人节了。

    给我最大安慰的是那天的晚会没有让我失望,当然,那晚会不是庆祝光棍节的。最让我感到意外的是一向处世不惊深沉稳重的大圈竟然被其中一小音乐剧给整感动了,其实不就是男孩给女孩系个鞋带吗。也许这就是恋爱中的女人的特质?那爱情的力量也真够大!

    昨天我曾给对街的STU留言,我开玩笑问,明天,或明天的明天,我们还会过光棍节吗?嘿嘿~谁又知道呢。爱情谁能说的清,不过自从光棍节的前一天和尧尧短暂的聊天后,我就真的想,不然大学四年我俩就这样彼此陪着光棍下去,哪怕唱《一辈子的孤单》也不要轻易的就“出售”出去,是宁缺毋滥,而不是清高。

    其实这篇博应该昨天就写的,可我刚写一半,就被怒气忡忡赶来得冬冬强行给揪了出去,结果那些字也没了。昨天我是真的忘了一个星期前匆忙中答应下来的约会,在这里再次向冬冬道歉。不过昨天我真的很开心,很久没有和好朋友在一起那么放纵的笑和闹了,也许每天都会认识一些新面孔,也一起说笑,但总没有和老朋友在一起那样的肆无忌惮。我说,真希望永远在一起,但我知道,只是希望~

    今天?今天仍旧是行程很满的一天,抽空偷跑出来写字。我喜欢忙碌一些,至少希望自己在还一个人自由的情况下,能做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是一件,呵呵!

  • 2006-11-08

    来了! - [雷,妖言祸众]

    随着哈市第一场雪的到来,气温骤降,而我的感冒竟在这种鬼天气里神不知鬼不觉的好了,你看,这多好笑!

    没看见树叶是纷纷飘落的样子,当我发现的时候,他们都已经被清扫在角落里了,肮脏,凄凉~

    我想又一个冬天来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