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4-02

    新生活 - [晴,有时多云]

    现在的每一天,我都很忙碌。今天是我来半岛报的第三天,接手了三个案子,认识了很多人。有种迅速成长的感觉。

    但会问自己,这种生活,这种忙碌,是今后自己想要得吗?

  • 青岛最近一直阴天,今天下了雨,有点冷。坐车坐到麻木,去了很多地方,不知道自己在忙碌些什么。也许只是为了短暂的陪伴。

    青岛开始不再让我陌生,因为有个地方现在我称他为家,用老尧的话说,至少在外边累了,回到家,我还能吃上一口热乎乎的饭,其实在这里我比她们都幸福。

    只是,有一种说不出的疲惫,挥散不去,阻碍了视线,让我突然模糊了未来,我不敢想象我未来的生活,是丰盈富足,抑或庸庸碌碌,但想想总不过是生老病死吧。

    今天老尧问我想不想结婚。我说不想。

    想得太多,注定难过。我必须先将我的青春全挥霍掉,再背负其他。

    我现在只需要一条路,然后头也不回地大步流星地走下去。

     

  • 她喜欢他。

    她想为他做一切事情。

    她做了很多疯狂的事情。

    他不喜欢她。

    她对我说她喜欢她。

    她让我告诉他天气干燥要多喝水。

    她说她怕他。

    我对他说她让我告诉你天气干燥多喝水。

    他说谢谢,你太假了哈哈哈哈。

    我苦笑。

    我想他。

    但是我真的是替她传达。

    我知道的他和她的故事。

    他是我好朋友。

    她也是我朋友。

     

     

  •  

    http://www.xlzx.com/xlcs/zy32.htm

        

    鉴定结果

     

    7

    您的心理年龄17岁

     

     

                   与您实际年龄差-7岁



                       幼稚度72%



                       成熟度36%



                       老化度14%

  • 难得在网上遇见文涛,我说我在青岛你过来陪我要不过来接我。可是我突然一下想到,他现在应该在西安而非烟台的家,开学了呢。他说假期回了嘉荫,给我发信息我没回,以为我不理他了。其实我根本就没收到,再说他也没惹我。

    多久没见痞子文涛了呢?两年多了吧,记得那年他回嘉荫,我们天天泡在太阳底下,这小子特愿意把自己整得很嘻哈,有次我在他家楼下等他半天他才下来,还跟做贼似的小跑着出来,我还以为怎么回事呢,就听他奶奶在楼上撕声力竭地喊他回去,说他怎么能穿着睡衣出来,当时把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我想这小子肯定还是老样子,追赶潮流,另类,经常挑个刺儿什么的,打个架斗个殴的,从来都不知道妥协的梗样。时而还会范点例如在卫生间用小灵通给我打电话,结果把手机掉到厕所里的尴尬事儿。跟我张扬着他的真实。嘿嘿,想念那个厚嘴唇,高个子的帅小子了~

    现在,我突然有个想法,我真想把我想念的那些人统统抖擞在这里。晾晒在青岛的阳光下,告诉自己和经常来这里的人们这些人那些事对我来说有多珍贵~

  • 2008-03-18

    这些人 - [风,那些花儿]

    [神秘人]

    今天早上言言还劳师动众地给我打来电话,问我最近经常在我博上留言的人是谁,不留名光留个“点”。其实也不算言言同学劳师动众,她一向那么三八。然后一顿假设推理,就是她脑袋里那点狭隘的套路,自己越白活越乱,就开始审我了,我说我也不知道,神秘人!(自从我看完《长江七号》之后我就神叨的。汗~)

    我倒觉得他挺逗的。打“他”是确定是个男生,因为我身边女生没那么含蓄的;也应该是个身边比较熟悉的朋友吧,要不咋说请我吃饭呢,不太熟的人也都知道我不可能随便跟他们一起吃饭。反正我不着急知道是谁,我就等着他请我吃饭!看他能不能把留言进行到我回去!

