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给我一个爱我的理由,让我爱上你~~~~~~~~~~~~~

    你的睫毛很长

    你~~~~~~~~~~~~~~

    这就是一个爱我的理由,再你你你的就怎么也你不出来了

    我当时就乐了,感觉真创意。

    说谢谢

    说再见

    有时候问自己,什么时候生活可以围着爱情转?我可以认真的听一个男孩子说我爱你,看他焦急的等待,然后在午后阳光里我眯着眼睛告诉他,好,我们在一起。微笑,牵手,拥抱。

    其实彼此相爱,也是一件很困难的事。

    我怕投身一场恋爱,付出的太多,最后遍体鳞伤。

    不是不相信,是不想轻易相信。我怕那个人不懂得珍惜。

    所以等待多过一个人去爱。至少安全。我是个常常没有安全感的人。

    我可以对你微笑,我可以对你流泪,我可以跟你分享快乐悲喜,可我就是不跟你说-爱-。

    也许我可以爱上一个朋友。

    那么给我一个理由,让我爱上你。

     

     

     

     

     

     

     

     

     

     

     

  • 中秋刚过,人人好像都还沉浸在一片喜庆中,我却大小状况层出不穷的,神经衰弱,腰疼,阑尾炎又发作~老毛病就不说了,神经衰弱纯是被过节短信轰炸的,三天没睡觉啊,现在耳朵还有幻听。难道最近的人都失眠啦?凌晨发信息不是好习惯,同志们,你们的大J已经改作息了,我早晨六点起床,晚上十点就睡,好久没看过熄灯了,我知道原来总摧残你们,道歉还不成吗!别再说什么废寝忘食的想我了,放姐妹一马啊!

    我曾说,中秋节我一定要跟女地一起过。结果她们就来电说一起啊一起啊,我突然发现我身边那么多姐妹都有男朋友了,500瓦的灯泡我怕把自己烧爆了。于是很想念回家了的老尧,能跟家人一起真好。也特想CC,如果我俩一起过节得多热闹啊,记得去年她说要过白色中秋,我那时开玩笑说那你得多冤啊中秋下雪,结果那天她撕了一塑料袋纸片子,我俩傻呵呵的从三号楼窗户往外撒,然后翻小门出去到处瞎逛。我觉得现在缺少的就是疯狂。中秋过得怎么样?也有家人陪呢,我小表妹。只是阑尾炎犯了。

    繁荣兄一如从前关心我。他说十五的月亮十六圆,要一起吃饭。可是下了雨,其实一场雨阻隔不了什么的,只是身体实在撑不住了,还排了四个小时的成绩。一直觉得有些对不住繁荣兄,好几次她孤单时找我,我都不在,而每次我出状况时,他都比我还急,超好的人,希望他幸福吧。

    H说不敢见我了~我觉得这是一句认真的玩笑。其实我也不怎么敢见他。他的理由是他颓废了,我的理由是抑郁了,因为我们擦出的快乐越来越少了。我没办法告诉他,上次去KFC,一个人过街,差点被车撞,心惊胆颤。一个人喝掉了三杯中可和双份的套餐。我没办法告诉他前不久他是第一次没接我电话,其实我知道他电话不离手的,可还是以为弄丢了还是怎样,担心了很久。我也没办法告诉他,我并不是向他说的只有在没意思的时候才会想起他,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那你在什么时候想起我呢。我没办法告诉他,记性超好的我特别怕有一天在清晨起床或在午夜闭上眼的一瞬突然就记不起他的脸了。H,你看我这一大牌,让你刺激的,你说你这一什么哥们啊!

    最重量级的还要说大琦,昨天一起吃饭,十点才回去,我竟然没困。好像好久没那么肆无忌惮的笑过了。大琦,我把赠给我们的杯子上画上你头像了,呵呵,有你自称超可爱但我们都觉得很~的头型,我可不经常给别人画画的啊。大琦,有时候我觉得全世界的人都不了解我,只剩你了解我了。只有你知道我的表里不一,表面阳光,内心忧伤;看似安静,其实也有小小疯狂,你都知道,你,都知道。

