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知道多久没来过网吧了,好像最近的一次还是两年前跟姐姐在一起来玩个什么游戏,由于时间过于长久,我真的不太能想的起来到底那个游戏叫什么名字了,总之那段时间老姐是相当的迷恋,貌似那个游戏是一种很简单的小游戏,人物如果快没血了只要坐在地下稍做休息,就OK了。

          当然了,那个时候我们两个的身边还有另一个人,那个时候好像我们总是形影不离的。

          我也不知道在凌晨的这个时间为什么突然要想起那个人,也许跟姐姐的回忆里面,很难抹去那个人的影子。不管怎么样,我们曾经一起度过了那么多的喜怒哀乐。有些东西是没办法抹掉的。

          这个时间我在李村,一条不知名的街上,一个没有看清牌子的网吧里。必须要承认的是,这是我第一次应朋友的约来逛李村,最后还无聊到来网吧里玩穿越火线。网吧里的人很杂,烟味倒是不算浓重。

          原来我总是觉得网吧这种地方是那些寂寞的人用来打发掉无聊漫长的夜晚用的,很显然,我的想法过于小资化了。在这里,有情侣躺在沙发上谈情说爱,有三五好朋友们聚在一起倾诉衷肠,也有像我这样纯属配合他人娱乐的无厘头精神的人······

          最近喜欢上了没事就观察周围的人,觉得每个人的生活其实看似平凡,其实都不简单。就像姐姐,就像自己,其实一心想要的都是那种平淡生活,但有些时候,是身不由己的。很难猜测老天下一刻会给予我们怎样的人生。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真的真的就有种“不管明天会怎样”的心情,只想把眼前的每一天都当最后一天过。

          今晚的青岛在我眼里特别美,虽然不是一个爱我的人陪着我,但是身边有个好朋友也不错,至少,让我觉得,还不是很惨吧,呵呵。我想我真的该告别单身了。

          写在这里吧,心里的一点小小涟漪,无来由的,也许是肯德基里听到的那首陶喆的歌,也许是过马路时那只拉住我的手······

         夜半,销魂。

  • 2008-11-29

    聊哉8 - [闪,幸福瞬间]

    青岛今天的天空就像被水洗过了一样,蓝的异常透彻,阳光也足,我披着头发眯着眼睛抬起头,怎么也看不够。想了很多很多,直到眼睛实在受不了,要流泪了,才蹦蹦跳跳的上楼。

    手机关机,陪着爸爸妈妈,想念一些人···

    总在考虑一些悬而未决的事情,急于求成,于是又在心里告诉自己,慢,慢···

    乐观悲观乐观悲观,哭哭笑笑···

    等待一个答案···

     

     

  • 2008-10-12

    感动 - [闪,幸福瞬间]

    跟小P默契地穿了风衣和靴子,走在台东步行街上赚足了回头率。好久没见,原来是我忙,她一直配合我的时间。现在是我闲,她忙得要命,难得的休假,见了面,心情就不那么压抑了。期间和姐聊了半个多小时,关于工作,捎带一些些感情上的破事儿。其实俺俩早都麻木了,去留都是无所谓。

    大我两个月的小P总还是把我当成个孩子吧。其实大学四年一直都是这个样子的吧,身边的娘们,也不管是比我大还是小,都在照顾着我。好像从认识我的那天开始就知道我是个事精儿,什么倒霉事倒胃口的人都能碰上,所以总是在为我挡风遮雨···

    看,逛个超市,小P就买了那么多零食给我,我都好久不吃零食了。吐了很多苦水,絮叨了很多工作上的事情,其实那些事情对于我来说真的已经麻木了,因为不在乎,所以说得很轻松。可是小P却是心疼了的。

    依依不舍地送她上车,然后一个人坐车回家,在车上看见小P发过来的信息,她说,大J,别干了,我心疼。然后我的眼泪就啪嗒啪嗒的掉个不停。就算在我被所谓的朋友耍了的时候,然后对曾经爱得人说些恶毒的话的时候,或是目前的工作毁了我内心一直坚持的新闻理想的时候,我都没有掉过一滴眼泪。或者说,从我踏上青岛这块土地那一刻起,从飞机一着陆,手机第一时间收到的那条“欢迎您来到齐鲁大地。”那一刻起,我已经是穿着“防弹衣”的了。半年多就这样过去了,动过感情,却从来没轻易感动过。第一次感动是坐在公交车里,姐发来信息说,想哭别憋着。第二次感动我仍旧是在公交车里,小P发来信息说,大J,别干了,我心疼。

