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有时候我常常讨厌自己这种比别人略高一筹的记忆力,虽然他让我成为耍小聪明的典范,让我在过往的学习生活中近乎高高在上,却让我的大脑承载了太多的重量。

    帅总昨天的博客标题是《过去似乎在逐渐遗忘我们,我们却没有把过去遗忘》,贴出了很多过往一起共事时出版过的特刊,恍若隔世的感觉。

    “遗忘”在很多人眼里是个贬义词,很多人怕遗忘了重要事情,很多人怕被别人遗忘······对于这些,我或多或少都恐慌过。有些人很想遗忘掉不好的事情,有些人很想把伤害过自己的那些人遗忘······,对于这些,我也或多或少希望过。

    我站在现在的时间、地点,可是时间有时候总是定格在从前,我们从来没有将那些被称为过去的东西遗忘,可是过去似乎已经遗忘了我们,什么都回不去了,只怪记忆太的玄妙。

    当我们不曾遗忘的事情开始逐渐开始遗忘我们,这样不成正比的关系让很多人无能为力。注定是不能两两相忘的杯具。

    谁又能做到对记忆的筛选,遗忘那些不愿去想的,记住那些美好的呢。徒劳的同时徒增烦恼罢了。

    最近我一直在思考,明明有那么一个人,不值得留恋了,不值得怀念了,甚至应该痛恨和抱怨,为什么,我还是一直把他记在心里,明明,他的心里已经有了别人,他已经开始渐渐遗忘了过去,可以再和别人一起再踏上爱的轨迹,重复着爱情的幸福了,为什么我还是忘不了。前不久把这个问题抛给小辛,他说每个人消化能力都不同。那一刻我突然意识到,经历过的那一段大家都是真心相待的,只是走不到最后,遗忘一个人的最好方式是“开始”

    爱上一个人,忘记另一个人。

    遗忘在心里。

    不祝福,因为深爱过;不怨恨,也是因为爱过。

    就这样吧 ,就这样吧,我相信总会有那么一天,时间会淡掉那些爱的痕迹,我不会再像现在这样泪流满面。

    总会有个伴,牵着我的手,不再遗忘。

  • 总会在午夜清楚地听到邻居家的大钟有节奏的响过12下,告诉我新的一天又来了。

    改掉了凌晨上网的习惯,所以总是在第二天的这个时间敲些字,在这里,玩笑的话越来越多,心里话说的越来越少,就都倾诉在这里。

    奥运这两天大家都很忙,我比他们幸福的是,每每出去兜风抓新闻时,都有专车供我差遣。谁让俺那摄影记者是俺老相识呢。很好很体贴的姐姐。

    每天都很晚才回家,出租车外的世界还是霓虹闪烁,家里已经熄了灯,家人都已睡下了。很久没正儿八经的在家里吃顿饭了,想起大学时代的自己,那时候真的很腐败啊,我常常一个人慢慢悠悠地一顿饭吃一下午,然后还意犹未尽地叫来几个好姐妹续摊。如今想想真他妈奢侈。

    主任说这两天看见我晚上十点回来又开始忙着赶稿子,有点心疼。告诉我不要这么拼命,身体才是革命的本钱。她说还记得我刚来时是个那么漂亮爱打扮的小姑娘,现在弄得又黑又瘦的。

    我只是不想停下来。

    认识得人越来越多,同事相处越来越和谐。我不是他们开玩笑的交际花,也不是万人迷。我只想每一天,每一个瞬间,做我想做的事,其余的都跟我无关。

    人的感觉其实是很微妙的,也许这一刻还深爱着,可能在下一刻感觉就淡了。现在,我爱这份职业像爱某人一样深沉。也许这就是我一个人的事。我不想未来。

    如果你们有事情,如果你们不开心,我的朋友们,请你们一如既往的想起我。虽然我的工作注定让我总是比你们忙,但是只要你们需要我,只要你们突然想起我,相信我,我一直在,从没离开。我从来没忘记过任何一个人。这段时间,你们每句不经意的话,我都记在心里,那些足够温暖我,放心,即使身边没有你们,我也从不孤单,你们给我的祝福和关心都在我心里。希望一切都好。我答应你们,在未来的某一天见面,我还会是那个会露出你们喜欢的清爽微笑的大J,说自己永远18岁的大J。什么都没有变。

