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朋友说,让大J忘记一个人,其实就像让她爱上一个人一样,一样很难。

    这话说得很准确,尽管我不愿意承认。

    在这个城市里,相处的点点滴滴总是在不经意间温习。老天总是爱捉弄像我这样比较能装的人,不是表面上装作无所谓吗,好吧,就让你一遍遍重温,折磨你。所以当我偶然走进美特,他就给我放那首《阳光宅

    男》,我去吃饭,小罗就偏偏带我去我跟某人定情的那家饭店,这让我很暴躁,也很无奈~

    听说,我们已经分开了。或者说,从未真正在一起过。

    我知道我很悲观。

    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唱歌、跳舞,一个人在镜子前。就是不哭。

    我一直不知道,原因出在哪里。其实我一直都知道。可是我无力扭转。如果谁都不想让步,那分开在所难免。

    那,就不要再想念了,那,就不要再奢望有什么改变了。

    格格不入。这四个字让我体会太深。

    很艰难的爱上一个人,现在,想要忘记这个人,同样艰难。

    我很想很想,休息一下。

     

  • 总会在午夜清楚地听到邻居家的大钟有节奏的响过12下,告诉我新的一天又来了。

    改掉了凌晨上网的习惯,所以总是在第二天的这个时间敲些字,在这里,玩笑的话越来越多,心里话说的越来越少,就都倾诉在这里。

    奥运这两天大家都很忙,我比他们幸福的是,每每出去兜风抓新闻时,都有专车供我差遣。谁让俺那摄影记者是俺老相识呢。很好很体贴的姐姐。

    每天都很晚才回家,出租车外的世界还是霓虹闪烁,家里已经熄了灯,家人都已睡下了。很久没正儿八经的在家里吃顿饭了,想起大学时代的自己,那时候真的很腐败啊,我常常一个人慢慢悠悠地一顿饭吃一下午,然后还意犹未尽地叫来几个好姐妹续摊。如今想想真他妈奢侈。

    主任说这两天看见我晚上十点回来又开始忙着赶稿子,有点心疼。告诉我不要这么拼命,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她说还记得我刚来时是个那么漂亮爱打扮的小姑娘,现在弄得又黑又瘦的。

    我只是不想停下来。

    认识得人越来越多,同事相处越来越和谐。我不是他们开玩笑的交际花,也不是万人迷。我只想每一天,每一个瞬间,做我想做的事,其余的都跟我无关。

    人的感觉其实是很微妙的,也许这一刻还深爱着,可能在下一刻感觉就淡了。现在,我爱这份职业像爱某人一样深沉。也许这就是我一个人的事。我不想未来。

    如果你们有事情,如果你们不开心,我的朋友们,请你们一如既往的想起我。虽然我的工作注定让我总是比你们忙,但是只要你们需要我,只要你们突然想起我,相信我,我一直在,从没离开。我从来没忘记过任何一个人。这段时间,你们每句不经意的话,我都记在心里,那些足够温暖我,放心,即使身边没有你们,我也从不孤单,你们给我的祝福和关心都在我心里。希望一切都好。我答应你们,在未来的某一天见面,我还会是那个会露出你们喜欢的清爽微笑的大J,说自己永远18岁的大J。什么都没有变。

  • 首先我想说,我知道今天是七夕,我知道。

    我一个人很正常,我已经习惯了,只不过,平时有朋友陪,其实现在也有,只不过现在我选择一个人。

    默默。

    是战友也是朋友

    文君今天回淄博。工作的关系没办法去送她,我想我能为她做的最奢侈的事情就是陪她玩到了凌晨。我还记得在凌晨还来不及落地的眼泪都被大敞的车窗外的风给吹跑了。一个月过去了,在报社创刊初期,一起战斗的战友,走走散散,元老已所剩无几了。最艰难的那段时间,我们相依为命,在一起策划了很多稿子,而如今,报纸慢慢上道了,又一位战友选择离开。

    文君的离开让我想起了学生时代然然姐辞掉学委工作时,我的心绪。如今却已不像从前那样激动。离开,也是需要勇气的。文君说报社的一切都不吸引她,除了我们这几个朋友她没什么留恋的。其实工作是有很多无奈的。只不过我们选择撑下去,她决定做出新一轮的选择罢了,我们都希望自己还有朋友会越来越好。