    现在我才知道,那种上升为亲情的友谊,才是最难得和珍贵的。

    不知道这段比小说情节还要荒诞和动荡的日子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但是都不重要了,最难熬最想糟蹋自己的那段时间已经过去了,很难想象,那段时间如果没有姐和坤哥,没有佳艺姐、小P,以及远在广州的大琦、北京的哈市的家乡的亲儿们,我会怎么样,也许内在的理智在,什么傻事都不会做,但总归会颓废一段时间吧。我想,如果再不在这个时候站出来跟大家道谢,或是向一些人道歉比如大琦和文涛,这两个我前不久用来发彪的对象,那我就太不厚道了不是。相信我,就算失望,我一定不会绝望,我还是那个你们一直一直爱惯着的小孩,那个喜欢站在阳光下的~老妖。

     

  • 嘿嘿,掐张近照给想我的朋友看看。

    还是老样子。摄像头前还能显胖点,挺好!要不颧骨高。

    大半夜的自己在这儿孤芳自赏起来了,嗬嗬!

    失眠成了老朋友,即使到家了仍旧对我不离不弃,索性纵容他了。

    很少用上网打发失眠,对皮肤不好,哈哈,其实是觉得对着一机器太过冰冷。

    近期:动笔!把论文初稿写了;雪山飞狐的评论写了;五号字,A4纸,黑炭素笔写。

            动眼!同一首歌-看!佳片有约-看!黑龙江文艺频道-看!cctv10-看!

            动手!把老弟弄残的起重机模型修好;每天的饭我做了!

            动脑!继续坚持每天跟老妹做十篇算术题!

            动口!继续保持“麦霸”的优良传统!

    我可是动真格的!宅女很忙~

     

     

     

  • 今天我生日。我满二十二岁的生日。

    手机里的短信已经装了六十多条,电话大早晨的就把寝室轰炸了,但室友们没有因睡眠不足起来轰炸我,因为今天我最大!

    今年的生日又被朋友们弄高调了。陆陆续续,我等于过了一周的生日。生日礼物占据了本来就狭小的寝室单人床,以致晚上睡觉都不敢翻身。昨晚取回了繁荣兄送的礼物,超大一只熊,抱在怀里暖暖的。路上回头率偏高,他们都在看这个一脸幸福的小孩,一脸幸福的大四小孩。

    周四还是去了极乐寺。冬天的极乐寺略显空寂萧瑟。可是空气里有鸟儿的嘻叫声,有风儿吹过寺檐的铜铃声,心中的一切琐事就统统隐迹,终于知道什么叫宁静致远,感觉天大地大,豁然开朗。替小杰子的妈妈祈福,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A:礼物;B:请吃饭;C:礼物+请吃饭。H给我的选项。有时候觉得这几年就是有了这样一个人而变得不一样。想不出他的好和坏,说不出他对我的好与坏,生过气担过心少联系~~~可那个人却是最特别的存在。

    那么,今天,做最漂亮的,最幸福的那个,陈大宝。

    一会儿,要跟大琦,老尧,阿阳去作喽~

     

  • 2007-11-29

    像个家 - [闪,幸福瞬间]

    冰糕终于出差回来了,掐指一算竟然半个月过去了。回来那天为了给我个惊喜没告诉我,站在楼下玩偶遇,结果等了两个多小时也没见到我的影,还楞没打电话。其实他之前给我发信息了说明天别忘了准是去他家浇花,我说知道了,我从来就没罢过工。他说的准时就是上午十点,据说那点浇花好,也不知道到底好在哪里。结果那天我帮室友化妆,磨磨蹭蹭一不小心就十二点了。更让他无奈的是我下楼还没看见他,他说他欢喜鼓舞地看我终于出现了,可我连一眼都没往他那边瞅。他就大声咳嗽,我仍旧没搭理,把他气得!

