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QQ msn经常不是隐身就是离开,其实她根本就在线! (她只和感兴趣的人聊 其他人一概不理 够酷吧~)

     2.超懒 (没有她感兴趣的事几乎不出门 不上课 动都懒得动!)

    3.爱发呆 (上课时老爱发呆 被老师提问后更呆,却总能第一时间搞清状况把问题回答漂亮)

    4.擅长装傻(超级擅长整人 喜欢出鬼点子)

    5.天真单纯没心机(特别是对朋友,无论是好朋友还是普通朋友,她都绝对信任,不会出卖他们,不会把他们想得过于复杂!)

    6.喜欢微笑!(看到她的笑容你就会觉得很轻松)但要当心,当她有求于你的时候必定笑得甜甜的,甚至还会对你撒娇!让你不知不觉掉进她的温柔陷阱里去!(毕竟,她温柔的样子是相当罕见的!越温柔可爱就越危险……)

     7.见生人话少(凭感觉做事 第一眼有好感才会和人交流 你不鸟她她也绝对不会来鸟你!有点斗气的感觉呢~)

     8.好友扎堆爱闹 (喜欢热闹 但只是偶尔一时时 想疯一下下 很多时候她也喜欢沉浸在一个人的世界里)

     9.老友只想念不联系 (其实是因为懒 电话在手边 却懒得查号码)

    10.讨厌形式主义 讨厌装b的人 讨厌娘娘腔 会让她有想K人的冲动!

    11.最向往自由 (如果被干涉多了,轻则会暴走;重则,你以后就别想再见到她了!)

    12.情绪化 (经常想到啥就立刻做 不思考后果)

    13.宽容 (对朋友可以很宽容很宽容,即使你伤害了她,只要你诚心跟她道歉,她就会原谅你了~很好哄的哦!就像个孩子……)

    14.怕被欺骗 (被骗一次后该人的信任度为50%以下,绝对不会再相信那个人的话!)

     15.毒舌 (不顾对方感受 该骂就骂 该说教就说教 因此得罪人不少!但了解她的人都知道,其实她是为了你好才这样说的~)

    16.厌恶和别人一样 (干啥都要自己特别些 讨厌和其他人一样 为了所谓的个性 也要喜欢别人不喜欢的东西)

    17.双重人格

    18.有自己的一套原则 我行我素(任何人都不能改变她的原则 在她的世界里只有她带着别人走 不会让别人牵着她走 决不轻易妥协) 

    19.外表给人的感觉很开朗活泼,实际上很内向

    20.敏感,脆弱.但是真的遇到重大打击又特别坚强(真的是很坚强的!但又让人觉得很脆弱,很心疼,特别是她流眼泪的时候……)

    21.其实不花心 只是投入的快 但是感觉消失的也快(这样的女人真的很可怕~)但是,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在她的心里真正喜欢的只有一个人!

    22.而且感情没了就是没了 不会特别难过 (这是她潇洒生活的方式!生活还是照旧)

    23.很容易相信别人 到处和人拜把子 朋友很多 但没有很多真心的朋友 (谁叫她太单纯了~没办法啊!……)

    24.做什么事都是想到了马上就做(绝对是三分钟热度!!!)

    25.作风大胆 不顾及他人目光 可以理解为不顾形象,经常素着一张脸就出门了。(她说这叫自然美,比那些天天涂脂抹粉浓妆艳抹的女人漂亮多了!)

    26.觉得身边的人要么就是极其欣赏射手女,要么就是极其讨厌……她却说:“讨厌就讨厌吧 从来没有在乎过!”(很潇洒,够酷!)

    27.自我感觉很不错 (说她是自恋,大家没意见吧!)

    28.虽然有时脾气说来就来,说消就消。平时给人一副臭脸.但其实心里没有那么糟糕的,不会真的打心底里去恨一个人。

    29.思维跳跃性很大,直觉强

    30.至于自私,每个人都自私,射手是光明正大的自私,尤其是对不感兴趣的人会很冷漠,毫不掩饰自己的立场。(真的!不喜欢的人她鸟也不鸟你!一张冰山脸可以把人给活活冻死!)

    31.懒得掩饰,也不在乎别人的眼光,不会曲意讨好。(她说:逍遥自在我最爱~)

    32.虽然平时毒舌,爱开玩笑,但是内心相当自省,关键时候大放厥词的都不会是射手,她会站在你这边支持你的!坚定立场,做你坚强的后盾!