  • 我在昨晚那场倾盆大雨的时候,突然间分外想念那些说过爱我的人。回想起那些面孔出现在眼前的瞬间,他们真诚的眼神,快要掉下来的眼泪,模糊了他们的脸。他们有的已经有了女朋友,他们会经常来我的博,会在雷雨交加的夜晚来短信问候,见面会微笑,挺好的。可是我怕知道他们不幸福,就像前不久发生的事一直让我耿耿于怀,现在想起又不知道该怎么说~

    而这一年那场唯一的恋爱被越来越多的提起,然后他就真的又出现,又走进我的生活。我甚至也想假如一切重来,我也许会选择一直和他在一起。但即使一切重来,我一直和他在一起,我这个完美主义会不会又觉得他不是我想要的那个人了,而偷偷的跑掉?事实上太多的事情已经发生,无法改变。如果是电影,只能是半生缘最后的那句,两个主角四目相对,音乐轰然一响,电影结束——我们都回不去了。

    幸福是有的,只是遇到,又错过了,爱就握在掌心,失去并不自知。

    我想年少时我们都曾幻想过自己的爱人,他要有一头清爽的头发,很挺得鼻子,深邃的眼神,修长的手指很有磁性的声音和倒三角高大挺拔的身材,可是等到真的有一个人出现,对了感觉,也许要的只是每天清晨发过来的一条汇报天气的短信,也许只是过马路时紧握自己左手的那只手,也许只是那一个弯下腰帮自己把总爱开的鞋带系成漂亮蝴蝶结的动作。不用什么山盟海誓,白金钻石,也不一定要那么英俊挺拔,如果相配,如果相爱~

    三天没换衣服,太不像自己的风格。有人说,喜欢的男人不在身边,穿什么都是惘然。于是想换衣服早已成了自己的爱好了,那是不是该找个伴儿了?呵~说说而已。

    每当大雨过境就会想起很多过往,打发略显孤单的长夜。我知道,都是大雨惹得祸,雨过天晴,我肯定比谁都能作。其实有时候,一个人,两个人都寂寞~

     

  • 连续了多少日的阴雨,让我已经数不清了,我总觉得在北方有这种天气极其不正常,就像一个很阳刚的东北爷们有个娘们的性格似的。或许这样的天气我就应该呆在寝室,睡过去醒过来再睡过去~用H的话说,少出来的瑟,或者我愿意理解成的瑟也没关系,你丫别感冒啊~

    不过我已经好了,我那恢复了动听声音的嗓子可以证明。

    昨天晚上考党课之前,我终于很不情愿地拿出了我那把很昂贵的但自从跟了我就从来没遮过阳的阳伞,因为那会儿这牛X天都下冒烟了,我还没走多远,党就给了我一次发扬先锋模范的机会,可让我付出了差点迟到的狼狈,高跟鞋磨破了四个脚趾和喀嚓一大雷下来把我脑袋里背的那点东西全吓没了的惨重代价,用来助人为乐了。我想肯定是我长的慈眉善目的,打的伞还挺漂亮的,谁都逮我往我伞下面钻,你说我还不懂拒绝,又好脾气~呵呵,一会得遭雷劈了~不过我在汇文楼和A区食堂附近往返了三次啊!

    如果不是我以为大圈去看送老生晚会了,我根本就不会去,结果她有事没去成,我就被然然姐摁在那了。然后就更坚定了我明年不看送我们的晚会的决心。其实就算看,我也是去看H唱歌,不过我想不如哪天把他揪出来先暴打一顿让他先给我唱了,我就不用去了。我觉得一大堆人在台上又喊又流泪的特矫情,倒把那种离别之情给糟蹋了,把明媚的忧愁整廉价了。这不得不让我赞叹前几天Killer第三场专场,其实这场街舞专场也是为给马一磊送别。全场一个舞接一个,没有拉赞助,没有分发彩色荧光棒,没有漂亮的服装,没有主持人,一磊哥也没说一句煽情的话,就连之前的宣传都很简陋低调,但是给我无声仿有声的感觉。当最后,专场结束,所有人把马一磊抱起来仍上去,我和大圈都有些失落,因为这可能是我们最后一次看到马一磊跳舞了。虽然我知道我的小偶像舞技决不输给他,甚至现在比他跳的更好了,但我必须承认小偶像在待人处世上绝对不及马一磊,没有马一磊成熟稳重,冷静圆通,所以马一磊是Killer永远的老大,是黑大所有热爱看他们街舞的人的大哥!