    [仙儿人]

    我很想念仙儿人——我阿梅姐。我能想到她天天过的腐败日子。早晨十点起来,坐床上开始想吃什么呢。终于想明白了,看有没有人能给带饭,没有就自己爬起来,洗洗漱漱的磨磨蹭蹭的十一点了,吃饭高峰期啊,等~~~~~~~~通常这段时间她都挥舞着鸡爪子,扭着水蛇腰,涂抹星子乱飞地跟寝室人侃大山。十二点了,出门了。肯定走出去不远就得想起来忘带东西了,还得再回去一趟,拎个壶,拿个纸巾什么的。吃完饭回来,又该睡觉了,一下午也就没了,然后又到吃饭时间了。吃完有伴的话上图书馆,回来又睡觉了~~~~~~~~~~~~~~呵呵,看见这段她准说,你老婆婆的,等你回来小哥我不擂你的。

    其实我梅姐很勤劳,她早就规划好了未来,而且已经细节到将来家里没储备粮食了,懒得做饭了,就磕个鸡蛋飞个汤啥的。虽然我梅姐总是丢三落四的,甚至是给她出主意让她把东西放在固定位置,她都能把固定位置忘了,但是她帮我办事从来不马虎,把我重要的东西都放的密不透风。

    小哥,很想念你。寝室里少了我配合你耍宝是不是有点寂寞?

    [亲人]

    亲人的力量就是让我觉得到哪都不孤单。妈经常来电话发信息给我,倒是我,不经常联系她。主要是怕她担心。其实妈也是报喜不报忧的,平时打电话都是在问我怎么样,要注意什么,而她住院的时候,有不顺心的事情时,我知道的时候往往都时过境迁了。我这个孩子特别不愿意欠别人东西,特别是感情。可是我知道,我欠我妈的,注定是一辈子也还不清的。

    [我]

    我,还用说吗?还那样~~~~~~~~自恋!

     

     

  • 2008-03-16

    加油! - [雷,妖言祸众]

    当我在清晨去接老尧,看她站在不远处等我,阳光以30度斜射在她脸上,我有种错觉,还以为是在哈市。

    那时候我俩经常凑在一块纸醉金迷的,跟俩同性恋似的。

    现在,爱上同一个城市,想要一起挤进去,可现实残酷的是每次都是带着希望冒着鞋被踩掉的危险挤进招聘会去,带着失望冒着鞋仍旧要被踩掉的危险从招聘会挤出来。

    然后坐在必胜客里沉默,还要付掉身上单薄的MONNEY。必胜客很贵~

    睡不着的时候会想H在干什么呢,那些猜测很诡异,就像我猜测对楼的那家,为什么每天通宵都不关灯一样。

    很诡异。

    头发很长很长了,真好。可是,为什么什么都涨了,小老百姓的工资就是不涨呢?不涨的话,我怎么指望我将来的工资够我糟蹋呢?

    我想我还是那个时刻需要有人安慰和关怀一下的小孩,虽然我总是说我很好。所以像现在这样每天都有朋友给我发信息,在网上陪我侃,会让我少很多例如今天飞回去明天再飞回来的冲动。

    现在收到最多的话就是“加油”。什么都要加油,就连刚才我跟朋友说我去吃饭了,一会说。他们都回的是,好,加油!然后我就纳闷了,这加的是什么油呢?是让我快点吃?让我多吃点?还是让我往菜里多放点油?

    好吧,那我也说,加油!认识我的朋友都是最棒的!

    PS:刚才大圈说哈市这噶的昨儿下雪了,今天化得稀的流的。听到这么“北”的话,我很亲切~撒花!!

     

     

  • 有较好的适应力,然后在新生活面前很快的进入角色。继续发扬自己的风格,还有,掩藏从前的记忆,好的OR坏的。

    可是每天必经的那家音像店,老板好象异常喜欢东来东往,总是放着那首《连哭都是我的错》,快让我崩溃了,因为我总会想到梦里无数次出现的T的忧伤的脸。而事实上,这首歌不管是歌词还是意境好象跟他一点联系都没有。

    昨晚很多人给我发信息。繁荣兄回学校了,晓玉要找工作去了,守涛正在实习中,庆宇工作了,冰糕又要出差了。大家都好忙啊。我觉得特幸福,这么一大帮子人大晚上的都想念着我,都在等着我回去。

    等到五月初校园绒花开的时候,我一定回去,到那时,我们要天天在一起~

    刚刚整理东西发现来时的飞机票,来张特写!

    不久前买的鞋子,竟然是36码,我的脚变小了?

    来时背得大包还有我的小ME熊,五月我要带着他们一起回去!