    一下子敲了这么多字,希望我和我的哥们姐们都好吧。十一要到了,我想我会一个人去旅行,暂别一段时间,都不要太想我。

    一会要去江北,不要晕车,不要晕车啊~

  • 我在昨晚那场倾盆大雨的时候,突然间分外想念那些说过爱我的人。回想起那些面孔出现在眼前的瞬间,他们真诚的眼神,快要掉下来的眼泪,模糊了他们的脸。他们有的已经有了女朋友,他们会经常来我的博,会在雷雨交加的夜晚来短信问候,见面会微笑,挺好的。可是我怕知道他们不幸福,就像前不久发生的事一直让我耿耿于怀,现在想起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而这一年那场唯一的恋爱被越来越多的提起,然后他就真的又出现,又走进我的生活。我甚至也想假如一切重来,我也许会选择一直和他在一起。但即使一切重来,我一直和他在一起,我这个完美主义会不会又觉得他不是我想要的那个人了,而偷偷的跑掉?事实上太多的事情已经发生,无法改变。如果是电影,只能是半生缘最后的那句,两个主角四目相对,音乐轰然一响,电影结束——我们都回不去了。

    幸福是有的,只是遇到,又错过了,爱就握在掌心,失去并不自知。

    我想年少时我们都曾幻想过自己的爱人,他要有一头清爽的头发,很挺得鼻子,深邃的眼神,修长的手指很有磁性的声音和倒三角高大挺拔的身材,可是等到真的有一个人出现,对了感觉,也许要的只是每天清晨发过来的一条汇报天气的短信,也许只是过马路时紧握自己左手的那只手,也许只是那一个弯下腰帮自己把总爱开的鞋带系成漂亮蝴蝶结的动作。不用什么山盟海誓,白金钻石,也不一定要那么英俊挺拔,如果相配,如果相爱~

    三天没换衣服,太不像自己的风格。有人说,喜欢的男人不在身边,穿什么都是惘然。于是想换衣服早已成了自己的爱好了,那是不是该找个伴儿了?呵~说说而已。

    每当大雨过境就会想起很多过往,打发略显孤单的长夜。我知道,都是大雨惹得祸,雨过天晴,我肯定比谁都能作。其实有时候,一个人,两个人都寂寞~

     

  • 送走老妹,我就开始哗啦啦的掉眼泪,心疼!上个大学瘦一圈,我一直以为小表妹是那种“小野孩儿”,小时侯,她就不愿意在家住,经常抱个熊熊就到我家跟我睡去了,要不就去姥姥家,奶奶家,舅舅家的,我们还给她起个外号叫“挨家住”,而我长这么大,从来都没在外面住过,不习惯,记得暑假有天大冰一人在家让我去做伴,那么挽留我,结果陪她到凌晨还是夹包回家睡去了。现在老妹大了,也不像小时侯跟屁虫似的我走哪她跟哪了,狐朋狗友的也一大堆,天天作,可是当她跟我说想家的时候,说她不喜欢那些学生会的人耀武扬威不可一世的样子时,说师大的饭吃不习惯,总吃泡面时,当她今天坐车过来给我看身上寞名起的小疙瘩让我陪她去医院时,我才发现再贪玩的孩子,都只是孩子,第一次离家离开父母,什么事情都要一个人去面对,很辛苦。老妹,老姐还能陪你这一年,老姐希望看到你的成长。一切都会好起来,慢慢都会上轨道的。加油!

    今天是H的生日,他还是选择一个人在寝室睡觉了吧。H的状态好象一直不太好,从四月末我走一直到现在好象都没有好转。有些消极,落寞。经常一个人,就很容易忘记怎样跟别人相处。不去沟通,不去了解别人,有时就找不到自己。跟别人说很多的话,都不是心里话,对自己说话,却没人回答,谎言多了,有时以为可以把自己骗了,其实更痛苦,因为H眼里容不下沙子。其实作为朋友我从来没认真跟H谈过,因为一直觉得他是那种很了解自己的人,但是我真的觉得有时他就是应该放下自以为很了解自己的担子,丢掉大男子主义的超人形象,飞得高肯定摔的疼,走的急很容易卡跟头,想居高临下肯定孤独不堪,所以不如坦然一些,H是大金子,走哪都会发光,根本就不必再用其他东西作修饰了,自己活的累不说,可能还会掩盖原有的光芒。

    我知道,两年前那个有单纯眼神真诚微笑的H,一去不复返了,今天他满22岁,如果他是一步步在成长,那么,我希望把他原有的真诚,微笑,单纯,给他带上路。我希望他可以开心的面对每一天,用心去相信这个世界。

     