    这个女人鉴证了我爱情的全过程,她离开了报社,恰好我让我的爱情也离开了。我第一次让眼泪流了下来,就两行,一行是对朋友的不舍,一行是对感情的终结。终究这两样都要离开,在秋天。

    不是爱人也不是敌人

    曾经,他在我身边,我努力工熬作努力爱,我幸福地做着宣言,我要我的事业和爱情两手抓,两手硬。当工作陷于频频有人离开的恐慌和越来越大的压力时,当我跟他的矛盾一天天激化,已经到了我不想再爱下去的时候时,我开始怕到头来两手抓的都是流沙了。现在,至少是我已经松开了右手。前不久的彻夜长聊,我看似偏执地坚持,其实已经决定放手。第二天晚上去了台东,走过他带我走过的每条路,音容笑貌。OK,就以自己还算完美的姿态怀念一下,然后说谢谢,再见。我想我以后仍旧会去万达看电影,逛街,打台球,吃饭、走电动天桥,甚至在某一天就会在第一次等你的那家婚纱店拍婚纱照。我不感伤,都是幸福的记忆。我们不是敌人当然不会再成为爱人。

    最近回家都很晚,每每抬头看,岛城都是难得的漫天繁星,我就觉得光明了。

    怎么着我还这么年轻,怎么着还算个美少女,怎么着拥有的比失去的多,怎么着现在喜欢我的人还算不少~

    可是谁能这样洒脱的忘记?

    奥运终于来了,明天要忙喽,加油吧,虽然又是个寂寞的季节,但是秋天,也是一个收获的季节。

  • 2008-07-20

    不爽 - [晴,有时多云]

    貌似很镇定,其实毫无办法。很茫然。

    昨天跟罗鹏同志去蹲点。罗鹏是我的同事,比我大一岁,家是山东的,可在哈师大上了四年大学,一口东北味,更缘分的是先前我们都在半岛实习,只是不在一个部门,绝对眼熟,可那时不认识。但现在在一个单位就被感亲切了。昨天一起出去弄大稿子,垃圾清运车要10点才能出来,我俩吃完饭就去打台球去了,貌似上班这么久,我们是第一次这么轻松,平时我们都围着工作转。罗鹏同志台球打的相当神奇,彩球打进很困难,人家专门进白球,被我赢了一局又一局,我都无奈了,最后他总结输的原因是一般打台球的都穿马甲,而今天恰好我穿了马甲他没有穿,当时把我笑翻了~很高兴报社里有个合得来的好哥们,最主要的是不用担心什么,他有女朋友,我有男朋友。但是他比我幸福。

    昨天打完台球出来,我们就坐在路边蹲点,跟他说了很多感情的事,我知道他担心我且心疼我了。天气也挺配合的,开始下雨,当时我很想大哭一场。某人永远都不知道我的心情,因为太在乎,所以那么怕失去。原来总是别人在为我付出,而现在是我在为某人付出,很多人说是我太惯他了,可是我自己都不知道我到底想让他怎么样,这种事,我说的再多,别人也帮不上什么,情况只有我最了解。有点乱了。

    如果感情的事是我庸人自扰,那么工作上的事才算是不爽,我这个人就是这样,情感从不外露,表面上什么都不愿意表现出来,但是什么事情都是在心里憋着不爽,只有倾诉在这里,自从来单位这段时间,周围同事来来走走,变动一直很大,我体会到了现实的残酷,淘汰,适者留不适者走。如果说先前走的那些也就那样还不算熟,可是这半个月来,小桑走,雯雯走,现在勇斌也走了,我心里很难受很难受,毕竟刚创刊那会儿,我们是那样一起并肩作战过,亲密无间。可是淘汰了,就那样,离开了,也许不会有人记住他们刚开始也是激情满怀,可是我记着,我记着我第一次见桑哥,他把我加为好友;我记着跟勇斌曾顶着大太阳在栈桥采浒苔,记着之前他总是说要给我介绍男朋友,记着我第一次给男朋友选衣服曾拉着勇斌去帮我试,记着他跟我说的那些心里话;还有雯雯,我们女人帮的一员,那时候我们女人帮的姐妹们经常一起吃饭,雯雯生日就比我大一天,我们还曾约好今年的生日要一起过。可是,可是~