     

  • [微妙]

    原来就经常跟大圈去一磊哥的博,我俩都很喜欢街舞,喜欢KILLER。那时侯只知道一磊哥去了青岛。现在我也在这里,又知道他竟然跟老哥一个单位,都在海尔。

    有时候感觉这个世界真的很小,确实有那么一些诸如巧合啦缘分啦这样微妙的东西存在。

    [感谢]

    感谢小姨。像照顾自己孩子那样无微不至的照顾我。在我心情不好的时候陪伴我。

    感谢导师。在生活和工作给了我很多意见,亦在论文写作上给了我最大的宽容和莫大的帮助。在异地,电话里听到她的声音,我倍感亲切,让我想起了过往在大学里的学习生活,那是我真正成长了的四年。

    感谢老尧室友以及学校里那些好朋友。在那里替我打理一切,还要担心我在这边的状况,辛苦啦。

    [等待]

    等待让我内伤。对我而言等待如同坐以待毙,我从来不喜欢被动。什么事情都是。可是,现在,我必须等待,我知道还有,是该为自己努力做些什么了。

    [倔强]

    “陈式微笑”。这是我的处世态度。但是我知道我是个多悲观的人。就像不管是变得怎样的温柔圆通了,心里的那些固执、倔强还是一直一直。

    用那首我喜欢的歌,给自己加油,也送给经常来我博客的正处在跟我一样处境的好朋友们,就算失望,不能绝望。

     

     

  • 第一时间坐在电脑前查我的四级分数,查完吓了一跳,高得吓人!

    OK,一块大石终于落地了。再也不用担心什么姓名写错了,考号写错了这些自己吓自己的事情了。

    不禁问自己,早干什么了,早点下工夫,早过了。

    但还是要庆祝一下!所谓学无止境。英语不能就此荒废。说好了那也是炫耀的资本!

    希望我那些还没起床的哥们姐妹们,四级都能顺利通过。

  • 到今天,我来青岛已经一个星期了。小小纪念一下~

    我还是会想起临走的时候,家人出动了大半来送,以至我觉得我每次地离开都像是去上战场一样。我知道爸妈因为我的走都上火了,只是都不说什么,默默地帮我打点一切。我也什么都没说,但背地里眼泪没少流,我告诉我自己,眼泪在家流完了,那么出去了就要比什么时候都坚强。

    在青岛的这一个星期,我一直在熟悉一些东西。对我挑战最大的就是青岛的街道。街道狭窄且岔路超多,我总是在不停地默记建筑物,然后在一个人在外奔波,一个人找到回家的路时,就兴奋不已。还有语言,听青岛人说话我就会想笑,因为我总会想起黄渤。黄渤说得我们在电视里听还好,可是在这里听青岛人说话,我竖起耳朵听还是不在状况上。结果闹了很多笑话。

    青岛人不错,实在,健谈,想事情周到。不管是出于真诚与否,还是给了我很多温暖的。

    温度、晴天、法国梧桐、还有这里的海,都是我喜欢的。

    或许,以后的生活,就是在这里有一份喜欢的工作,有一个爱的人,赚足够的钱,然后嫁了~

    很好很好。

     

     

  • 2008-02-27

    四段事 - [风,那些花儿]

        “就这里了?”“恩,就这里了。”老尧问,我很肯定地回答。

         离开之前,T问我,为什么是那个城市,没有历史,也没有你的回忆。我说,喜欢一个地方就像喜欢一个人一样,你不一定能说出他的好和坏,可是你就是喜欢。他说我这个比喻很烂。

         昨天看见H。隔着网络,跨着渤海聊了几句。我已经记不清多久没见过他了。这个人桃花无数,女人缘超好。可大多时候他在我的生活中很虚幻。有时候我甚至会在一次见面后夸张的捏我的脸用以证明这个人是真实的存在于我四年的生活中。我必须承认他是我的朋友。这很重要。

         在这里我很想念BACK。比我小了大半年的BACK。18岁,他说朋友之妻不能夺。19岁,他说你再让我叫姐我就叫你老婆大人。20岁,他说没事,哈市还有我。21岁,他说大J我们永远是朋友。......接下来我都是18岁。今年,我仍旧18岁。他说女人都脆弱。我想说,BACK我一直没告诉你,其实你很像<梦里>白松那小子。我很想念你,我的朋友,比想其他人都多。