    我对天发誓我真不是故意的。

    见到冰糕回来,我特高兴,我说太好了,你可回来了,你家茉莉招了红蜘蛛,不过我买药喷了,虫子都死了。他说不错,做得很好,你办事我放心。我说但是药好象喷多了,茉莉也死了。他差点晕过去。然后问我锅头和二锅头(我的狗,冰糕付的MONEY,寄养在他家)死没死。我说当然没有,只要我还活着就不会让他们饿死。但是冰糕说一看我这样就知道狗什么样了,说我的腿瘦的根棍儿似的,整体下来就一“人棍”。然后就拽着我上街买菜。那天我吃得超多,我从来不知道他手艺那么好,以为平时他是吹得响亮。其实看那么一大块头在厨房里忙活还真滑稽。但我觉得那么像个家,冰糕就像我亲哥哥一样。是一个妈妈生的亲哥哥。让我这个想家的人异常温暖,好像感谢的话真的没办法说,因为这四年他一直像亲人般照顾着我,让我不知道说什么才好。那样一个事业有成,文武双全的人。

    真的想家了,想那些看着我长大的亲人们,他们会叫着自己从小到大的昵称,会给我最多的关怀和宠爱,争取元旦回家~

    还是时刻担心小杰子。在最后要把心里一遍遍祝福的话说出来:祝我的好朋友小杰子一切都好。

     

  • “我们是要永远在一起的。”《街舞新曲》里临近末尾的一句话。

    我记得大扬原来在信里对我说,将来他和小杰子要做我的邻居,这样,我们就可以生老病死,彼此陪伴着~

    三年前~

    现在,我和大扬在一个学校里;现在我们和小杰子坐在一个网吧里。

    三个人作了两天,翘掉了我700块钱的秘书培训,觉得特别爽~

    昨天晚上哈市下了雨,我们像三个孩子那样在雨里奔跑,然后握着满手的游戏币,玩遍了游戏城里所有的游戏项目~

    最后坐在KFC里,沉默。

    我总是这样,在最开心过后,开始沉默。

    再分开,会是什么时间在什么地点相聚呢?我茫然。感觉KFC外的世界一片黑暗。

    不知道用了多少游戏币赢来400多张的卡只是为了给我换一个来电显得手机挂链,这种幸福什么都比不了。

    坐在这里,默默地看他们的侧脸,突然,那么那么想留下来,第一次的动摇。留下来,为了我的朋友们。

    要我怎么写出我现在的心情呢,所有的文字都苍白了。只是那句话一直一直,在脑袋里盘旋——我们是要永远在一起的。

     

  • 今天取了秘书培训的书,700块啊,怎么着也发几本象样的书啊,没等走回寝室呢我跟小P的都掉页了,而且字小的要命,真是郁闷!哎~从明天开始就要培训了,好久没有上课的感觉了,都不知道能不能坐住板凳。小柳说,为了这七百块钱,你也得一节不落的上完。我想也是,现在穷得都要疯了~

    高姨从上海寄来的风衣收到了,本以为可以在秋天的尾巴上穿起来的瑟几天,MORE的新款,可惜啊,上海跟这里实在不是一个温度,只有在寝室穿穿过瘾。可我穿惯了休闲衣服,穿那么职业淑女的衣服感觉多少有些别扭,就跟一中世纪的落魄公主似的,怪怪的。

    最近闹心的憋屈的事好象特别多,可却在这样的心情下,鬼使神差的能睡着觉了。苍天啊,这也太无厘头了!

    老哥给我发信息说他登记了。最后加了大大的感叹号,我都能想象出他春风得意的表情。明年八月的婚礼,我总觉得老哥是故意的,故意要等我过去工作了,好随他礼,呵呵,我哥总那么聪明~

    真好!那么我呢?我总是说我的幸福不在哈尔滨。我想他们明白。我没办法象其他女孩子那样为了爱情而停留。老尧总是说,大J,我最羡慕的就是你总是清楚的知道你想要得是什么,你要做什么~