  • 昨晚可以说是最让人惊慌的一个晚上,好象我曾经在午夜看鬼片时都没吓成那个样子。darling一晚没有回寝室,打电话没人听,发信息不回,我们在午夜不挺地给跟她要好得人打电话,结果都找不到她。连她男朋友也不知道她在哪,最后说听说她们老总请客,问我们会不会出事了,然后我们全寝的人就开始全身发抖了。我想这种只在电影里才有的情节一定不会落在我们身上,因为我们承受不起。最后在凌晨终于在电话的那头听到了darling说没事的声音,只是一些意外巧合都凑在了一起,虚惊一场,我们悬着的心才算放下。

    这也让我想起有一次我也是在外面,为一个可能我再也见不到的人送行,喝了很多酒,赶着关寝回到寝室,看着一张张焦急又爱怜的面孔,一直都没听见手机响的我再看手机里有她们那么多的留言和未接电话,我当时特别感动。我想我们就是一家人,是亲姐妹,即使平时有过摩擦,也生过气,可是我们都担心着彼此,不想其中任何一个受到伤害,这种感情是在四年一同生活中不知不觉形成的。

    最近寝室里是有很多的事,例如大姐,那么坚强的人第一次在我们面前哭了,理想和现实总让人没法洒脱地 抉择,谁都不愿意轻易放弃一样,因为我们是人,徐志摩还得挥挥衣袖呢,能协调好理想和现实的矛盾作出无怨无悔选择的那得是神。我希望无论是谁,在这个时候,面对未来作出了怎样的选择,都坚持着走下去,总会有我们意想不到的奇迹等着我们的,而且,记住我们永远都不是一个人呢,总有那么多的家人朋友,她们在默默的支持和祝福着自己呢,那么就加油吧!

     

  • 此刻,我突然想起《机械公敌》里警探戴尔·史普纳在最后对机器人说的一句话“找寻自己的路,这才是自由的意义。”

    在假期的这段日子里,我每天六点半起床,晚上十点准时睡觉,一天三顿饭一顿都不少,不想未来,不想感情,我想我已经爬出低谷了,现在就跟个得道高僧似的。有天早晨给阿MEI姐发信息,她一看时间就蒙了,问我是没睡呢还是没睡呢还是没睡呢,我说六点半当然是刚睡醒。原来晚上不睡是觉得晚上比较安静,可以想一些事情,现在知道只要心静,什么时间什么地点都是一样的,有点顿悟的意思,呵呵,决定不再过黑白颠倒的日子~

    洋姐发信息说她想起那天晚上,就觉得很爽,这几个丫头太能作了,警察怎么就没把我们几个抓起来呢。那天晚上特难得,我,大冰,洋姐,我们三个作妖竟然能聚到一块,那天正好赶上伊春十届三次会议召开,来我家这边很多领导,遍街警察巡逻,结果我们仨大闹江边公园,我想那帮警察肯定被我们给吓着了。

    我知道,这是我想要得生活。平凡却不平庸,有一些合得来有血性的朋友,我们会时而疯狂一下,我们都喜欢自由,但不放纵,我们乐观,面对未来,也茫然,可积极的面对是主导,我们不要轰轰烈烈,也从不随波逐流,我们都在找寻着自己的路。寻求心灵上真正的自由。

  • 有谁看了八月二十八日的月全食?反正我是看了,因为新闻说,如果错过就要等到二0一0年。我可是个十足的天文爱好者啊!

    九月却是以雨天开头,然后是连续的阴天,今天外面还是阴云密布,柏油路上积了水,几天都没蒸发掉。这样的天让人压抑。

    大冰回来,玮巴走。三个人只在一起呆了一天。想起她们都不在的时候,我常常蹲在楼下对着咪咪自言自语,咪咪是条狗,大冰的狗,在大冰不在的日子,我俩都略显寂寞。现在,有时间我和大冰就会领踏去江边遛弯,那里经常会出现两人一狗的画面,那是我们的幸福时刻。

    这几天我收到了很多很多短信息,大琦的,繁荣兄的,我说的,小P的,路希的~~~~~~~~有想哭的冲动。我是真的真的很想念他们。

    一切都在九月。我想,我真的该回去了~

  • 我说秋天不哭泣,实际上是说秋天不再哭泣。

    这个秋天一开始好像就很不太平,本以为可以解决的事情,都在这个秋天伊始发生了恶化,来得安静,来得诡异,来得突如其来,来得让人史料未及,来得让人觉得绝望~

    我一直保持着我以为的乐观,人前仍旧微笑着,我知道,如果连我也不管了,不再撑下去了,我的朋友就完了。我以为我可以很坦然的面对我的朋友,我想让自己想成这毕竟是他的事,最坏的结果都不和我擦边。可我总是莫名的流泪,有时在刷牙的时候,有时在喝水的时候,有时在看动画片的时候,甚至是在梦里~眼泪就那么没声息流下来,我觉得它把我过往的该哭而没哭出来的眼泪全流出来了,足够去拍琼瑶剧了。如果这样,是不是可以保我接下来的一年不再流泪?