    最近不爽的事貌似很多,我一直在苦撑着,不知道还能撑多久,其实已经很累很累。这也许是我第一次敞开心扉,说出我的不爽。爱情小幸福的背后是那么多的孤独和不可确定,你们不知道;工作小成就的背后是那么多的残酷和疲惫不堪。但是我说过,我现在没有资本倒下。我想一切都会好起来,只是时间的问题吧~

    加油,加油~

    就到这儿吧,明天圣火来了,还得早起呢~

  • 2008-06-26

    通告 - [雷,妖言祸众]

    这段日子一直会很忙,也许更新的速度不会像前段时间那么勤了,见谅。

    仅仅开工两天,我已经有些吃不消了。压力,天气炎热,上火~身体垮了,真想一觉不醒啊~但是我现在没有垮的资本。硬撑着~突然开始对自己选择的这个地方产生了一种微妙的共鸣之感,山商跟我一样都刚打入青岛市场,我们需要时间去磨合,接受~但是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竞争不过就要被淘汰~

    于是,决定给自己给山商一些时间,让我们都在这里成熟壮大起来,而我应该再多爱他一些,而不是心中还有所怀念~

    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要让自己时刻记住那句残酷的话,付出不一定会有回报,但是不付出一定是没有回报的。在此刻,什么都是卑微的,鼓励、安慰、放松,甚至自由都卑微,都没用,只有自己扛住每一天才是最重要的。

    back说,你已经没有退路,必须强大!我说,是的。

     

  • “六月的时光流泻”是那天我给H想的甩卖主题词。唯美却不适用。只是突然蹦出来的,然后就给发过去了,跟他最后跟我说的那些什么“黄金当铁卖,一件都不留。”什么“狠甩狠实惠。”的完全不是一风格的,可是看完他设计的这些很有趣的词儿是不是很多人都想晕~

    六月的时光就我而言确实是一种流泻,而非一种积累。月初的离开如果算是坚决和悲壮的,那么我希望月末有一个完美的收梢,让我再放纵地做一次我想做的。因为六月的过程充斥了太多的痛苦和等待,我想我做到了足够的冷静去面对,但是同时我再次内伤。我想安稳,但是我总是想要最好的,所以就要付出代价,这代价跟得到的还不成正比也许。人嘛,总是在不断的追求中发现失去的更多些,但是好像还无怨无悔的样子。

    离月末还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最想做的事当然是回家,但知道这只能想想而已,所以可以做的最奢侈的事情就只有跟文涛去西安了,他说这叫公款毕业旅行。其实要不是公款我连打算都不会打算,这会儿正好是热的时候,虽然我想想去西安玩都会趟哈喇子。但是现在体力不支,有去无回就完了。自称比我多活了一年的大媛今天给我仔细的分析了下,把我的热情打消了五分之二了。那么,如果不去西安,一定也要做些自认有价值的事了,不然,六月的时光真的就是都流泻了,都流泻了,就等于我谋杀了自己一个月的青春~

    最近一直都在看星座运势,今天在我跟报社通上话并让我下午再去一趟充满“厌恶”的24楼时,我又去看新浪我的今日运势,看完之后,我很郁闷,我在想一直很准的新浪运势,最近是不是出问题了,因为连着很多天的话基本上都是一样的,都是说我注意力散漫无法集中,不适合做任何事情,就适宜于在家带着。我最近是很不上进很懒散,哪也不想去啥也不想干就想做宅女,就这状态和形象确实不适合去“谈判”,

    所以迟迟的在这里,貌似是在拖延时间,其实知道什么都避免不了,那我不写了,出发,都祝福我~

  • 最近青岛经常是大雾天气,空气开始变得潮湿,清晨起来,周围静悄悄的,下楼没跑出多远,鞋带开了,蹲下来系鞋带的瞬间,我突然感慨了下下:原来这样的生活已经持续很久了~一个人。