    33.很聪明,懂得随机应变,但有时也很糊涂,反应慢半拍……(看到她一脸‘我不明白’的白痴模样觉得还蛮可爱的~)

    34.千万不要得罪射手女!!否则后果自负……(她的口头蝉:老虎不发威,你当我是病猫啊!!说完,拳头就来了……)

  • 2010-05-07

    在路上 - [雷,妖言祸众]

          有段时间没有写日志了,其实我从来都没停止记录,用相机、用电脑、用笔、用心。所以日记本上、大巴、开心、人人、QQ空间上来回折腾着,记录着,每一个站点书写的东西也都不一样,似乎对这样分门别类的书写乐此不疲,但总是喜欢在这里,记录自己最真实的情感······

         我喜欢博客大巴,他让我总有在路上的感觉······

    4月19日 One night in Beijing

    <插曲1>最后一个登机

         4月19日我应邀去北京出席韩国访问年的旅游推介会,姐一早处理完事情赶忙送我到机场,到机场时只有半个小时飞机起飞,我看着受理窗口前很多人都开始排队换其他航班的登机牌时不免有些着急,我想估计排队的话飞机起飞了我还没换上登机牌呢,于是赶紧找值班主任说明情况,这位年轻的男人超级麻利地给我换了登机牌,而且用与他年龄不太相符的慈爱的微笑对我说,还赶趟,跑着去登机口哈!来到10号登机口一看,木有银、也木有灰机······我想不能啊,还有10分钟呢啊。人在着急的时候总还是需要冷静,这时突然就听广播里说什么10号、16号,我也没听清,但是猜到应该是换登机口了,赶紧马不停蹄的往16号登机口跑······16号登机口的工作人员正在翘首以盼,我也适时地听到广播里说:“xxx号飞往北京的飞机还有一位乘客没有登机。”看到我终于来了,工作人员笑的跟花似的。终于是上了飞往首都的灰机了。PS:值班主任小哥竟然给我换了张头等舱的票,飞机起飞时坐我身旁的空哥很帅。

    <插曲2> 饿得喝咖啡

    在天上1个小时就到了首都北京,下飞机时正值中午,饿的两眼直放光,韩国旅游发展局驻北京的代表是一韩国人,孩子长得蛮精神,就是中国话还不到家,幸好驻青岛的郑社长中国话还可以,但是沟通还是成了问题,在机场耗了两个小时,我们从青岛过来的媒体记者和旅行社一行10人才算坐上大巴去往酒店。酒店不错,是香格里拉的成员之一,只是饿啊,饿啊。由于酒店临近机场,周边没什么吃饭的地方,酒店内部也过了饭食的时间,而且休息一下又要赶去参加会议。我翻遍了包包,找到一块糖,翻遍酒店除了咖啡和茶再没能吃的,我吃了糖,喝掉了六包咖啡······,一肚子水,总算不饿的慌了。

    没想到的是我到了晚上九点半,才在首都吃上了第一顿饭,但北京大饭店的菜让我失望了。活动搞得很热闹,只是细节处太乱了。

    <插曲3>没过机场安检

    回到酒店已经是近11点的时间,从房间望出去对面是个总球场,很亮的灯光,还有人在踢球。双人床,一个人睡,音响效果很好,有一整夜不停唱的音乐频道,有一整夜不停播的电影频道,就这样,一整夜······

    当天的活动结束后,韩国旅游局送给我们没人一份包装精美的礼品,以至于我没舍得撕开包装纸看。

    北京机场的安检确实要比青岛严格的多,穿的外套要脱下来,靴子要脱下来,我都脱了,可还是没过安检。化妆品携带超标!!!我非常无奈的打开我的化妆袋,天地良心我这次出门几乎没带什么化妆用品。安检的大哥说不是这里边的,是另一个袋子里的,我说这里边都是我开会的材料啊,那位大哥就一顿翻,最后将我那份因不舍得损坏包装纸而没有打开的礼品毫不留情的撕开了,撕完问我,我可以打开么?我当时真想给他两脚!!!我想,哦,哦,哦,送我的原来是化妆品,我说你打开吧,我知道是什么了我去办托运······PS:这次返青的10人都是最后登机的。

    在北京短暂的一天,虽然状况频出,但我还是爱上了首都,这里交通没我想象中的拥堵,空气指数比我预料的要好,这里的人们说话都跟唱歌似的,我听着心情就好······我去的那天雨过天晴,没有风,我想起了那首开被我遗忘了的歌,“我爱北京天安门,天安门上太阳升!”