    希望,一切都好起来~

     

     

     

  • 2007-08-27

    无题 - [风,那些花儿]

    下过雨的街,空气里有泥土的味道,我深吸一口气,觉得事情总是会向好的方向发展吧~

    大冰回来了,广州,三亚的兜了一圈,皮肤从上到下的古铜色,看了她穿比基尼在三亚海滩上的照片,拍的很漂亮。这个时候有她,我最好的朋友在身边真好。

    刚刚在路上牵一小女孩过马路,她爷爷坐在对街轮椅上说了好几声谢谢,小妹妹还要把手里的奶片送我,以致我现在还美的不行。自己就是一个横冲直撞不会过马路的人,可是牵着另一个人的手,自己就不是一个人了,不是吗?就算穿着低腰牛仔裤,带大耳环,一副很痞的样子,但只要心是柔软的就好,不是吗?

    昨天给H发信息,给自己一个期限,他过生日的时候一定赶回去,可生活是个未知数,下棋我可以揣测对方心理设计好接下来的很多步,可是上帝的心理我们谁都猜不好,也许我明天就可以回哈市,也许我又得送一份迟送的礼物,在H最后一次在大学里的生日之时。

    呵呵,陈大宝第一次很想回自己最讨厌的哈市。

  • 记得曾在电视上偶然间听到一个教授级的女老师说过一句话,她说,“十三四岁你是个理想主义,会让你不断进步,可到了三四十岁,你还是个理想主义,会让人觉得好笑。”

    我觉得这话说的真好啊。因为我就是个理想主义,但是我知道我必须现实的活着,而想要理想与现实并存,我就必须更乐观。现在,我可以随时随地微笑,幽默,而且保证灿烂,发自内心,让自己不受伤的办法就是这样,伪装到了极限,就是连自己的心也可以微笑着对自己说没事。

    其实现在我周围的状况是一团糟,我知道我尽力去解决了,虽然没达到理想的目的,可我必须面对现实。我也必须对我的朋友们说,如果你们选择了的不是理想中的路,且无法逆转,那么就面对现实,勇敢的走下去,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船到桥头自然直,不直,大不了我们一起撞直!只是,别让我恶心了,难过了,失望了,别对我说对不起,行吗?

    我丢下哈市那么多只能再相处不到一年的朋友,我放弃了去乌镇,就连答应了的出游也仅仅离开了七天,短暂地草草了事,然后赶回来,我放着哈市一大堆没做得事,等我的朋友,还迟迟不回去就是因为我知道此刻,在这里,有人更需要我,可是事情不能怎么恶心怎么做啊,我是彻底恶心了,可毕竟是我多年的朋友。

    现在,终于体会到理想与现实的落差是那么大,每当我们以为要触摸到理想时,残酷的现实总会当头一棒,将我们打晕,那么都再乐观一些,再相信一些,那些美好的,哪怕,微笑过后发现失去的比原来更多,也不要放弃心中的坚持,行吗~

  • 《寂寞的季节》 时间

    每到秋天,我好像形成了生物钟似的总会把博客,手机铃声,随意的哼哼都换成《寂寞的季节》。陶吉吉的我的最爱。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习惯成自然。就像我和他之间,九年后,在电话里,仍然是他说“再见”,我说“拜拜”,我们一同放电话。只是,九年后,我们只是朋友了。我们都习惯了把对方弄丢了,就努力去寻找对方,结果总是错过。这一次我们竟然找到了彼此,在我要离开哈市的哪天,午后的阳光照得“学府书城”四个字明晃晃的,他就出现在这四个字下面,穿过人群对我微笑,熟悉又陌生。递到我手上的几米的画册是那本《开始》。2004年。