    昨晚老佛爷来电话埋怨我,嫌我这孩子不厚道,让大扬一个人从哈市千里迢迢的运回了我所有的东西,说孩子大晚上的一下车风尘仆仆的就先把东西全送到我家来了,连进门坐坐都没有就走了。

    其实我一再嘱咐他,让他迂回着点搬,两个超大号塑胶袋子外加一大箱子的东西呢,而且还让他到我家要狠狠地宰我家老佛爷一顿。我想大扬一定想,长痛不如短痛,一次都帮我运回去得了,跟俺家老佛爷吃饭还拘谨,等我回来了宰我多好。这样猜想我还能少心疼点。

    老佛爷在电话里威胁我,让我必须给大扬打电话致谢,不然就要收拾我。我说,离你这么远了你说你还要收拾我,你这什么老太太啊。跟大扬根本就不用整那些客套的。再说我自己的哥们我自己疼,用不着她在那费神儿,结果她就生气挂了我的电话。那暴脾气就没改!

    然后,一个人在这边微笑,我想到了老爸老妈看见大扬时心疼的样子,想到他俩面对着我四年的东西在家里翻翻看看的样子~会不会更加的想念我,想念我在他们身边的那20年时光~

    是不是家里养的热带鱼还像小鲨鱼一样凶猛生命力旺盛?是不是家里的龙爪已经长出来了,这次爸妈要悠着点拔了呢!是不是楼下的烧烤店还那么红火?是不是楼前的步行街还是通宵的灯火通明?是不是后院的篮球场时而还是有孩子试探着想要进去打篮球,是不是每每还是会被那个严肃的小哥给拦下来?是不是咱们家的杜鹃花开了?是不是我的房间还是老样子?是不是一切都没有变,只是我已经很久不在家了。

    朋友

    其实像年少时的那些朋友,不像现在那些友谊那样说的花哨做的生疏,天天想你天天不放心你,侃大山的时候都在,等到有什么事的时候人就没了,电话可能都不接了,过后开始找借口;或者是口口声声说是朋友结果是利益关系。当然了,这四年我身边的还都好啦,我一向都是这样,不到逼不得已我从来不找别人帮忙,当我有事情的时候我找你肯定是觉得找你最合适而且保证是你能做到的,而你没出现,那么以后我都不会再找你,我表面上该怎么对你还是怎么对你,但是你也别想在我心里占多高的位置。我特别不喜欢两个人明明是朋友却见面很少,等到对方帮你做了什么事你才想着请人家吃顿饭。如果我朋友这么对我,我又是表面上不表现出来什么都不说,但是我心里肯定不舒服。

    在现在还想找到像从前那样的君子之交,似乎很难,现在的相处都很高调,其实友谊的最高境界就是淡如水。大学四年我的朋友不少,我对现在的友谊仍旧相信如同我一直相信爱情,只是她也如同爱情般让我从不轻信。所以在我最难过最失落遇到什么事情需要身边有个人的时候,大多时候站在我前边替我挡风遮雨的还是我原来的那些朋友们,在四年里他们一次次默默的帮我摆平事情却总不论功行赏,他们陪我分享我一次次的小胜利或是小挫折,纵容且相信我就是独一无二无法取代的。我觉得友谊这东西不用像爱情那样去不停的试探或者非要去追问个什么123之类的,原来我也问,但是现在觉得傻。其实替自己冲锋陷阵的就是真朋友呀,是要永远记住且也要为她赴汤蹈火的呀~

    工作

    就是这么一样东西,希望赶快确定下来却又不希望那么快到来,所以每天都是带着这样矛盾的心情,以致我说话总是语无伦次,写字总是乱七八糟,做事总是歇斯底里。但是现在我每天都要说比原来多很多的话,写比原来多很多的字,做比原来多很多的事。

    其实我嘴上总是说没事,这报社不要我大不了我就去杂志社呗,说不定比这里还好呢。但是我还是不甘心的,谁都想付出得到回报,何况我的付出不仅仅是过三关和等待的煎熬,我还付出了不能坚守到毕业不能回家的代价~