    4月26日 城阳多瑙河

        应邀参加多瑙河国际大酒店两周年庆典,来市区接我们的是个有多年开车经验的小哥,下午5点多正式青岛堵车最严重的时候,他开着奥德赛在路上竟然能跑到80!东拐西拐的钻空子,让我佩服的五体投地。高速上开160,到城阳半个小时,我真······

    最意外的是当天晚宴上遇到了刚刚进报社时的原来一帅哥同事,依旧很帅,呵呵。

    4月27日 胶州少海南湖

        “观世博、游青岛”系列旅游项目开业仪式在胶州少海南湖举行,截至4月底,今年青岛新开业旅游项目9个,总投资约35亿元。其中,少海南湖、葡萄酒博物馆等文化观光类项目4个,总投资11.3亿元;金沙滩度假酒店、永日香酒店等酒店类项目2个,总投资约3亿元;银海净雅高档餐饮项目1个,总投资1.2亿元;百丽广场等旅游购物类项目2个,总投资19.5亿元。

    4月28日 莱阳看梨花

          跟姐自驾车去莱阳看梨花,结果一路下雨,我跟姐都害怕梨花看不成只能留着泪花看雨花了,没想到,到了莱阳吃完午饭,天便放晴了,雨洗过的天高远清澈,梨花也白里透红,娇嫩不比。想吃莱阳梨。

    5月1日 烟台昆仑山庄

         爬了五个山头,手也挂了彩,可是站在山的最高处向下望时,感觉整个心门斗敞开了,住的是硬板床、吃的是部队的伙食,晚上没有电视,确实很多人在一起联欢,唱唱跳跳,笑笑闹闹时间竟过的飞快~有时候我们真的需要有这样一个时间放空自己,体验一种别样的生活。

    5月2日 威海 海

        “我来到你的城市,走过你来时的路······”来到这里我不得不想起这首歌,这首曾经跟他一起听到流泪的歌。快两年的时间过去了,我还是在不经意间有机会来到这个城市,这个他曾生活过了20多年的城市,我想他还好吧,我们在一个城市,不再遇见,我来到他的城市,突然怀念。

    5月5日 即墨

        我喜欢“即墨”城市的名字,虽然我对即墨人并没有什么好感,但是我总觉的,“即墨”从不“寂寞”,这个地方正在以城市自身的力量壮大着。

    最近好像折腾了很多地方,过段时间计划去西塘、乌镇、杭州、上海。


       

     

  • 想干什么就得马上去做。不知道这是我的习惯还是毛病,自从昨天我实在无法忍受我这一头越来越不听话的头发,拿着我家裁胶布又剪脚趾甲的剪刀痛下一剪后,还有那一声据我妹说像杀鸡一样撕心裂肺的嚎叫,都注定了我今天的一天的狼狈不堪。

    截至到现在,我进家门仅50分钟,其中上电梯、开门、上厕所、换睡衣、开电脑用去15分钟;收拾明天上班的东西、讲电话、洗澡、洗袜子用去25分钟;坐在电脑前边敲这些字边狼吞虎咽地吃下两个凉包子用了······5分钟······

    昨晚我发了疯,到处打电话上网找人询问哪能洗吹剪烫染,钱不是问题,问题是能把我这头发处理好。同在一个城市,但有一年半没见的小萍同志还是那么有魄力,约定今天远去城阳“整脑袋”。

    有必要说一下的是昨晚我的梦里雨夹雪,雨是头发丝雪是一片片的头皮······我一早给言大电话,一边诉苦说青岛剪好头难,一边把昨晚那个有点变态又恶心的梦跟她分享了一下,正趴在被窝里喝早餐奶的言把奶喷在了床头她那张最爱的吴尊海报上,亲笔签名荫了······

    我今天早晨7点半就从家出门,10点跟小萍在城阳汇合,10点半等到店长来,谈妥了价钱,说好了样式,然后是无数遍的洗发,无数遍的修剪······晚上8点钟我跟小萍终于顶着一头的卷走出了理发店披星戴月地往家赶······这遭罪的一天呀。

    对着镜子我已经没有了审美,与其说我从理发店回来,不如说我从羊圈里刚爬出来,这一头的卷我实在不适应。网络那边的老尧殷勤地想要看看我的新发型,我说我还没有适应,过段时间再说,老尧这杀千刀的说没事,只有大家都看到了,才能帮我尽快适应这羊毛头······我无语。

    适应不适应,习惯还是不习惯是一个过程。这就像爱一个人,在一起的时候爱着,彼此适应着,就算有天又有新人来,就算激情都消磨殆尽,哪怕是觉得无法再忍受下去的时候,想换个新生活却发现那个人已经成了自己的一个习惯······总是会用以往积累的了解时刻想象着他在干什么吧,总会在做某件事的时候突然想起他吧,总会莫名其妙地流泪吧,总会忘记他的怠慢记着他的温顺和呵护吧,总觉得那个人还形影不离地穿梭在自己的生活,习惯了他在,不习惯了他不在。

    其实还有一种结局是,习惯了他不在,一个人也开始变得精彩,一些新习惯就在不习惯没有老习惯中渐渐习惯了。这些话我想言会明白,也说给需要坚强的人听。

     