    昨晚发了很大的脾气,把自己都吓到了。我只是受不了自己朋友那个样子。然后看到小柳的短信,开始平复自己的心情。我总以为三年我刻意的锻炼真的可以把自己的脾气收敛起来了,可其实它潜移默化的在内心促成了一波一波的暗涌,特别是受了自己很重视的人的刺激,就翻江倒海了。其实我特别不愿意听到“对不起”。

    洋姐也离开哈市一个星期了~临走来看我的那天,她最后说,老妖,暑假见。可是,暑假,我都不知道我会在哪里~

    我想一年后的分离不过就是那个样子吧~大琦说等以后再见面聊起曾经年少轻狂时我们共同的回忆,然后慢慢老。是啊,从开学的互不搭理,到小小绯闻误会,再到哥们,一起吃火锅,侃大山,郁闷时有他从没拒绝的陪着,路滑的时候有他扶过,天黑的时候有他绕远送过,B区篮球场刚摆上长椅的时候,我们傻呵呵的坐过~大琦呀大琦,有一天我们分开了,我希望我给你的那种单纯干净明澈的感觉会一直一直留在你心里,累了的时候请你想起我。

    刚刚和佳艺姐聊天,突然有种想哭的感觉。佳艺姐,我试着每天穿着高跟鞋走路,很累,很累,可是习惯了,发现真的也就习惯了,你说在那边没有女人陪你玩,我在这边苦于没有一个姐姐抱着我哭。你总关心我的感情,可是在这里我找不到我想要得,即使现在说爱我的人很多。我左手中指带了白金,无数个人询问,猜测,高兴的,生气的,祝福的,伤心的~其实你们了解我的都能知道我应该还是轰轰烈烈的一个人~那个带在中指上的白金代表的是~自由。

    因为,总有许多离开让我念念不忘。

     

  • 给自己放的长假就在每天的马不停蹄中结束了。舍不得,因为家乡的湛蓝天空下,有那么多我亲切熟悉的面孔,空气中仍弥散着我二十年的回忆;舍得,因为不得不,也因为在哈市不知不觉中开始有一个人牵引我。可见面,不如想念。

    假期里,和冰冰在一起让我觉得那么安然,那么肆无忌惮的和她分享这三年来我的生活,我的感情,我想,这么多年也就只有冰,才能让我这样,就算是曾经趴在H背上,蹲在他面前哭,我也还是没有说出我的痛。而我那天坐在冷饮店里,向冰娓娓道来,波澜不惊。她说,你就是能装~恩,心疼,我自个儿知道。

    但我现在特相信时间,它就算不能让我痊愈,至少也不会让我再喇喇淌血了。

    有天,我看电视上2000年的春晚回顾,小谢曾经也是牵着董洁的手整的挺甜蜜的唱过今生共相伴的,可数年后,两人又相距龙虎门,可惜小谢已经不记得董洁了。我突然很感慨。也许当年小谢和董洁并不熟,只是演出需要,作完戏了,也就完了,可是如果是曾经一起经历过快乐悲喜的朋友或是恋人呢?多年之后,发现时间就那么让他不记得她了,或再相遇只是瞅着挺面熟的~其实是件挺可怕件事。但想到这里,我又觉得自己很幸福,因为我可以一下子自信地数出很多不离不弃的死党来,就算时间让我们的生活再戏剧,或有再多可能让我们遗忘,我始终相信我们会互相提醒,让时间化整为零的。

    希望一切都好~

  • 2007-04-18

    未寄出 - [雨,思念决堤]

    老哥:

        昨天我去秋林那边逛街,过马路跳拦路栅栏时(你知道我总是不按套路出牌的,不愿意走天桥,不喜欢看红绿灯),我突然好想你啊!你还记不记得上次同样的地点,同样是个阳光明媚的下午,甚至连跳的栅栏都是同一个,我从上面翻过去,正要向下跳,你看见有车疾驶过来,情急之下把我拉到一边,结果我的脚还蹩在栅栏里。

        我们快分开一年了,这是我们有史以来分开最久的时间吧。跳过拦路栅栏,跑过街,站在周围都是高楼大厦的路口,我一阵眩晕,感觉脚踝又隐隐作痛。

        然后,一个人坐车回校。老哥,现在的我真的可以坐很远的路程而不怎么晕了,你还记不记得原来你陪我逛街,每次上车后你怕我晕车总会跟我说很多话,如果过一阵我不答话了,你就知道我难受了,就会拉着我下车,陪我走很多的路,等我好了,然后我们再上车~我们去道外,去极乐寺,去秋林远大~