    在大雾的早晨我在我的笔记本上写下了满满五页从2月到现在的所有事情和我的心情。那个笔记本的前一页是在半岛的最后一次采访,而我发现这么久坚持写字,我的字比原来漂亮了。

    心阶段性麻木。

    爱情

    文涛说,当我们说宁缺毋滥的时候,都是在自欺欺人其实就是找不到。我说我找个“老板娘”怎么着也得比你高比你帅吧。然后他就说还要比他有钱,比他会疼人,比他幽默,孝顺~

    我这发小总是希望站在我身边的那个要是最好的。

    爱情这个词提起来觉得那么生僻,好久好久都没出现在我的生活里了。其实我很怕有一天有个人出现了,对了感觉,可是我却不知道该怎样去爱去经营了。这好像是个没用的担心~但是我会时而的担心一下下,用来提醒我爱情总是会来光顾我滴~

    这篇日志似乎跟题目没有什么大关系,只是最近我总是在清晨醒来,矗立在大雾的天气里,等待着,黄昏的到来,黄昏没什么不好,虽然来得晚,却壮美,I'm sure。

  • 头发最长的那绺到腰了。然后就捉摸着不走时而清纯时而嘻哈的路线了。那天逛街试了假发,发现自己短发也蛮精神的,然后就总是想剪了,可也想这是大事,得好好酝酿,这其中考虑的因素有很多,例如在选择理发店上,万一给我剪砸了,一时半会儿长不上,我就真得带假发了~于是我逢人就问我把头发剪了行不行,结果没一个响应我的。文涛说,女为乐己者容。我当时就晕了,我说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啊。他说你别剪了,我喜欢长头发。我说好,那不剪了。然后就觉得我俩这嗑儿唠的真是暧昧啊~

    开始早晚锻炼了。觉得体质越来越弱了,这样老的快。今早起来牙龈肿了,小姨说最近我上火了。可是我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什么事情值得我上火,我觉得我是闲的,我发现我一闲着就难受。俗名贱骨头。貌似不该这样诋毁自己哈。晚上会跟俩龙凤宝贝儿下楼踢球,打羽毛球,跑跑步,然后在小区广场上摆几下自以为很地道的街舞招式,笑笑闹闹,像个小孩子。早晨下楼的时候会先发信息叫下文涛,他在烟台打球我在青岛边跑步边唱歌练气,然后保证吃饭,呵呵,这是我俩的增肥计划。

    刚刚看了晓玉为我写得博,感觉暖暖的。原来有个人是那么了解我了。同时也觉得自己没她说的那么完美,只是一直在做自己罢了。还有我的所谓“冷淡”,我是有名的“热冰棍儿”我知道。其实不是所有朋友都能理解的。但是她知道。恩,恩。感动中~

    希望我们都好好的吧。总会有那样一个人就在不远的某一天熠熠生辉的站在我们面前,相信我,晓玉。

    最近我总是在乱糟糟的写一些东西,呵呵,凑合看,像这样的闲情逸致也快结束了~

     

     

  • 最近出于亚健康状态。打不起精神,还总感觉累。天天对着电脑,要不就绣十字绣,反正什么闷骚的事都让我干了。结果颈椎、腰都疼,手不听使唤了,眼睛也不好使,脸起了几颗痘,反正没有好地方了~

    然后天天在网上跟文涛哭穷,要不就说难受,都瘦了。然后他就说过两天过来青岛。听到这话我马上人就精神了,我的目的终于达到了啊~

    我觉得自己真是个坏孩子~

    他上班时间我就总是在QQ上说话,他就得陪我,好不容易下楼抽根烟的功夫我还得打个电话骚扰他,他说我打贵,就还得给我打过来~

    这就是我青梅竹马的好哥们,呵呵。

    我说你是跟同事过来啊,还是带着小蜜过来。他说我带着钱包过来。我说你看我又瘦了,他就说那咱增肥。我说我已经闷骚到一个人去看海了,他说没事,总比我一个人去洗海澡强~

    说了很多话,确是计算不出多少个年头没见了。上次见面的场景还历历在目,可是真的是想不起来是什么时候了。他说庆幸我们都没变。

    只是最近的四年他在西安我在黑龙江,四年之前他在烟台我在嘉荫。

    发了张近照给他,说我还是原来的长相,一点没变。可是我挺怕他来我认不出他了,如果那小子不再嘻哈而是穿着西装来,如果那小子不再痞痞的说话而是一本正经的来~但是我想还是高高瘦瘦小眼睛健康色吧

