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1-06-20

    更新 - [风,那些花儿]

     

    博客很久没更新了。不是忙也不是懒,只是每每登录大巴,看到过往的一些日志,总会感慨万千,纵然能删掉文字,记忆也删不掉,索性就把所有写过的日志都留在这里。过去的就过去了,不想回头看。

    更新的是博客,更新的也是生活。始终相信生活的一切,都是以一种欣欣向荣的姿态向前进。

    在这里,再次祝福你,我博客里的H,现实生活里的星仔,他婚了,祝新婚幸福。也祝福即将婚的姐,还有婷婷,你们都要幸福呀~

  •      又结束了一个周四,总算把所有校对好修改好的版样交到领导手上,十六个版的内容算是对这四天工作的一个交代,松了一口气,心情也放松下来,写这段文字。今天是第一任男朋友的生日。

         手机里已经没有他的电话号码了,QQ上也不是好友了,但是发现自己还是能清楚的记得那些数字、那些密码,包括那些欢笑、眼泪;那些甜蜜、伤害,还有那张脸。只是都释怀了,不会再想要去祝开心,不会再去精心准备礼物……

         时间是海,一遍一遍的冲刷,感情啊,记忆啊就都淡了,早已是物是人非事事休;感情是沙,海水一冲就淡,2009年的记忆,大脑成了一台老式的投影仪,没有声音,没有颜色,没有爱。

          只是记得,爱过,只是简单的记得,爱过。 也会想,那个谁,会在时间里的哪一个时刻,突然毫无意义地记起我……

         生日快乐。

  •       不知道多久没来过网吧了,好像最近的一次还是两年前跟姐姐在一起来玩个什么游戏,由于时间过于长久,我真的不太能想的起来到底那个游戏叫什么名字了,总之那段时间老姐是相当的迷恋,貌似那个游戏是一种很简单的小游戏,人物如果快没血了只要坐在地下稍做休息,就OK了。

          当然了,那个时候我们两个的身边还有另一个人,那个时候好像我们总是形影不离的。

          我也不知道在凌晨的这个时间为什么突然要想起那个人,也许跟姐姐的回忆里面,很难抹去那个人的影子。不管怎么样,我们曾经一起度过了那么多的喜怒哀乐。有些东西是没办法抹掉的。

          这个时间我在李村,一条不知名的街上,一个没有看清牌子的网吧里。必须要承认的是,这是我第一次应朋友的约来逛李村,最后还无聊到来网吧里玩穿越火线。网吧里的人很杂,烟味倒是不算浓重。

          原来我总是觉得网吧这种地方是那些寂寞的人用来打发掉无聊漫长的夜晚用的,很显然,我的想法过于小资化了。在这里,有情侣躺在沙发上谈情说爱,有三五好朋友们聚在一起倾诉衷肠,也有像我这样纯属配合他人娱乐的无厘头精神的人······

          最近喜欢上了没事就观察周围的人,觉得每个人的生活其实看似平凡,其实都不简单。就像姐姐,就像自己,其实一心想要的都是那种平淡生活,但有些时候,是身不由己的。很难猜测老天下一刻会给予我们怎样的人生。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我真的真的就有种“不管明天会怎样”的心情,只想把眼前的每一天都当最后一天过。

          今晚的青岛在我眼里特别美,虽然不是一个爱我的人陪着我,但是身边有个好朋友也不错,至少,让我觉得,还不是很惨吧,呵呵。我想我真的该告别单身了。

          写在这里吧,心里的一点小小涟漪,无来由的,也许是肯德基里听到的那首陶喆的歌,也许是过马路时那只拉住我的手······

         夜半,销魂。

  • 两个星期都没有休息了,本来以为这样可以让自己尽量少想一些不该想的事情,可是每天我的小脑袋还是在高速运转,让自己有点招架不住。

    似乎新一轮的奋斗又开始了。本以为在青岛快三年的时间,我已经不再有刚开始初来乍到时的彷徨和恐惧,剩下的应该就是那些一如既往的勇往直前和大无畏的勇敢了。我自认为融入了这个城市,我不会再像从前那样,经常徜徉在不知名的街道上,然后徘徊很久很久,也不会因为一点点小事就揪心,抑或感动。但事实上,很多事情很多人都是一样的,越是熟悉了越是陌生。所谓的天长地久和一辈子有可能在下一个瞬间就崩塌。因为渺小,因为很多的无能为力。我总是这么悲观去想、去怀疑。

    生活也是周而复始的,轮回,有时候付出了什么总会在过去很久后的某个时间里就有了回报,过去的一些人和事总还是会在一些瞬间浮出水面,或者交织在一起。于是坚定了很多事情都不会有结局,充其量是一种所谓的一个阶段的完结。所以即使再怀疑,还是会用怀疑的眼光用心地去相信这个世界,给自己一条生路,也给别人。相信有因就有果,相信付出总会有回报,相信相欠的总要奉还的道理。

    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去做以上的一些感慨。也许是这段时间,我真的经历了很多,看到了很多态势的发展,那种内忧外患的感觉经常困扰着我,就连一向值得骄傲的睡眠,也开始不规则起来,一个个梦境,串联起很多过往。心里像被人装上了一面钟,每天都会在凌晨四点左右被梦境唤醒。已经一周的时间了,所以经常强迫自己睡的晚一些,告诉自己只要从梦里醒来了就不怕,但每每听着每次惊醒时心跳的咚咚声,安静下来后还是会蜷缩在床上流几滴眼泪。

    我想我是不是给自己的压力太大了。

    自己总归是没有能力去经受那么多事情的吧。

    很能原谅自己,我知道我只是个孩子,我只是个女人,没做过什么丰功伟绩也名不见经传,所以不想为难自己。不想再让自己这么累了。所以一直紧绷着的神经,在今天下午彻底崩掉,自己蹲在单位楼梯间离嚎啕大哭起来,眼泪就像车祸时的那个血流不止的伤口,怎么擦都擦不净,索性就让她一次流个痛快。

    越是自己在乎的人才伤自己越深。所以就越来越敏感