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7-03-25

    三天 - [晴,有时多云]

    第一天   小雨

    关键词:[忙]、[毛毛]、[搬家]。

    关键句:[胸口阵阵憋闷的疼痛]、[在小雨中等了半个小时我的“催泪弹”]、[家搬的不爽]。

    第二天   雪

    关键词:[忙]、[洋姐]、[短信]。

    关键句:[梦里排山倒海的短信]、[等H的道歉]、[好想好想去作妖]。

    第三天   大风

    关键词:[忙]、[自己]、[离开]。

    关键句:[天晴言言想嫁人]、[没有眼泪我就不哭]、[幸福,我要得幸福]。

     

  • 最近沾一点小感冒,鼻涕总是在不知不觉中就流出来了,挺抑郁的,不过我想还好不是流鼻血,呵呵!

    未来有好几个考试在等着我,可是总学不进去,应该给自己施加一些压力了哦!

    今天寝室卫生间的灯坏了,还好每次都有阿MEI姐陪着,小小的幸福。什么时候变得胆小了?我也不知道,也许是最近卫斯理看多了吧~

    其实开学后有很多事压的我喘不上来气,而我选择了一托再托,我不是在逃避,而是懒,但我知道事情累积的会越来越多,应该是一件一件去解决的时候了。

    因为自己的懒散,我知道忽略很多人,例如大扬,直到他给我发信息,我才意识到他最难受的时候,我却没有陪在他身边,虽然他说不怪我,可我很内疚,因为现在只有我离他最近;还有大冰,我走的时候都没跟她说一声~哎呀,突然想这么多很郁闷啊。

    再等等我好吗?过了三月我想我会好起来。

     

  • 开学,上课,开始陆续看见一些同学,朋友~

    昨天英语课上看到了大琦,看见他没事了,我很开心,也许那晚有些无助的大琦真的已经从那个感情的低谷中爬了上来,又将和她女朋友重新回到跑道上了吧,我继续祝福他。

    刚才接到言言的电话,一个假期没见所以狂砍了好一阵,然后她突然一本正经地问我假期里有没有遇到T,让我感觉她之前的嘘寒问暖好象都只是为了引出这个问题的,我告诉她“有”。关于T的问题这么多年来长盛不衰,我突然烦了。

    T还是那么瘦,只是现在穿得挺爷们儿的,我没告诉他其实很不适合他,我还是觉得那个不论在篮球场上还是在平时都穿着一身休闲的他更像他。其实T从小就是那个样子,不怎么知道自己想要什么,什么更适合自己,他是需要有个人照顾的,我不知道现在这个人出现了没有,又或者是出现了,只是她也不知道他需要的是什么。这么多年了我仍然自信的了解他要的是什么,但是我不会再站在他身边了。

    我一直以为过往的一些事一些人我会记一辈子,其实我真的会记一辈子,甚至是想起时一个细节都清清楚楚,但不疼了,真的不疼了。我只能说就当过往的画面全都是我不对,过去了,就没办法再重来。

    言言,这是你要得答案吗?其实我们早就是朋友了。我们的故事也许还有很多曾认识我们的人当曾经的佳话想起说起,并还想知道后事如何,其实故事早就有结局了,不是吗?我俩都相信了,可为什么这么多年了还有那么多人想要什么结果呢?呵呵,我没办法感谢你们的关心。

    现在我很好,即使没有一份我要得爱情,但我一直相信着。我很认真的想我的未来,很努力的生活~

    就这样。

    PS:刚刚在校园里看见一个男生很象风云哥,好久不见,有点想了,呵呵!

     

  • 元宵节,在路上,和大扬。因为一些原因。不能和冰冰、玮巴亲自去放灯、许愿、滚雪、看烟火,小小的遗憾。其实元宵夜每过一个小城小市都有漂亮的烟花看,一路上都没兴致是由于在发烧,幸好有大扬的手,在这样寒冷的天气和这样的情况下传递给我友情的温度。

    在此之前,没有人知道在以往的假期里我为什么很少回家,其实那是因为回去了,就不舍得再回来,我舍不得跟家人分开,我受不了每次走都是全家相送的那种场面,每次坐上离家的车时我都是在极力压抑眼泪,也许,没人会理解我那时的心情,怕有天“失去”的心情。