    写不下去了。当我看到一些话后。

    这句话不想在Q上说,这里他看不到吧~就说在这里吧:文涛,我们可以一起去海边啦~

  • 2008-05-27

    幻之城 - [雷,妖言祸众]

    今天,天,很黄很黄~

    感觉沙尘暴要来了~

    这个时间还穿着睡衣,寝室里,喜欢的音乐,喜欢的题拉米苏,守着电脑,手机,一个人。

    算是休息一下吧,在学校的累跟在青岛工作的累,是两种感觉,有一种累,累得快乐,累得不想停下来;有一种累,累得琐碎,累得让我不爽。而无语的是,第一种累对应的是青岛,第二种确是俺母校。貌似这么说很是不厚道啊。可是好像除了我的死党们,我没啥留恋的,或者说对哈市我也没啥留恋的。好感是环境给的,哈市的环境不适合我。

    我总是很清楚地能说出什么适合我,什么我接受不了。有很多朋友告诉我这样不好,让我试着接受那些我接受不了的。其实我一直是在另一个角度上,我把自己一开始就放在了主动和选择的那个位置上,我已经习惯了主动去选择我喜欢的东西,然后得到他。我没办法像朋友那样,因为工作放弃喜欢的城市,因为爱的人放弃喜欢的工作。去喜欢的城市,做喜欢的事,给爱的人完美的自己。现在身边很多人都跟我说,我顾及了这那的,我别无选择了,我必须怎样了。我很不能理解。一开始就把自己放在被动的位置上,什么都被动接受,会开心吗,自由吗。主动争取自己想要得,付出而得不到,就再选择别的,总不应该把自己往死胡同里挤。

    在说感情上,因为接受不了一些事情,就接受不了一些人。朋友说,这样会错过很多好男人,路子就窄了。可是窄了不代表没有,有选择就有我想要得。

    如果抱臂是代表保护自己,那么说话时总习惯右手食指做“一”代表什么呢,或许,是自我,是独一无二~

    其实每个人都很复杂。何况我是个最会掩藏秘密的射手座。

    我这种人,从不刻意去了解人,总是无时无刻从相处的一件件小事中不动声色的看人,看透自己,所以足够真实;看透别人,所以心中界限分明,这是爱好。别人要想看透射手座就很难。我知道我就是这个样子,所以当我认识了射手座的某人,我们两个斗智斗勇,玩弄这个星座赋予我们的神秘,互相牵引又都保持适度,等着有天一起妥协或是有天累了重新选择。

    “幻之城”是我博版的主题,是顶端蓝色却夹杂黄沙已持续很久已厌倦了的我的四年生活,是即将离开的哈尔滨,是该说“告一段落”的20年的记忆。

    所以告诉自己,有多少舍不得,就要有多少洒脱。

     

     

  • 我刚知道的

         博客好久没更新了,所以来爆料一下。在家两个月,青岛两个月,然后终于回归组织,很夸张的是那天坐车到学校,在学府三下车,竟然有点找不到学校了~幸好守涛他们来接。包括寝室的人开始受不了我的海蛎子味,而我也可以轻易的听出周围人的东北音儿了。两个月其实可以改变很多东西,青岛有了我的记忆,被人想念的感觉很好。而在哈市最轰动的莫过于我们寝室的姐妹,俺A-MEI姐有了个知己了,爽姐竟然有了男朋友~真好,这样,是不是大学就没什么遗憾了~

    你们不了解的

          今天很认真的跟室友谈论爱情。她们都很想知道我在青岛这两个月的感情生活。周围接触的男人不少,都很关心我这个从东北来的小曼儿,我想也许只要我稍稍表一下态,我就不再是一个人了,可是这个态很难表。我总是很悲观的在想,当新鲜感过了,当人走茶凉了,伤的人还是我自己。就像守涛说的,我们不是不想爱,而是容易爱的太深,爱得深伤得深,所以就不轻易爱。

