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又结束了一个周四,总算把所有校对好修改好的版样交到领导手上,十六个版的内容算是对这四天工作的一个交代,松了一口气,心情也放松下来,写这段文字。今天是第一任男朋友的生日。

         手机里已经没有他的电话号码了,QQ上也不是好友了,但是发现自己还是能清楚的记得那些数字、那些密码,包括那些欢笑、眼泪;那些甜蜜、伤害,还有那张脸。只是都释怀了,不会再想要去祝开心,不会再去精心准备礼物……

         时间是海,一遍一遍的冲刷,感情啊,记忆啊就都淡了,早已是物是人非事事休;感情是沙,海水一冲就淡,2009年的记忆,大脑成了一台老式的投影仪,没有声音,没有颜色,没有爱。

          只是记得,爱过,只是简单的记得,爱过。 也会想,那个谁,会在时间里的哪一个时刻,突然毫无意义地记起我……

         生日快乐。

  • 两个星期都没有休息了,本来以为这样可以让自己尽量少想一些不该想的事情,可是每天我的小脑袋还是在高速运转,让自己有点招架不住。

    似乎新一轮的奋斗又开始了。本以为在青岛快三年的时间,我已经不再有刚开始初来乍到时的彷徨和恐惧,剩下的应该就是那些一如既往的勇往直前和大无畏的勇敢了。我自认为融入了这个城市,我不会再像从前那样,经常徜徉在不知名的街道上,然后徘徊很久很久,也不会因为一点点小事就揪心,抑或感动。但事实上,很多事情很多人都是一样的,越是熟悉了越是陌生。所谓的天长地久和一辈子有可能在下一个瞬间就崩塌。因为渺小,因为很多的无能为力。我总是这么悲观去想、去怀疑。

    生活也是周而复始的,轮回,有时候付出了什么总会在过去很久后的某个时间里就有了回报,过去的一些人和事总还是会在一些瞬间浮出水面,或者交织在一起。于是坚定了很多事情都不会有结局,充其量是一种所谓的一个阶段的完结。所以即使再怀疑,还是会用怀疑的眼光用心地去相信这个世界,给自己一条生路,也给别人。相信有因就有果,相信付出总会有回报,相信相欠的总要奉还的道理。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做以上的一些感慨。也许是这段时间,我真的经历了很多,看到了很多态势的发展,那种内忧外患的感觉经常困扰着我,就连一向值得骄傲的睡眠,也开始不规则起来,一个个梦境,串联起很多过往。心里像被人装上了一面钟,每天都会在凌晨四点左右被梦境唤醒。已经一周的时间了,所以经常强迫自己睡的晚一些,告诉自己只要从梦里醒来了就不怕,但每每听着每次惊醒时心跳的咚咚声,安静下来后还是会蜷缩在床上流几滴眼泪。

    我想我是不是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

    自己总归是没有能力去经受那么多事情的吧。

    很能原谅自己,我知道我只是个孩子,我只是个女人,没做过什么丰功伟绩也名不见经传,所以不想为难自己。不想再让自己这么累了。所以一直紧绷着的神经,在今天下午彻底崩掉,自己蹲在单位楼梯间离嚎啕大哭起来,眼泪就像车祸时的那个血流不止的伤口,怎么擦都擦不净,索性就让她一次流个痛快。

    越是自己在乎的人才伤自己越深。所以就越来越敏感,越来越承受不了那些一时的气话和不理解。我真的很难过,很怕。似乎就是这样的,我们都有个通病,总是会对爱自己的人说出很多过分的话,因为知道因为爱,对方最是会给予最多的宽容,可是有没有想过,对方的心情是怎样的,你在盛怒的时候都发泄了,但最难受的却是自己爱的那些人。她们在为你担心,她们在觉得委屈,她们在伤心。如果有一天因为你的任性,导致身边爱你的人都没办法再包容你了,无法再娇惯你了,你会不会伤心难过?