    其实,有时候一个人太理智了,往往就不知道怎么去爱了。

    如果我可以比徐志摩还牛X,对那些感动连衣袖都不挥,就拍拍屁股走人。我想我做不到。

    为了爱情的事想得太多,实在是想一万遍都出不来个结果的。行就是行,不行就是不行。就是这样。顾及太多,隐忍太多,都是自己找的借口,还是自己没办法确定。

    我有时会想不开很多事情,觉得解决不了,自己承受不了,但是每件事都那么过去了。其实,所有的事我们自己一个人就都能想开。我们需要的只是一种倾诉。有时候我们是苦于找到一个合适的倾诉对象,可是合适得人有了,他不一定就愿意陪在自己身边~

    乱七八糟的写了一堆,无主题。生活的最高境界。

     

     

  • 大自然就是有这种魔力,鬼斧神工,是任何一个画家也无法比拟的。

    那天天空不止变成了粉紫色,还出现了彩虹,壮观的要命。

    看到的一刻我是幸福的~

    大自然,生命,让我感动~

     

     

     

     

  • 2007-05-30

    放晴 - [闪,幸福瞬间]

    今天老天爷终于给了个大晴天。然后我就异常兴奋。你看,我就是这样一个容易满足的人。

    排了很久的队,终于换了手机业务。回来的时候突然发现校园已是一片春意盎然了,缀着星星点点的小黄花,超美!

    夏天就要来了吧~

    前两天和大圈去理工南区看了哈市G`S的街舞专场,一般般吧,还是觉得我们Killer棒!一磊哥也代表黑大在台上跳了几下,我和大圈站在别人的地盘上仍旧把他的名字喊的很大声(虽然势单力薄,但我俩站在最前面),然后就把一磊哥的脸给喊红了,哈哈,超搞笑。随后又是失落。离别的失落,再也看不到他跳街舞的失落。

    玮巴来电话说想考黑大的研,过几天要过来。好久不见了,期待见面~即使现在的我一大堆琐事缠身,又要考期末试,还混的穷困潦倒的,但我决定从今天开始学习、攒钱!等我的好姐妹儿来!然后血洗哈市!

    一直想感谢一些人。大圈、小P,特别是慧攀姐,在我离开的一段时间和忙碌的这段日子里,毫无怨言的替我上了那么多无聊的英语课、选修课,现在大家的“档期”排的都很满,我知道,小妹真的感激不尽,也挺让我过意不去的,呵呵,请她们吃饭她们说减肥,干什么都说我整事。其实我只是想表示我的感激之情。我一直都知道我从不是一个人,即使没有爱情,但我觉得大范那句歌词特好,“朋友比情人更死心塌地!”

    喝掉一大杯加了冰的蓝梅果汁,清凉走遍全身,希望明天还是大晴天!!!

  • 现在是凌晨四点十三分,我们毫无睡意~

    我们终于等来了四月,暂别了考试、烦恼、困惑、愤怒的四月~

    一寝八人出动了七人(一人看家),走在来包宿的路上时有种“风萧萧”的感觉~

    在此写给室友,也给你们。记念这个难忘的不眠之夜~

    家有八仙:

    大姐:电工Nummber one,桃花满身转;

    大圈:爱情常至上,歪理一箩筐;

    大爽:贤妻良母型,温柔重感情;

    阿MEI:正宗水蛇腰,“文化水平”高;

    大丽:爱喝HP,有点小脾气;

    小P:体贴又善良,爱美会保养;

    妖精:黑白过颠倒,嬗变爱耍宝;

    小帝:声音震吾院,天真有人缘。

    复杂关系:

    大姐当然是我们的老大;大圈是我的“我说”;大丽是大圈的“亲爱的”;大爽是大丽的“洗盆儿”;阿MEI是小P的“小蜜”;~小帝当然是我们的小弟。我?我是大姐的“老妖”,大圈的“我说”,爽姐的“大J”,MEI姐的“狗狗”,大丽的“妖精老七”,小P的“秘书”,小帝的“妖精姐”。

    凌晨四点:

    键盘声,说笑声,游戏中砍兽声,我咬苹果的咔咔声,呵呵~

    用我在寝室门留言版上的话做尾巴吧:如果可以,希望永远在一起,守护我们的家,421-02!

  • STU说,过了三月我们会更幸福!

    无庸质疑,我确定!