          有些感情的事儿不好一一在此尽透了。或许当跟你们,我的朋友们在一起时我会很认真的将我这两个月的经历和想法说给你们听。那些你们想知道的还不了解的。或许再回去,会试着不去想那么多,凭着感觉就跟某人在一起了,但是说的容易做起来总是很难。

     

         

  •   致谢  

        当我写下“致谢”这两个字时,我坐在硕大的办公楼里突然有种想哭的冲动。我的论文终于写完了,可是论文的完成也标志着我四年的大学生活即将结束,同时也意味着,我的学生时代结束了,我将要开始一段新的跋涉。最近的两个月里我一直在工作与写论文之间忙碌。其间的起起伏伏、悲喜得失,今天想来仍旧唏嘘不已。在做工作和写论文上,我都是一个新手,经验不足,所以在这里我首先要感谢的就是我的导师李鸿雁老师,在我最无助,最茫然的时候,在工作和论文写作上给予我很多建议和鼓励,如果没有导师的督促指导,我想我不会那么快的适应青岛的生活,也不会那么顺利地完成论文。当在电话里听到她久违的声音时,她曾经讲课时的音容笑貌便浮现在眼前,让我这个初来异地工作的人感觉无比温暖,于是告诉自己一定不能被眼前的压力击垮。是李老师让我始终保持了自信、坚强、乐观的态度一直坚持到了现在。李老师的治学严谨还有她的睿智幽默都是我永远学习的榜样。

        其次我要感谢文学院办公室的小穆老师,她像一个姐姐般无形地教会我很多东西,她就像我大学四年成长的见证人,感慨四年时间转瞬即逝的同时我仍旧会想起大一刚入学时她细心教我用打印机的情景。我会永远记住小穆老师的开朗,为人的豁达,还有她无比灿烂的笑容。感谢大学四年来文学院给我们授课的所有的老师,以及辅导员老师,为我打下汉语言专业知识的基础,他们不仅传道、授业、解惑,而且从他们身上让我学到了如何求知治学、如何为人处事。这是我一辈子的财富。

        最后我要感谢我的母校黑龙江大学,是她提供了良好的学习环境和生活环境,让我的大学生活丰富多姿,也许多年以后我不再能记清三号教学楼单双号教室的方向,不再清楚地记得图书馆每个借阅室的位置,可是听过的那些生动的课,看过的每一本书;校园里的山楂树,创业的麻辣烫,联通广场上放飞的风筝,同学们一起经历过的那些快乐悲喜,告诉我我是真真切切的在这里拥有了弥足珍贵的四年美好回忆,是黑大为我的人生留下了这精彩的一笔。

            学无止境。虽然即将告别学生时代,但是在今后的工作学习中我会继续努力,为梦想永不放弃。

    PS:这是我在毕业论文上的最后一段,我把初稿交上后惶惶不安的等了一个礼拜,导师就给我定稿了,当时我特别不相信我的眼睛,随即对在报社仰棚长啸:老天爷开眼了啊,终于让我转运了!从导师的字里行间我也看出来了,她的意思就是我论文扒来扒去写得已经无法修改了,最出彩最动了感情的就是这个“致谢”。人都是有感情的,这孩子也挺不容易的,定了吧,再不定也不赶趟啦。

        某人说,从新闻的角度来讲,我这个“致谢”写得很官方,很煽情。我说从新闻的角度来讲,他的话很中肯。但是我当时确实是想到了在黑大的很多过往。湿了眼眶。

        我知道,现在已经有很多人已经掰着脚丫子算我要回去的日子了,甚至已经安排好了我回去后几天的行程,以及欢迎仪式。但是我不知道,当我回归组织,他们会不会觉得,经过这段不算短的时间的分离,这个在青岛没人叫他大J但在他们的生活里真真实实且被说过很重要的孩子,已经变了很多很多?这话好像又说纠结了。但是从新闻的角度来说~~~~~~~~~

  • 2008-04-16

    我很好 - [晴,有时多云]

    昨天终于把论文初稿交上去了,幸福啊!!