    且行且珍惜。不管在任何时候,珍惜身边真正对自己好的人,要相信,要用心。自己开解自己,也想告诉我爱的一些人,我们时刻要爱,不要偶尔伤害。

     

     

  • 2010-08-19

    祝愿 - [晴,有时多云]

    青岛的天一向是说变就变,下午还晴着,这会儿却雷声滚滚了,可我这一整天都还坐在办公室里,对着电脑做着一沉不变的工作——写稿子、校对、编版。

    一直都有很多话想写在这里,但是忙碌的一天让我突然毫无头绪。

    至此,工作总算快要结束,长长得输出一口气。

    有些话还是应该静静的倾诉在这里,好吧,再给自己一点时间。

    先祝福一下吧,祝姐姐幸福快乐,祝生活可以再简单点,祝所有正在经历的关于你的我的事情,都可以划上圆满句点,祝自己的剪的这个幻神的发型可以得到更多好评,祝头发还是快点长长吧,最后,祝自己晚安。

  • 我知道这样不好,我知道全世界的人劝我只是为了我好,可还是倔强的自己骗着自己,相信一切都会慢慢好起来。

    我不知道写些什么才好,也不知道该做些什么,每天就这样恍恍惚惚,想着走回头路。

    以下省略N万个字,我不想让自己这么乱下去。千丝万缕都揉进肚子里吧。

  • 走出一段时间的阴霾,生活又回到原来的轨迹上。感谢那段暗无天日的时光让自己变得愈加沧桑,沉静。回头想想那些留过的泪,觉得更多的是一种宣泄。还要感谢小杰子,感谢文涛,感谢姐,感谢那些还关心着我的人,我很好,真的。

    原来我一直觉得在爱我的人面前,撒娇、肆无忌惮、甚至任性,那个人都可以站在我身边默默地看着我,对我微笑。其实不是的,男人说起初爱上你的单纯,天真,女人一定要记住那是假话。其实不管在任何时候都应该记住,永远要把自己最最真实理性的一面给他们,男人更希望女人跟他斗智斗勇。

    所以在这里决定把25岁之前就该撒但没撒的娇和25岁到30岁可以撒但无对象可撒的娇现在全撒在自己身上。自己对自己好点、狠点总可以吧。

    本想放弃2010年,可现在面对每天的阴云密布,我不知从哪里来的勇气想要拨开乌云一飞冲天去看彩虹,再也不想委屈求全、再也不想为别人而活,2010只想找到自己、做自己。

    2月6号的机票,终于可以对2009年说声拜拜,终于可以告别一段时间,回家去充电了。时间从来不等人,人却要等时间,我早已电量不足,只怪时间太慢······

  • 明天我生日,又长一岁,我18岁了······

    祝开心。

  • 2009-11-02

    下雪了 - [晴,有时多云]

         这是在青岛过的第二个冬天,风很大,早晨竟然飘了场小雪,很多人因为没看到而惋惜,可是对于像我这样每天都6点半左右就起床的家伙来说,时间似乎被拖得很长很长,看到那么卑微渺小的雪花颤颤悠悠地往下飘,我倒是没什么感觉,家乡的鹅毛大雪我已见了20余年。

          时间越长,生活越忙,越茫···

          总算对青岛的路有了方向感,但是对生活却失去了方向,常常失望,常常消极地觉得自己就要被社会的洪流淹没,身边很多的人都开始选择回家奋斗,我仍旧坚定信念,在这里过着煎熬的日子,没有人知道我心里的苦,我也不愿意跟别人倾吐,只是愈加觉得自己无家可归,一无所有。心情和现在的天气一样,干燥寒冷,快要窒息。

          

  •      立秋以来青岛的天气就古怪异常,早晚冷得要命,可是中午的气温比夏天还高,上周五,我不幸地中暑了。到底是中暑了还是胃肠感冒,医生也没弄明白,最后的说辞就变成了胃肠感冒外加中暑。上周五姐把快瘫痪的我从单位接回家,顺便给我买了盒藿香正气水,捏着鼻子硬把一小瓶次进嘴里,就感觉从喉咙直通到胃,那时候我就鬼使神差地想到已经睡了的陈佩斯他老爹做的那个广告:“一气爬5楼不费劲!”从喉咙直通到胃,是不费劲,就是火烧火燎,让我的胃翻江倒海的。头晕目眩地过了三天,总算好些了,却让机票又惹得火冒三丈。