  • 这个时间突然想写点什么,昨天,也就是刚才,跟部门的人吃完饭,打了一下会儿台球,把一些些有心无心让我的人赢的屁滚尿流后,回家,开门。厕所堵了,通厕;浇花,水浇多了,擦地;脏了手,脏了脸,刷牙洗脸换睡衣···

    我想现在如果你在我身边,我就不用考虑门窗关没关好,也不会因为一点声响就有所警觉,我可以一直一直叨叨个没完跟你说我这一年的喜怒哀乐,然后说累了就再听你叨叨你这段时间的生活,然后甜甜的睡去。可是现实是,我开了家里所有的灯,一个人。

    本应该写很多的,而写下的,本是不该写的。。。

    最后希望坤哥那个脆弱的胃快点好。

    希望还很多···

    天亮了,安~

     

  • 【短信】 

    电话里一直囤积了很多短信和未接来电,可是我都很少回应,也许是因为懒,也许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

    直到昨天,午夜回到家,看到手机“信息已满”的提示,于是心血来潮坐在地板上回复那些或不痛不痒或勾起我过往回忆的短信,然后麻木地按着删除、确定键···

    压低声音回电话给晓玉,好像说了很多关于友谊和感情的事。很认真地告诉她每次看她日志的时候我都很伤心,我不想我朋友因为爱一个人而得不到,就再也不能爱了,我也不想她再这样反复着不确定着又不得不否定着,可是我说的再多,似乎也改变不了什么,以致拿自己做着比喻去试图改变另一个人根深蒂固的最爱时,我先伤心了···以后还是别开自己的玩笑比较好吧。

    可能是话说多了,早起嗓子哑了。

    【故事】

    我突然想起一次在大学图书馆里随手写过的一个小故事,只有拇指大小的珍妮花,非常不喜欢太阳的博爱,她总是固执地想拥有独一无二的小太阳。为了这个愿望,她每天都向上帝祷告。可是她的愿望始终没有实现。于是她开始不停地怀疑自己,是不是太渺小太微不足道了···直到她16岁的时候,上帝被珍妮花的固执或者说是偏执震动了,已经12年过去了啊,这个孩子怎么这么执拗呢,上帝再不忍心看到这样一个花季少女总是抑郁寡欢的,于是便告诉太阳,这段时间只照亮珍妮花。珍妮花多年的愿望终于实现了,起初,她非常非常的兴奋,觉得自己是最幸福的人了。可渐渐地,她觉得真是无聊,因为周围漆黑一片,除了自己她什么也看不到,什么也做不了···

    还记得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午后,阳光从黑大图书馆的玻璃窗子斜射进来,我趴在桌子上暖洋洋地写了很多很多字,觉得随心所欲的写东西是件那么快乐的事情。

    那时候,对于那个故事我并没有想太多,就是突然写了一个固执的小孩儿,她想要独揽太阳却实现不了的纠结心情,然后最后实现了愿望之后又很纠结···

    但是后来拿着这个故事给外文老师看得时候,就完全成了另一个样子。我说了很多理论让老师瞠目结舌。从珍妮花的形象分析,珍妮花从小就表现出了这个愿望,这是对人性的一种隐性反映,人性都是自私的;珍妮花身上的女性特质,敏感、偏执。人世的探讨,“患得患失”论,得到了幸福不等于会幸福···

    也是个没有结局的故事,可以当悲剧也可以当喜剧。

    昨天小强无意间读到一句话让我印象深刻:幸福要智取,可我们一直在豪夺。

    【BLOG】

    言说,这里的人和事一直在前赴,但是会不会有一天从前的人和事就再也没有后继了···

    我说,这不是杞人忧天嘛···

    生活环境变了,从前那些天天围着我转的那些人现在都有各自的圈子了,我写多了那不跟是在缅怀或者

    悼念呢吗。

    是怎么说都有理吗?说得明明就是对的。

    话说回来,我已经很久没有跟小杰子、大扬他们联系过了,好像已经跟很多人都断了联系,这就是成长

    的必然代价,只要都还好,就好···

    不管在这里我是怎样的,我都不曾忘记任何一个人还有在一起的点点滴滴。

    大不了你们向我约稿好了。

     

     

  • 2008-10-22

    聊哉7 - [雷,妖言祸众]

    最近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玩物丧志。我这是在警告我自己,但口头上的警告总是无效。几乎每天都要K歌,每天都在台东步行街上穿行~

    青岛这两天一直在下雨,持续的低烧和自来青后对雨天的厌恶,使我想尽一切办法去发泄。我不想回家,不想一个人,我从来没像现在这样惧怕过孤独。

    同时,我也惧怕我的胡思乱想。

    姐、坤哥和我。有些事情是不是可以告一段落了?譬如说我们的车终于提出来了,譬如说我现在发现姐可以很坦然地面对小警察了,譬如说我已经不那么难受了,感觉没了,遗留的只是情节而已。时间真是个好东西啊。还有我和姐的工作,刚一开始我是那么舍不得放弃我的新闻理想,我那麽热爱,但是时间久了,觉得也就是那个样子了吧,所谓的理想在现实面前一文不值。所幸也就这个样子了。