    有天在网上,跟小帝说起自己瘦了,已经是“魔鬼”身材了,她问我咋瘦的,我告诉她可以试试像我这样:每天早上六七点钟起来,然后去采稿,下午回报社编稿,晚上九点左右回家(算早的),正了八经得吃一天中的第一顿饭。然后赶论文。洗澡。然后就凌晨了。连酝酿让我对一天的忙碌小小反省一下的机会都不给我我就嗄过去了,连梦都没时间做。

    很久没更新博了,开始弄起我的QQ空间来了。主要是被单位N个帅哥批斗我开了空间却不用,浪费资源云云,所以就开始在上边写写,然后发现很好用啊,因为很方便跟我那几个牛叉的姐妹交流。

    最近发现个问题,好像自从我注册了校内,来我校内的人一直都是阴盛阳衰。这个现象很诡异阿,首先我要说明一下我不是个同性恋,抛去这个因素我可以很自信的说我比较有女生缘。这应该是我值得骄傲和炫耀的。因为异性相吸,男女在一起都很好相处.可是要是能把同性之间处好了,那就很困难了,嘿嘿,所以我现在觉得我很牛拜。

    还有,我要说我很好,吃的好,睡得好,玩得好,工作的也很好。

  • 2008-04-08

    这年头 - [雷,妖言祸众]

    本来我想把昨天发生的事作为历史,从今天开始,打开历史新的一页,忘掉昨天我作的祸,但是我现在还是想说声对不起。ok忘记。

    昨天在网上碰见洋姐,将肚子里积蓄很多的话吐了出来。洋姐开玩笑说我要嫁给山东大汉了。我说我还是那么保守。现在过了20岁的人谁没有过大于等于3至5次的几场恋爱啊,像我这样的,说少了吧人家不信,说多了吧自己确实没那经历。做朋友吧,对方爱谈过几场几场,爱跟谁上床跟谁上床,可是一旦是要找一个跟自己一生走下去的人,我估计不止我一个人保守了吧,有时候光有爱情也是不够的,表面说爱你的一切,心里还是在乎的。青岛人明显比东北人开放,玩笑开得大,有时我不说但会很不自在。

    洋姐说这年头,处女少得可怜,一定要好好保护自己。

    我说,靠,那还用说~

    这年头爱情真廉价,不,是真荒诞!

     

  • 原来的这个时间,我一般是在家里刚吃完饭悠闲的看电视,如果是在学校应该是跟好朋友相约在一起。可是现在我在半岛大厦里,偷闲敲这些字。

    今天在公交车上打了瞌睡,眼睛充了血,蛮厉害的,想念H。

    关于他说的那句孤独,那些爱情。翻看手机才能确认那些发送在深夜乃至凌晨的信息都是真实的。我不敢想象H当时的脸,那张在我记忆里已经根深蒂固的忧伤的脸。

    那个喜欢他的我的朋友说,不能跟在H一起,但是那么希望将来还能见到他,哪怕未来的某一天匆匆的一眼。那是怎样的一种喜欢呢,我想要比我想象的还深。

    现在我们分开,7月我们分别。朋友之间好像不应该有那样庞大的眷恋吧。但心中那个位置是前赴后继多少人都无法取代的。而我和他的友谊,他说过一个“最”字,曾让我感动得一宿没睡。有时候想想,为什么那么多人曾那么喜欢着他,多少年为了我这个朋友奉献着少女单薄的一去不复还得青春,最终还让她孤独的走了四年,原来觉得是他的问题,现在是觉得原来没有一个喜欢他的人像朋友那样能深入他骨髓了解他。

    原来总是时不时得发一些现在想来觉得很矫情地话给他,然后发现这么多年只有这个人让我矫情。我没想过分开后再不能随时相见我会是怎样的心绪,就算没有喜欢他的那些女人庞大,但绝对要比她们深邃。当然,我觉得这句话说得也有够矫情,说出去写出来的这些对他的话不知道他的想法的,都矫情。

    昨天晚上早回家,在校内上敲了篇近况,写了我身边现在的这些人,那些事。感谢那些关注关心我的朋友,竟然那么有耐心的看完了我写的那些字,确切地说是错别字,今天改的时候自己都要崩溃了,呵呵。

    哦耶,下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