         早在半个月前就定好了9月末回哈市的机票,拿到手的时候都别提有多兴奋了。结果周日那天那个快乐逸行的破网站突然来电话说飞机临时取消了。问我是转签还是退票,我想那就转签吧大不了晚回去几天,结果人家说9月10月都停了,转签只能是8月末,如果想要退票的话必须把票寄回(快乐逸行的老窝在首都)去才能给退款。当时我真想破口大骂,还是忍着又给出票的山航打电话询问,山航给的解释五花八门,有的说是民航航班换季调整,有的说是别的航空公司占了他们的飞行航道···在这些理由面前我也没发火都是一群不管事说了不算的人。可是想想为了这次回家自己计划周详,严谨部署,结果首先就出师不利,机票都拿到手了,飞机都能不飞了,而且耽误了我半个月的时间,目前的机票价钱都翻了一翻了,更可恶的是在当地的山航不能退票还要寄回北京才能给退款!我越想越气,周一上班就广泛宣扬,很多同事很朋友多替我抱打不平,觉得这件事情实在可恶,即使讨不出个说法也要让山航鸡犬不宁,于是我们把电话打到了民航···

          终于体验到了中国各个机构的能力,他们都在打着“为人民服务”的幌子,其实不能为别人解决任何事情,反而是制造麻烦的机器。我无语,我做火车回去行了吧!

     

  • 是福不是祸,是祸我也躲不过。不知道什么心情,只是不想因为这样一个已活在过去式的人扰乱我现在的生活。

    先说这么多。慌、忐忑。

  • 别以为我现在生活很滋润,也不要觉得我很幸福。真的别这样想······

  • 本来,是想像自己在新年特刊中写的旅游大盘点一样也为自己的2008做一个盘点,但当我坐下来后,发现脑袋里一片混乱,2008年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他是一个转折,让我迅速成长的同时痛彻心扉,让我在失去了太多的同时也收获了很多。感激还是战胜了悲伤,占了主导。所以,在新的一年伊始,我满怀感激之情,决定在这里留下些纪念的话···

    一直以来我都是个把青春看得很重的孩子,这一年的时光又在不知不觉中溜走的时候,临终我依旧像往年一样选择了一个人安静的待着,我想我需要时间好好的缅怀和沉淀。这一年,中国遭遇了很多天灾人祸,但也迎来了最激动人心和无比光荣的时刻;同样是这一年我经历了学生到社会人的蜕变;硬生生地忍受了离别;孤单单地承受着自己的选择;倔强地坚持着自己的那点小理想;第一次爱了,散了,疼了,恨了,忘了···

    也许还有很多很多,却不想一一在此尽露了。2009年,我还是会大步大步地走下去,不管等待我的会是什么。那么,再见了,再也不见的——2008。

  • 青岛开始降温了,崧哥的天气预报上说,今天有阵雪。一整天,老天爷都阴沉着脸,咳嗽,全身发冷,只有额头在发热,还是坚持着做完了旅游版。早退,但快走出报社的时候,突然想去看看崧哥有没有到,前几天一直都没有见面,好像也好久都没一起出去唱歌了。跟崧哥小聊一会儿,他突然指着窗外说快看快看~大片大片的乌云正在迅速地且以匀速向东行进。变天的征兆。

    走出海信慧园的时候,大风把我齐腰的头发完全吹乱,我想如果崧哥在的话,一定会拿着相机狂拍不止。抬头看天,想到爸爸原来告诉我的话,云往东,一场空。意思是,云往东,风霜雨雪都不会有。我也觉得这场雪得难产。或者如同前不久那场青岛的第一场雪那样,雪片子到不小,可以下了不到一刻钟,还是连个影都没留下···

    就像,昨天,某人看着我来我走,只是看着我,最后还是无动于衷。注定是一场空。

    我一点感觉都没有。只是走在霓虹闪烁的南京路上,小雨凉飕飕的,我就想,靠,原来我那么爱着的人现在就怎么就没有感觉了呢?!