        老哥,在公交车上,我一直是站着的,这让我有很好的角度仔细端详坐在旁边的那位阿姨哦,她的皮肤有些松了,眼角和额头上都有了浅浅的皱纹~其实老哥,我们也是直奔三十去的人了呢。可我怎么都不会忘记儿时那个教我抽冰噶,下国际象棋,玩网络游戏,陪我谈心的老哥,,我一直想如果我的童年没有你,我哪能学会那么多东西,得到那么多羡慕的眼光,认识那么多朋友,满足儿时那有些自闭的幼小心灵,如果没有你的陪伴,那我的童年得多苍白啊!但是我们是这样轰轰烈烈地长大着,可你一直都没有变,你还会陪我打羽毛球,玩跑跑卡丁车,我们也曾坐在“竹篱笆”因为共同怀念一个人而泪湿眼眶~老哥啊,也是你陪我度过了大学彷徨又苦闷阴霾的前两年。其实在最后一次见面的那个异常明媚的午后,你和佳艺姐送我到寝室楼下,我看着你们背影拐弯消失不见,眼前突然一片漆黑,我闭上眼睛,流泪了,你说去年夏天的太阳多毒啊!

        老哥你看,一路上我想了这么多,都忘了晕车,听见报站的声音:丁冬~哈理工大学到了,下车的乘客后门请,我就下车了。我说了我没晕车,我只是突然想去你曾经生活了四年的大学走走。原来我一提出去你学校转转,你总说没什么可转的,还没有黑大一半大。可是老哥,我走在哈理工的校园里,不知道你曾在哪一个教学楼上过自习,不知道你玩篮球时习惯投哪一个篮筐,甚至连你住在寝室楼的哪一层都不知道。这一刻我觉得它比黑大还要大好几倍,因为我在这里 找不到你的影子。老哥,我又钻了那个文教用品商店的小窗户回学校,可是没有你在我身边提醒我,我不小心又碰到了头,不疼,但是我很想哭。

        老哥,有天晚上和朋友H散步,街灯打在他脸上,我有一瞬间的错觉,以为是你。原来啊,你总是说哈市很乱,晚上从不许我一个人出去,你总抽时间来陪我吃晚饭,散步聊天~多少个夜晚你就走在我的左边,我们说着过去现在和未来~还有一阵子,我的同学都还误以为你是我男朋友,呵呵!

        那么怀念~

        现在的你,每天一定都带着黑框眼镜,西装笔挺的忙碌着吧,老哥你穿西装一定超好看,快一年没见,一定还那么英俊吧,现在的每一天还会不会像从前和我在一起时那样总是笑着,还有没有偶尔的孩子气?老哥明年我会不会去和你相同的城市?老哥,再见面的时候,我还想听你亲切的叫我晶晶,你还要经常对我说:“晶晶,等哪天老哥带你去~~~”我还是会问你“那么,是哪天呢?”老哥,你是不是像我想念你一样想念我呢?

        最后,希望你工作顺利,和佳艺姐幸福,佳艺姐是那么好的人啊,我一直都想有个这样的姐姐,所以你一定要让她幸福喔!

                                                                                      老妹

  • 坏脾气,一个星期。

    我有压力了,可是没有动力,这一直让我郁闷~

    终于排除掉一切阻力,要回家充电,充电!

    不多想了,不犹豫了,说走就走!

     

  • 我梦见你了,可是梦的结局和现实一样残酷,我们分开了。

    就这样被梦里的你扰醒,然后看窗外街灯的光影打在绿茶瓶子上,我听着雨声,带着小小的难过,想你~

    记得你走的那天,我喝高了,你满眼爱怜,把我的刘海掠向一边(你曾说你那么喜欢我长长的刘海,现在她又长长了,可你已不在我身边了。),然后跑过对街,我有看到你转身的那一瞬眼角的泪,它被风吹散了,越飘越远~

    你不知道那天当你把绿茶买回来给我时,我就再也忘不掉绿茶在嘴里清清爽爽的味道了~

    一种挥散不去的味道,一只已空的绿茶瓶子,一个失眠的凌晨~

    我该怎样说出对你的记挂?绿茶瓶子不说话~

    我泪流满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