     

  • 家乡的正月十五年年如此。放灯、滚雪、看焰火。这一系列对外乡人而言新鲜不已,对我来说仍旧是乐此不疲的。因为,一年里只有这一天,属于中国的傍着这座小城的黑龙江上会是一片烛火,他们承载着小城人们的所有愿望,跟流星媲美;因为,一年中只有这一天,无论男女老少都可以肆无忌惮地在雪里打滚而不用担心被嘲笑;因为,一年中只有这一天,可以看到连续不断长达两个小时的焰火绽放在天空,只要一抬头,就会看到幸福。

    所以告诉自己,接下来的离开便是那幸福的延续。

    那座城市不是第一次拜访,不同的是,原来我是个游玩的过客,我可以熟悉的细数那里的一切。如今我是个入侵者,我想“城市”投射给我的,应该就是陌生。

    一个假期,说要把论文写完,结果一字未动;说一定要养得白白胖胖的,结果一斤未长;说对家人恋恋不舍,结果说走就走。似乎说的都没做到,一如我对朋友说过的那些陪伴,一下子都无法兑现了。可我是那么那么希望能和小柳一起牵手去买奶茶,那么那么希望在小玉身边,倾听那些她说只想对我说的话;守涛的一饭之约,BOBO的生日礼物,繁荣兄说的等他回来,还有,欠帅哥冰糕的那些情谊~~

    我都记得的。

    而我不知道有多少年没有和大冰一起去放灯了?那天她说起,其实我很难过。那么明天就要在一起。我最好的朋友。

    然后,把回忆放在皮夹里,看完烟火再启程。

     

  • 一辈子   总会有一阵子   我们是一个人的

              一个夜晚   一夜无眠   一个美梦   一个恶梦   一首音乐   一张面膜   一杯咖啡

    一片DVD   一段回忆   一滴眼泪    一个瞬间    一次幸福的机会    一首音乐    一张渐渐模糊的面孔

              就这样   一整夜    一盏灯    点星光    感觉自己占领了一整个世界  

                                                                                           等着下一个日出......

    如果时间改变,你们还会不会记起我的脸?如果地点改变,我们什么时候可以在见面?如果约定改变,你们会不会和我一样感觉非常遗憾?......

    我常常在失眠的夜晚疯狂地书写只有在高中时代才会大批出土的排比句。矫情。浪费了很多我的画纸。

    几乎断绝了跟所有朋友的联系。那些长长的留言和短信,常常被我一读再读,却只是只言片语的回答。没有心里话。

    每天步行,偶尔流泪,陪伴家人,在同学聚会、老朋友见面的时候沉默,学习生活,不再图图写写关于心情。这就是我这辈子的最后一个学生假期。

    一个人就要远走高飞。我没有自由兴奋的感觉。

    一个人的房间,一个人的双人床,一片空白。

    我终于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渐渐体会到,现实与理想的落差,白昼与黑夜的较量。

    终于还是决定离开,不管我有多少不舍和牵拌。天底下就是没有那么多完美可言,当你得到一些东西的同时,一定会让你再失去一些东西。如果这是所谓的公平。只是选择过于痛苦,等待的时间太久。

    一整夜就是一整个世界,主角只有我一个。我只允许我一个人难过。

    我走了,谁都不要太想我。

     

     

  • 嘿嘿,掐张近照给想我的朋友看看。

    还是老样子。摄像头前还能显胖点,挺好!要不颧骨高。

    大半夜的自己在这儿孤芳自赏起来了,嗬嗬!

    失眠成了老朋友,即使到家了仍旧对我不离不弃,索性纵容他了。

    很少用上网打发失眠,对皮肤不好,哈哈,其实是觉得对着一机器太过冰冷。

    近期:动笔!把论文初稿写了;雪山飞狐的评论写了;五号字,A4纸,黑炭素笔写。

            动眼!同一首歌-看!佳片有约-看!黑龙江文艺频道-看!cctv10-看!

            动手!把老弟弄残的起重机模型修好;每天的饭我做了!

            动脑!继续坚持每天跟老妹做十篇算术题!

            动口!继续保持“麦霸”的优良传统!

    我可是动真格的!宅女很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