     

     

     

  • 2008-11-27

    感恩 - [晴,有时多云]

    你要发自内心地去感谢,你要真诚,你要时刻记住那些人,他们中有的人给了你生命让你衣食无忧,例如你的父母;有的曾帮助过你走出内心的阴霾替你挡风遮雨,例如你的朋友;有的曾让你享受幸福或痛彻心扉后成长,例如你的男朋友或曾经的爱人···

     

  • 我还是对11月13日记忆犹新,那天我完成了与三位领导的首度交战。我是记者,我有探寻真相的天职。可等我周旋来周旋去,最后才发现,万事万物越是接近真相,约会觉得它们要么愈加丑陋,要么趋于完美,而我和单位那点事显然是前者。一旦看穿了,反过来再去看那群道貌岸然的家伙,我就觉得很好笑。怎么感觉都是一群穿着衣服裸奔的人呢。

    宝妈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说,顺其自然吧···

    对,顺其自然吧。可是,有些时候我真的做不到。我的脑袋总是悲观地想很多事情,可是当我发现我的多想对现实构不成威胁,它丝毫没有因为我的多想而有任何改变的时候,多想只是增加了我的脑力活动而已。

    身边没有几个知心朋友,每每当我想要倾诉、倍感无助的时候,当我要面对超额的任务的时候,我才发现,跟原来相比,我窘的要命,孤独不堪。

    受伤了,烦了,无助了,燥了,最多的时候,我是钻进我们的小红车里,不哭不闹,只是把我的心情和所有委屈通通倒出来,然后听坤哥镇定自若地说出一大堆条理还算清晰但是非常受用的解决方案和抨击方法,还有姐略带无奈和心疼地说我“傻孩子”。

    我很傻,我习惯了委曲求全,我一直是把别人对我的一点点好都记心上,谁对我好我就加倍对谁好,谁对我不好,我也懒得打击报复。

    就是这样的自作自受。

    11月马上又要过去了,2008年,快结束了···

     

     

  • 《下一个天亮》是我现在很喜欢的一首歌。记得第一次跟姐去K歌的时候,在姐动情地演唱这首歌的时候,我有种想哭的冲动···

    有时候,人真是一种奇怪的动物。所以,在5000年的文明历史长河中,这种动物一直占据主导···

    有时候,怀旧并不是要故地重游,而是,可以和大学里的好友在异地相聚,躺在同一个被窝里,感受温暖,怀念过去的日子···

    尧尧已经不是第一次来青岛了,见面的时候还是有恍如隔世的感觉。毕竟,在五月回校本该告别的那段日子,我却没有跟任何人好好告别过。这是我人生的一大遗憾。因为有些人,可能真的就再也见不到了···时间啊,地点啊,这些原本认为可以忽略的事情,都成了最大的障碍。

    尧尧问我,在青岛经历了这么多,还想再待下去吗?我说,当然!我必须混下去,哪怕是头破血流。

    一直贫穷,仅有的财富是,在这里开始有了很多的朋友或者是玩伴~在一起不论是真诚与否,起码,在无聊、心情不好的时候,身边还有些人陪···被宠爱的感觉总是幸福的···用某人的话说,那是因为我有别人都很少有的大气。

    更多的时候我是个不太懂得拒绝的人···崧哥说,晶晶,你真的就是这样一个人!

    有时候,过于认真的人会吓到我···

    有时候,我只是希望身边的人都好就好了···

    无心工作也没时间学习,每天都很忙碌,但是我都不知道我在忙什么。很久没有回家好好吃顿饭了,这两天又陪尧尧在外面住,我实在是一个不够让人省心的小孩。总是让小阿姨担心。

    现在我总是告诉我自己等待、忍耐···船到桥头自然直,柳暗花明又一村···

    生活永远都不会像自己想象的那个样子一直发展下去,当背道而驰的时候,急是急不来的。所以在2008年的尾巴上,我准备积蓄力量,等下一个天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