    感谢:

    感谢决策高明的老妈,在我做一些事上给了我很好的建议。我不再会说“不是我不明白,这世界变化快”了,因为我有块“老姜”。

    感谢小表妹的短信祝福,老姐很感动。我想她已经在元宵节晚上帮我许了愿望并将它和蜡烛一起安放在黑龙江上了。

    希望:

    希望姥姥的病快点好。

    希望自己国三能通过。

     

  • 当我意识到好象很久没写博的时候,我才发现已经2007年了哦!当我意识到2006年已经在我不知不觉不紧不慢的生活中过完了的时候,才发现最后一刻是H帮我画上句点的。是的,2007年来临的前一刻我和H在一起,一段忽略掉了时间的相聚。我想也许再不会有个大男孩坐在我旁边为我自编自唱很久的歌,在一个女生面前睡觉睡到发出轻微鼾声,很漂亮的侧脸。他说他总感到孤独,即使身边有很多人,可了解的没几个。其实我没有告诉他,他在《到时候就晚了》中唱“Lonly,Lonly,Lonly”的时候,不是不搞笑,我笑不出来,是因为我知道他Lonly,我也没告诉他,其实当他在孤独中迷失时,作为朋友,我真的会把最爱的左手给他牵,带他走出去。

    我想2007年该是我为自己奔走的一年了,我不能再任性的只去做自己喜欢的事了。我以为我在很久之前就把时间预定给H,那样,什么事就都不可以改变了,但我错了,可我是那么怕欠他一次旅行。

    以上是我对我的好朋友H的一点小小心情,拿出来给大家看,是想得到祝福。因为我怕分别,我不愿和我的任何一个朋友说再见!

    昨天哈市下了雪。顺利买到票,我想我离回家的日子又近一步了吧。开心!

    瘦了很多,所以一直穿很厚的衣服,因为我还是不喜欢自己弱不惊风的样子,我还是习惯了一个人面对一切,我要让周围人看到,我一直都是那个不论在任何情况下都会试着露出清爽微笑的妖精,我要让你们看到我的步调有多坚决!

    感谢在这个寒冷冬季里一直不曾忘记并默默支持我的人们,其实这个冬天不太冷!

  • 又是一次考四级的日子。昨晚又失眠,我想现在身边也就只有他的一举一动能给我的心带来一点震动吧。早晨起来眼睛充血了,我以为我哭了,其实没有~

    没有困的感觉,所以不影响我的考试。只是出门看到大早晨汇文楼前密密麻麻的人都拥着往一个门里挤,场面壮观至极,其实就为了考个试,还不是汉字的,就觉得挺悲哀。可没办法呀,我不也得冲进人堆和人一块儿挤,为的就是拿到那么一张能有及格分数的小破纸,我真不知道它能代表我什么,充其量代表我学过英文。更让我感到无奈和可笑的是,今天我感觉很在状态上,很是那么回事吧,结果不知从哪划拉来的监堂老头儿,竟把我和旁边的毛毛的卷子发反了,真他LPPD!

    不管怎样,总算是考完了,我从来没有考完什么试后再评论沮丧郁闷后悔的毛病。说多了,气多了都无济于事了,那些无用功我可不做。而且事情总是有连锁反应的,影响了以后的心情和事情可就划不来了。有考后综合症的朋友千万要调整心态了,呵呵。

    在网上碰见洋洋,约好了一起回家,我知道她一直都坐金龙的,可没想到她毫不犹豫的就为了我改做火车,就有小小的感动。原来时间和距离对于真正的友情来说竟然都是微不足道的。我想等见面那天,火车上的人都甭想睡觉了,虽然不能把姐妹儿都凑起,但以我和洋洋再加上爽爽,呵呵,足具有颠覆性了。

    该过去的总要过去,该来得总会来,生活就是如此,别去左右,而是试着去珍惜和期待。别等到一切都过去了,发现未来一无所有,到时候就晚了!~

     

  • 2006-12-10

    紊乱 - [晴,有时多云]

    我的身体内部工作出了乱子,我觉察到了我的不正常:一连很多天不睡觉,但看白天那精神气儿,又比在比赛前打了兴奋剂的拳击选手还要亢奋;厌食,可不是什么都不想吃,而是什么都想吃,吃了又觉得不好吃;暴躁,厌倦了很多事,受够了很多人,通通予以发泄;还有一样该来不来的东西折磨着我~

    我突然很想回家或者去一个别的地方也成,我不想再在这里一个人和自己抗争,也不想再在这个圈子里周旋下去了。老妈说我又喜新厌旧了,那就当是吧。我一向都是个耐心有限的人,这点我清楚。这里腐败、糟烂的东西已经消磨没了我的耐心,我要走,要走,带着我的小Mei熊一起走~

    我想到“私奔”这个词。可我只有一个人,怎么办?