    还有前不久让我很不爽的事情,其实我早就释怀了,或者说我一直都没怎么样,只是当时气愤了一下下,也就过去了。连最无辜最应该痛恨或是郁闷的人都无所谓了,让我不理解的是,为什么“伤害”了我的人们还没有无所谓呢。那个小娘们连看我一眼都不敢,当时我就在猜测,她到底是惧怕我呢,还是愧疚呢,要么就是厌恶!我觉得真是好笑透了。

    坤哥说,一定记住了,即使那个男的再联系你,你也不要再理他。

    我说,我早就跟他断了联系,就算曾经那么喜欢,我都不会再回头。

    一磊哥马上就要离开青岛了。这让我异常地伤感,一磊哥就是那个大学时代一直很喜欢的舞者,我喜欢执着有理想的人。那时候总是会跟大圈一起看遍KILLER的每场比赛和专场,总是站在最前面。跟着舞曲做着迎合的手势。

    就是这样。

    在海尔的这一年,他的不快乐我感同身受。心中总是揣着那样一个梦,于是选择离开。那天晚上,他在网上对我说,在这里,我感到很孤独。他要我记着,离开不代表逃避,而是想要找到一条更适合自己的路。

    他说他还会回来~

    玩物不丧志,我相信自己。

     

     

  • 2008-10-20

    失语 - [雷,妖言祸众]

    我要说,我是个很好的演员。我要说,我很快乐,我想让我身边的人都快乐。

    我身边的一些人痛并快乐着。

    某人很痛苦,因为他碰上了我的娘们,却还是用了以往的作案手法,所以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和目的;

    某人很快乐,因为他狠狠地报复了我。

    报社某一号恶男很痛苦,因为我从来都没把他当个事儿;

    恶男很快乐,因为我每天都甜甜地微笑着叫他哥。

    一直纠缠我的某一号恶女很痛苦,因为她勾引男人很在行,但总是猜不透我得想法,也不知道我哪句话才是真的。可还要违心地叫我声姐;

    恶女很快乐,因为在她周围的女人中,只有我搭理她。

    其实在亲人和身边了解我的那些人眼里,我只是个孩子。他们会一脸心疼地叫我大宝~

    还是有那么多人懂我的吧。所以当昨晚坤哥说得那些话一击即中我的心脏时,我开始问我自己,我该怎么办。

    坤哥说的很对,一直以来我都是个很幸福的孩子,经历的无非是别人的痛苦,我站在救世主的位置上,一次次地替别人出主意想对策摆平事情。可是当我一个猛子扎进这个社会,生活开始变得不一样,很多事情汹涌的不留余地的扑向我,我故作洒脱,一副无所谓的样子。所有的事情在心里不断的积压、积压、积压~

    因为一直以来都是在为别人着想,就不知道该怎样去向别人倾诉和求助,或者说,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是怎么了~

    我很想大哭一场,在最亲近的人身边,告诉他们我很不好我有那么多的委屈那么多的无奈我那么伤心那么不快乐~

    可是最后,我还是失语。跟姐走在海边,周围漆黑一片,寂寞的海浪一声声,一声声,沉钝地袭上岸边,抬头隐约能看见不远处海景公寓里映出的点点冷淡的灯光,并不怎么温暖~

    不想写太多了~

     

     

     

  • 2008-10-07

    聊哉6 - [雷,妖言祸众]

    晚上十点开工,一直要看着天渐渐变亮···曾经,那是很痛苦的一个过程。遇见的人,或是沉默的,或是开心的···有时候,只是询问地点,再无半句多言,有时候,遇到个口若悬河的,就彼此拿着个自生活开开玩笑···

    就这样,天就亮了···

    10月5日凌晨载我回家的那位大哥,因为听错了我说得路名,而差点把我给“拐卖”了。我们也是从此打开了行驶一路的话匣子···

    不在乎他每次关键时刻不在身边;也不在乎他能不能给自己个未来;更不在乎他有老婆有孩子有情人。姐就是爱他。心甘情愿陪他做任何事,心甘情愿想把最好的都给他,心甘情愿就那么爱着···

    ——“我很心疼我姐,我一看见他眼眶红红的,我心疼的直想掉眼泪。”

    ——“刚送你出来的,是恁亲姐?”