    可是,“多想要向过去告别,当季节不挺更迭,却还是有一点坚决,在这寂寞的季节。”这个秋天仍旧寂寞,我回到拥有我们回忆的地方,他却留在了“开始”的结局里。

    《迷宫》 地点

    我一直都觉得梁朝伟声音里透露出的“沉”与杨千桦的“真”组合在一起是对《迷宫》这首歌的最佳诠释。可惜的是我还没有找到一个能跟我很好对唱的人。

    “别怕,就算蒙住双眼也发现,爱情就在我们的中间,我用呼吸去感觉,幸福的语言~”总在迷宫中寻寻觅觅,也许一个转身,发现出口就在眼前,幸福如此简单。可是已成为过去式的人再出现,我们还能回去吗?这个问题最近一直困扰着我,我不停的问别人也问自己。找不到答案。直到我无意间看老妹的空间,有一句话“重新爱上他”,于是豁然开朗。可随即又是茫然一片。我不知道我还爱不爱他或者说我搞不清什么是爱了。突然想起《爱了散了》中的一段对白,陈峰问艾艾:“你相信爱情吗?”艾艾不假思索的说:“相信啊”陈峰又问:“那爱情是什么样子的?”艾艾一脸感慨的回答:“就是远远的看着你爱的人,既快乐,又难受。”那么我也是,因为曾经爱过,因为有些事错过了就没办法从来,因为想闭上眼睛重新用呼吸去感觉,也许迷宫的下个转角就有幸福的味道。

    《飞行中的思念》 状态

    飞在几万里高空的感觉怎么样?飞在几万里高空的感觉,怎么样。能分辨出下面的是海,其他的都茫然一片。“不知道我身在何方,几乎忘记幸福的长相,曾经快乐过的理由,现在微弱的像天边闪闪星光。”耳机里的感伤情歌,轻易的让我泪水盈眶,我也一遍遍的问自己,多少夜,多少年,我才能走出思念的门槛。仍旧没有答案。

    飞得再高也忘不了关手机前他发过来的一句“等你回家。”

  • 刚刚跑完饭局。原来呢,是老爸老妈不带着,自己偏要跟着蹭饭,现在好像世道变了似的,不愿意和他们搀和了,他们又总要带着自己。今天饭局上有两个妈妈的朋友,上海的,让我挺不爽的。我不是对上海人有什么偏见,只是觉得上海人和东北人在很多方面实在是太格格不入了点。如果说女人有些做作什么的我还能理解,我最不能忍受的是一男的做作,还自以为是,一副学富五车不把你问倒不罢休的样子。我这人还就有个爱叫板的毛病,告诉自己不要让别人下不来台,可是最后说的人还是很没有面子吧。看来我真不是一个友善的人呢。

    现在一个人回到家,有西瓜吃,有网上,真是惬意啊,所以就不想什么不喜欢得人,不想开学的事,不想那些考试,虽然他们还是会时不时的残害我的脑细胞,还有一些感情的事,自己更是懒得去想,愿意怎么着怎么着。尽管是一个人,只要幸福就好。

    老妹考到了哈师大,美得不行,你看,再难熬的日子都有过去的一天,每一天都是崭新的开始,不想太多,不庸人自扰,无怨无悔的积极的对待每一天,才是最重要的。

    恩,就这样,到哪里都是幸福131

  • 2007-07-23

    我们仨 - [风,那些花儿]

            

          玮巴,我,大冰,这是我们仨。

     总有一个想法,想把我们的故事写出来,来纪念我们的相识,我们的过往,我们的青春,我们的友谊。

    现在,聚少离多的日子让我们无能为力,于是开始不停的想念,想念曾经的那些日子,快乐悲喜我们彼此陪伴~

    那么,不管走多远

    那么,不管身边多了新面孔

    那么,不管发生什么事

    我们,要记得,记得我们永远是在一起的,永远~

     

     

  • 2007-07-16

    忆7.11 - [风,那些花儿]

    事隔多日,我还会记得七月十一日晚在万达看完《变形金刚》后出来中央大街的霓虹,迎面而来的夏夜独有的清爽晚风,歇斯底里的人唱的国际歌,电影留下的余震,难得一聚的好朋友~

    那天穿高跟鞋走了很多路,回来发现脚肿得大了一圈,水泡破了冒了脓水,简单包扎,疼痛地打了个颤,可是这都没关系,我宁愿这样一直一直跟你们走下去---大扬,小杰子,作坤,只要不分离。可是我知道小杰子第二天就回长春了,作坤每天要忙着上班了,在学校也不是经常能和大扬见面呢。短信好象成了我们所有人维系感情的丝带,可系着的,仅仅是一丝丝冰冷的温暖。