    思想紊乱!

    我想到我在这里的朋友们,他们会不会因为我的出走生气担心?恩~~~我想晓雪会哭的,是的她会哭;CC会像一只抓狂的狮子到处找我;室友们会不停的给我打电话发短信在网上留言等等;尧尧会很平静吧,因为她会知道我在想什么;大扬会琢磨为什么我没带上他;大琦会在我的电话里,QQ上,BLOG上不停的骂我傻,直到我回来找他算帐为止;H嘛~~~不好说~,应该不会怎样,顶多知道了说句,“哦,是吗?......哎呀,我还有个会要开!”呵呵!

    还是,还是,还是~   [下线]

     

     

  • 我感冒了!发烧,头痛,咳嗽~想起原来感冒时H总会叮嘱的话,于是穿很厚的衣服,裹上棉被,喝热水,可我还是难受,身心都难受。

    真不知道是怎么了,阿MEI姐郁闷,爽姐憋屈,连最能白话的CC这阵子都消停了。其实我也好不了哪去,只是再大的困难和不愉快,我早已习惯了一笑而过,因为我和玳子感同身受,知道在悲伤的时候,不可轻易表露,这样不仅让自己的悲伤大打折扣,让爱自己的人担心牵挂,也在其他人眼里一钱不值。所以我们能做的只有微笑着面对,然后等待,等待一切已付出后的水到渠成。

    希望身处悲伤中的人都好起来;希望寂寞的H想到我不再寂寞;希望寝室姐妹都有好的归宿;希望我的感冒快点好~

  • 这可是回哈市后的第一场秋雨啊,不过竟跟没拧紧的水龙头似的,哩哩啦啦的下了一天。早晨和大丽翘掉“李渔研究”,睡了个回笼觉,不再想他~

    降温十度,可丝毫没动摇我穿裙子的决心。我喜欢冷天吃雪糕,热天吃火锅,风天带帽子,雨天穿裙子,怎样!这就是我这丫头!用大乐的话说是“非典型状态”。

    大外又换了老师了,换得我都没感觉了,反正爱谁谁,爱换换吧。看见大琦,小侃了一下下,一如从前的亲切感觉,不同的是,我还是一个人,他有女朋友嘞!而且进展迅猛呢!

    中午开会的时候,大琦就坐在我旁边的旁边,我看着他打不起精神的样子就突然很心疼,我感觉他不是因为会的内容无聊,而是心累了吧,每天要应付那么多的人和事,可我除了默默支持他外,什么都做不了。希望大琦他加油吧!还有他的爱情,希望她能让他开心!

    是不是因为雨天,所以心情有些凌乱不堪,预感好象有什么事要发生,是不是太敏感了~不过我会时刻贯彻小穆老师的那句名言,“水来土掩,兵来将挡”。对了,都没告诉她,今天见到她很高兴呢,俄罗斯的糖果好吃哦!

    好久没见到H,他好吗?生日快到了,今年想要什么啊?

    碎碎念哦~

     

  • 早回哈市半个月,自己的决定。

    第一次用这么多天来逛自己熟悉的城市,发现仍旧有新鲜感。一个人走在果戈里大街上,看形形色色的人,然后开始天马行空~

    我想如果生活就此停搁在这里,没有纷争,没有心情;不用责任,不用交流~也蛮好,至少世界看起来很和平。

    可是生活如水,它不停地向着一个方向流着,你必须跟着,一直,一直~     

    于是告诉自己,生活就像世锦赛上中国对斯洛文尼亚,最后中国队进的那个三分,这世界是有奇迹的,无论做什么都不要轻言放弃。

    所以,新学期,A  ZA   A  Z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