    ——“恩,不是一爸妈生的,但是我亲姐。”

    ——“小嫚喝多了撒~告诉恁姐,三条腿的青蛙不好找,两条腿的男人可到处蹦呢。恁跟恁姐都漂亮,肯定能找到好的。像我们现在想换都没有办法了,孩子都二十好几了,就得一根绳子走到底了。哥们见面打招呼都是‘离了吗?’就跟问‘吃了吗’一个样。每次回答都是‘还那个。’就跟每天早上都吃豆浆油条似的。”

    ——“也许我们缺少的就是像您这样的安稳。但是您也年轻过,您知道爱一个人的感觉吗?或者说您能告诉我什么是爱吗?”

    ——“······“司机师傅意味深长地摇了摇头。当时我有种错觉。好像是一方丈正在开车。

    爱一个人的感觉是,一向保守却可以不在乎他曾经跟过多少女人上床,是钱如命却可以不在乎他钱包里的MONEY,明明一无所有,却愿意把自己微薄的又最珍贵的青春全给他······

    而,什么是爱?爱,必须是自私的。

    但对于我姐来说,两个脚已经深深地陷进了大泥巴里,我真很想揪着她脖领子把她拽出来,但是我现在也是刚刚解毒还处在手软脚软底气不足的阶段,心有余,力不足。话说回来,如果不是在这里遇见某人,我想我肯定不会理解我姐的这种爱。当然了,用我姐得话说我陷得还是不够深。但是那是我极限了。算不算最爱我不知道。

    是的,她显然是更胜一筹。可是我姐的感情,显然也不是根弹簧,做不到收放自如。放出去了,我们这些外力想帮忙,都够呛能收回来了。

    说帮忙或是说弹簧的时候,我再次底气不足······

    那么,自己的弹簧收回来没?

    只有我自己知道。

     

     

     

     

     

  • 七月是从欣喜地发现浒苔开始,到天天体验浒苔,写浒苔,就这样以一种异常缓慢的速度结束。爱情也是。

    我欣喜地发现我对他有感觉,我每时每刻感受他,然后到现在痛苦地不得不忘记他。

    八月却是转瞬即逝。他去了北京,我们在两个城市里为同一个奥运主题忙碌着,我从未如此想念,然后开始讨厌我自己。“亲爱的,我从未离开,先走的是你。”

    这个城市潮湿,九月马上就要开始,阴雨绵绵,天气也转凉了。穿上秋装,坐在KFC落地窗子边喝咖啡暖暖,想象你会在哪条街,牵着谁的手,吻着谁的脸。神伤。

    我经常在路过半岛的时候,想起曾经自己做实习小嫚儿的日子。那时候跟你说很少的话,总是在努力学习。偶尔偷偷看你,抽烟敲键盘,皱眉,微笑,新闻腔~然后午夜里发信息原本是想安慰刚刚失恋的你,却不知道自己深陷其中。回校的那段时间,发现那么多示好的男人里,没有一个再想起,却是那样一个沟通最少的人让我时常想起。我那么那么想念你。

    朋友说,有感觉就能在一起。

    我也以为,我们就可以这样的在一起。我可以丢下完美主义,丢掉大小姐脾气,不去计较你的过去,不去在乎谁爱谁多一些,我先甘情愿。我以为只要在一起,什么都可以慢慢来磨合。但是,一切都是我以为。在爱情上,我足够幼稚。我总是在猜你要的是什么,我能为你做些什么。从来没有人这样深入人心。

    我知道,这场战役中,你一直很清醒,不清醒的是我。是我执迷不悟。

    彻夜长谈的那些话,直击我的心脏,看似执着,早已是不知所措了。

    我什么都不知道。我只知道哈市与岛城虽然都拥挤,但是我只对你一个人有感觉。

    今天,岛城又下雨了,亲爱的,请允许我奢侈的多想你一会儿。

     

     

     

     

     



  • 2008-08-29

    聊哉2 - [雷,妖言祸众]

    昨天参加了栾姐的婚礼,穿粉红裙子高跟鞋当伴娘,蛮喜庆的。有爷们说我脱掉嘻哈穿裙子还是很销魂滴。但是很久没穿裙子,真是不太习惯。

    伴郎是半岛久仰大名且人缘超好的球球同志,这让我很欣慰。

    因为在之前栾姐原本是想做和事老,让某人当伴郎的。我告诉她,如果让某人当伴郎,我便不当伴娘了。就当我不够和谐不够洒脱。

    婚礼上看见某人,还是有点尴尬的吧,他很自然的打招呼。我知道在这场战役中目前来看我是输了。我不想再继续攻打下去,但是又不舍得。朋友说,之所以,见面还没办法坦然,是因为我还忘不掉。那么,他坦然的面对我,是不是意味着,他真的无所谓了呢?