    能见面真好。在高中我就一直认为作坤将来会是个很厉害的人,因为他有着惊人的耐性和乐观,虽然现在他的事业刚刚起步,但我相信总有一天他会出人头地,成为很了不起的人呢。

    小杰子还是老样子吧。单纯,除了单纯还是单纯。是那种怎么装老成,装沧桑都还是无济于事的赤裸裸的单纯。三年又过去了,那些最起码的客套,圆滑,世故,他还是学不会。有时候,我真不知道他的“老样子”是好还是坏就像我不知道自己不停的向前冲是好还是坏一样。但是每次看见他我总有心疼的感觉,因为我是那么怕他被社会洪流淹没或是受到伤害。其实我一直想告诉他,一个人总维持原状并不是件好事,一些固执,一些坚持,在不断更新进步的现在连停滞都不算,是等于在倒退。学计算机软件的他应该更能明白。我希望我和我的朋友不是亦步亦趋,而是并驾齐驱。但我更希望我的朋友开心快乐的活着,只是,过了二十岁的我们,没有太多可以挥霍了,我是那么希望小杰子能够知道什么才适合他,确定什么才是他想要的。

    要放假了吧,突然想到明年的这个时候,我会在哪里呢?你们又会在哪里呢?呵呵~

  • 6月25日台湾明星林宇中来到我们学校开了场露天歌友会。他在大陆至少在黑龙江或说成哈市还不是很红,也许有很多人都还没听说过他的名字,但是我想,只要是那晚到现场看了她歌友会的人,都不会再忘记那张我觉得有点像黄日华的脸和那场倾盆大雨。

    林宇中让我和尧尧淋雨中~

    那天晚上哈市下了我在这里三年来最大的一场雨,而且是雷雨交加外带闪电。至今让我难忘,我终于体会到那样的夜晚,一个人是什么滋味了,Alone并Lonely。

    跟BOBO聊了很晚,就有很深的罪恶感,然后决定以后还是不要再有联系了~

    之后的又一个那样的夜晚,给小杰子发信息,说哈市下了很大的雨,电闪雷鸣的,以为他不会收到,可是他说一句“你怕吗?”,我就真的不怕了。我从来就没有怕打雷打闪的习惯,只是那样的夜,周围没有一个陪伴得人,亲人朋友都没有,怕的是那种气氛下的这种感觉。

    很想柳柳,一直在等她回来,不过家人大于一切,能多待几天就多待几天吧。

    昨天,党课结业。一批人又成为新党员~我告诉身边的尧尧,记住哦,将来轮到我们时是举右手宣誓哦,不是左手!尧笑着白我。我也笑了,可突然就很失落。最近我总是在开玩笑后突然失落,连我自己都不知道怎么了。面对毕业,面对未来,好象好事坏事,一切统统有了一个结局,以为会是个Happy end,可真的是吗?

    刚刚挂了会儿QQ,以神为名问我,快放假了吧,我说七月末。他说,那现在应该好好上课复习考试了,我在这边苦笑,说,站在大三的尾巴上,有课上其实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

    很闲很闲。再写完一个征文和一个剧本之后。那段苦不堪言的日子里,头发好象都要被抓光了,喜剧是很难写的,特别是想为朋友写一个好剧本。然后,一个星期不写字,甚至到了一拿笔就恶心的地步,呵呵,不过很好很好,要求完美的我感觉很完美,现在,很闲很闲。

    原来总是感叹,朋友希望你能在他们身边的时候,你却忙得没有时间;现在有时间了,朋友们却都走走散散。他们在电话里QQ上说,一段时间不跟你侃侃或说说心事,心和嘴都痒痒,有的盼望你能在哈市多带一阵,有的盼你早回家,有的想和你一起出游。什么都好的,只要现在还有人陪着我,只要现在还有人需要我。

    最近时常对着镜子问自己,嗳,陈大宝(朋友对我的爱称)你怎么了?然后自己做出很委屈得样子说,不知道啊?你是孤独了,你不敢承认。哪有,你看我周围这么多人。心孤独了。心?切!你真矫情。不信?不信你问问你的心。那你等会儿,我问问啊!喂,我的心,有人说你孤独了~~~~~~~~~~~就这样自己跟自己对话,自己跟自己玩,哈哈,是不是很幼稚。

    恩,手又要抽筋了,说到这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