    CC来信息说知道你感冒为什么不好吗?别怪天气,怪就怪你自己;知道我最近为什么不想见你吗?别怪我,怪就怪你丫不笑的时候既难看又恐怖!嘿嘿!谁让我是表里不一的热冰棍儿啊!放心吧,我这只热冰棍儿会一如既往的“装”下去。不论遇到什么事我都还是那个你们认识的坚强的老妖,再见我时会对你笑到脸抽筋~

    昨天和大陆一起吃饭,白话必不可少,看到菜都凝了,我知道我俩又白话大劲儿了。但要得不就是这种感觉,朋友间的肆无忌惮。我又想起了他曾经送我的一首诗,不落的尘埃,什么什么没有颜色的,记不清了,反正我还留着呢,总是很怀念从大一到现在一起走过的日子,希望他考研成功吧!

    现在敲字的时候左手臂还隐隐做痛,拜阿MEI姐所赐啊,今天路滑,她一直挽着我,小命不知道让我救了多少回,最后还过意不去了说,J要不我挽你右胳膊吧。我说,得,你就可我左面糟蹋吧!她也够实在,一上午就没撒手!

    四月,我希望一切都能够好起来,特别是自己。还要继续跑步,因为喜欢速度。我想在有限的时间里,我只有提高速度,才能完成一路上那么多接踵不停的事情,也会累,也会烦,但谁让我要做有血性的人,谁让我长大了~

    我现在必须承认洋姐的话,我是个注定不能有消停日子的人,不惹事,事自己也得找上门来。

    不过,什么事?天上下刀子我都不怕,只要我们在一起。谁让咱们是~

    龙江烈女!!!

     

     

     

     

  • 现在,我过的是猪一样的生活.
  • 每个人都拥有祝福,每个生日都有礼物。

    今天是我的生日。

    没想到还会有那么多人记住今天,同样,也没想到会有一些不该忘记的人忘了今天。例如我老妈!呵呵,最近真的把老太太忙坏了吧!很想回家陪她,哪怕只是说一句很爱她。

    在这里点名批评两个人:一个是小杰子,SOFA抢的过于严重,竟然没到十二点就开始了,所以,我决定今年的SOFA还不是你的,哼!另一个是H,虽然最近忙的不可开交,但不是理由,不仅让我带着手伤给他写作业,而且还让我空欢喜一场。小样儿,我刚想起来,他LPPD去年要送我的礼物到现在还寄存他那呢,这小子是故意的吧!

    恍然发现生日越过越孤单,朋友大多都已不在身边,只能想念,很难见面,短信虽然爆满,但却没有回忆温暖~

    21岁生日最大愿望:家人~不散,朋友~不散;爱~不散;情谊~不散。

     

  • 结束不愿结束的十一假期,我又回到哈市,我想我忙碌的生活又开始了~

    今天才发现我竟绝了一星期的网,呵呵,突然很想念琦琦,STU这些新朋友。

    嘉伊公路终于竣工,我终于可以坐在车上扬眉吐气了,想起原来坐车回家路不好,把我折磨的呀~于是我在车上给我妈发短信告诉她我没晕车,路整的跟F1跑道似的,一会就能见到我了。结果她回了条特让我喷饭的信息,说F1跑道什么样啊?反正你就好好感受家乡的路吧!看完我就有种要晕的感觉。不过话说回来,我想,这领导终于想通了,赶情原来他们真把“要想富先修路”当小品嗑看了,现在才琢磨明白!接下来在家的一个星期只能用两个字形容——腐败,我妈说人家孩子回来要钱,你回来不要钱要命啊!我说您看我一人在外面容易吗,好不容易回来一趟,想跟你们亲近亲近,您看您这话说的~每天就这样跟家里人贫来贫去的,吃老妈,老爷做的菜;照旧和胖舅玩五十K;给小表弟画画;和小表妹侃大山~我感觉好幸福~

    现在我回到哈市,天突然变冷,我穿很厚的衣服带着手套跟个豆包似的穿行在学校里,一心想着要冬眠。感觉不到心情,感觉不到要来得爱情,只是当PP将酒精锅点燃,我看着火光,听见锅里发出咕咕的煮水声,一寝室的姐妹都围坐在一起吃火锅时,我同样感觉好幸福~

    家总是能给我幸福和安全感,而我要得就是这种感觉。可曾经那些人给过的承诺呢?我想抵不过时间和距离,相信当时的真诚,不相信永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