    算了 罢了

    8月9号那天,我是275分,8月20号那天我是311分,当时我有种崩溃的感觉,怀疑我10天时间都在干啥,10天时间要完成将近200分的任务,所以隐身了QQ,发愤图强,竟然三天就搞定了,被报社人刮目相看了。OK,可以小闲到9月了。

    可不幸的是,刚开的工资,已经被我取光了~

    今天终于写完了酝酿调查了很久一大稿子,因为版面不够的原因,明天发,我因此很爽,明天不用写稿,今晚也很闲,可是偏偏没有人约我。好吧,自娱自乐。

  • 2008-08-26

    抱怨1 - [雷,妖言祸众]

    我一直没有找到是哪个牙龈在出血,所以每天两次的刷牙我只能任凭白牙膏进,红牙膏沫出,小算一下,这种状态已经一个星期了,就像持续了一个月的小头疼一样,在我身体里固执。

    有些事情就是这样,一直不够坚强,却一直在坚持。

    我每天也在做着垂死坚持,面对的事情没有一件值得庆祝,面对的人大多都很麻木,心里抱怨的事情越来越多,能随我心愿改变的很少很少。每天出门,我都要用我冷漠地眼神横扫一遍我眼前的一切,然后,接下来,却要不停地旋转大脑,寻找目标寻找点。用以维持我的生活。即使我得到的很少很少。漠视、恐慌、沉默。听着四面楚歌。每天的状态就像看到口腔里的红色泡沫,一脸习以为常的麻木。其实心里早就害怕得要命了。确实,不够坚强。

    开始变得愈加迷信。我很希望能在某个街角或是Whatever,遇见一个得道高僧或是独具慧眼的人,能道破天机,为我指点迷津。用沧桑的手轻拍我的肩膀,告诉我,孩子,你前途光明,你爱情就在转角。可是没人告诉我。

    没人告诉我,这样的生活,什么时候才是个头。

  • 小P的男人来青岛快半个月了,昨天才抽出时间去看看,小P跟他男人亲自下厨。买了10斤啤酒,两口子都是酒魁。昨天真想跟他们一醉方休,但是,啤酒太苦了。我的心已经够苦了,我真是不想再折磨自己了。

    喝得不多,头却很痛。出门天下了雨,司机师傅都着急回家了吧,打车花了半个小时。等待的时间总是最难熬的。如果我不想念他。

    工作是过一天没一天,爱情是,很乱很乱,有感觉的发展不下去,没感觉的怎么也培养不出感觉。最近一个很好的男生朋友跟我表白了,可是我这个人就是有那么多坏毛病,对我来说,让我称为朋友的男人,很难再又进一步发展。我很难像其他人那样由朋友变情人。

    签名一改成“何以解忧?”后,朋友们纷纷接的都是“杜康”,我说错错错,是稿子。我最近很心烦,如果不是还有几个知心朋友在这里天天陪我战斗的话,我想不至于崩溃,但起码会有段时间颓废期。洋姐说,最佩服的就是我到哪里都会交到知心朋友。我说人还是要一如既往的真诚,因为这才是人性的主旋律。洋姐说我一直都是这样一个让人第一眼见到从此以后就会不忍心做任何事情去伤害的小娘们儿。所以身边的人总是对我小心翼翼,还心甘情愿地愿意把我捧在手心里惯着。

    我有那魅力吗?我觉得我没有。

    但是很多人说我有。

    我就乱了。貌似所有的依据都可以用来做一场无厘头的辩论。

    但是我现在不想讨论这个。

    看到小P跟斌哥那么幸福,能一起走过这么多年,我真是羡慕。而幸福是不能拿来对比的。

    我不知道,现在这样,我算不算一个感情上的失败者。也许,真的是我的经验太少了。可是这种经验如果要积累起来,对于我这种人来说,貌似一场场下来我非死即伤了。

    每天,听一遍《自己的节奏》,就会很有动力!OK,做自己,相信可以处理好所有事情。

    我知道,写这些很没有意义。你们想知道的并不是这些片面之词。

     

     

  • 2008-06-26

    通告 - [雷,妖言祸众]

    这段日子一直会很忙,也许更新的速度不会像前段时间那么勤了,见谅。

    仅仅开工两天,我已经有些吃不消了。压力,天气炎热,上火~身体垮了,真想一觉不醒啊~但是我现在没有垮的资本。硬撑着~突然开始对自己选择的这个地方产生了一种微妙的共鸣之感,山商跟我一样都刚打入青岛市场,我们需要时间去磨合,接受~但是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竞争不过就要被淘汰~

    于是,决定给自己给山商一些时间,让我们都在这里成熟壮大起来,而我应该再多爱他一些,而不是心中还有所怀念~

    要付出比别人更多的努力,要让自己时刻记住那句残酷的话,付出不一定会有回报,但是不付出一定是没有回报的。在此刻,什么都是卑微的,鼓励、安慰、放松,甚至自由都卑微,都没用,只有自己扛住每一天才是最重要的。

    back说,你已经没有退路,必须强大!我说,是的。

     

  • 头发最长的那绺到腰了。然后就捉摸着不走时而清纯时而嘻哈的路线了。那天逛街试了假发,发现自己短发也蛮精神的,然后就总是想剪了,可也想这是大事,得好好酝酿,这其中考虑的因素有很多,例如在选择理发店上,万一给我剪砸了,一时半会儿长不上,我就真得带假发了~于是我逢人就问我把头发剪了行不行,结果没一个响应我的。文涛说,女为乐己者容。我当时就晕了,我说流氓不可怕,就怕流氓有文化啊。他说你别剪了,我喜欢长头发。我说好,那不剪了。然后就觉得我俩这嗑儿唠的真是暧昧啊~

    开始早晚锻炼了。觉得体质越来越弱了,这样老的快。今早起来牙龈肿了,小姨说最近我上火了。可是我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什么事情值得我上火,我觉得我是闲的,我发现我一闲着就难受。俗名贱骨头。貌似不该这样诋毁自己哈。晚上会跟俩龙凤宝贝儿下楼踢球,打羽毛球,跑跑步,然后在小区广场上摆几下自以为很地道的街舞招式,笑笑闹闹,像个小孩子。早晨下楼的时候会先发信息叫下文涛,他在烟台打球我在青岛边跑步边唱歌练气,然后保证吃饭,呵呵,这是我俩的增肥计划。

    刚刚看了晓玉为我写得博,感觉暖暖的。原来有个人是那么了解我了。同时也觉得自己没她说的那么完美,只是一直在做自己罢了。还有我的所谓“冷淡”,我是有名的“热冰棍儿”我知道。其实不是所有朋友都能理解的。但是她知道。恩,恩。感动中~

    希望我们都好好的吧。总会有那样一个人就在不远的某一天熠熠生辉的站在我们面前,相信我,晓玉。

    最近我总是在乱糟糟的写一些东西,呵呵,凑合看,像这样的闲情逸致也快结束了~

     

     

  • 2008-05-27

    幻之城 - [雷,妖言祸众]

    今天,天,很黄很黄~

    感觉沙尘暴要来了~

    这个时间还穿着睡衣,寝室里,喜欢的音乐,喜欢的题拉米苏,守着电脑,手机,一个人。

    算是休息一下吧,在学校的累跟在青岛工作的累,是两种感觉,有一种累,累得快乐,累得不想停下来;有一种累,累得琐碎,累得让我不爽。而无语的是,第一种累对应的是青岛,第二种确是俺母校。貌似这么说很是不厚道啊。可是好像除了我的死党们,我没啥留恋的,或者说对哈市我也没啥留恋的。好感是环境给的,哈市的环境不适合我。

    我总是很清楚地能说出什么适合我,什么我接受不了。有很多朋友告诉我这样不好,让我试着接受那些我接受不了的。其实我一直是在另一个角度上,我把自己一开始就放在了主动和选择的那个位置上,我已经习惯了主动去选择我喜欢的东西,然后得到他。我没办法像朋友那样,因为工作放弃喜欢的城市,因为爱的人放弃喜欢的工作。去喜欢的城市,做喜欢的事,给爱的人完美的自己。现在身边很多人都跟我说,我顾及了这那的,我别无选择了,我必须怎样了。我很不能理解。一开始就把自己放在被动的位置上,什么都被动接受,会开心吗,自由吗。主动争取自己想要得,付出而得不到,就再选择别的,总不应该把自己往死胡同里挤。

    在说感情上,因为接受不了一些事情,就接受不了一些人。朋友说,这样会错过很多好男人,路子就窄了。可是窄了不代表没有,有选择就有我想要得。

    如果抱臂是代表保护自己,那么说话时总习惯右手食指做“一”代表什么呢,或许,是自我,是独一无二~

    其实每个人都很复杂。何况我是个最会掩藏秘密的射手座。

    我这种人,从不刻意去了解人,总是无时无刻从相处的一件件小事中不动声色的看人,看透自己,所以足够真实;看透别人,所以心中界限分明,这是爱好。别人要想看透射手座就很难。我知道我就是这个样子,所以当我认识了射手座的某人,我们两个斗智斗勇,玩弄这个星座赋予我们的神秘,互相牵引又都保持适度,等着有天一起妥协或是有天累了重新选择。

    “幻之城”是我博版的主题,是顶端蓝色却夹杂黄沙已持续很久已厌倦了的我的四年生活,是即将离开的哈尔滨,是该说“告一段落”的20年的记忆。

    所以告诉自己,有多少舍不得,就要有多少洒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